月入三千卻透支信用卡超百萬!黑中介違規辦卡、銀行過度授信,監管嚴查信用卡亂象

銀保監會北京監管局近日提醒消費者,警惕違法辦理信用卡的“黑中介”。

這些“黑中介”往往以幫助“辦理高額度信用卡”或“快速辦理信用卡”為名引誘一些不符合辦卡條件或者資質不佳的使用者,獲得超過其償付能力的,同時收取信用卡額度5%至20%的手續費。

信用卡是“雙刃劍”,如果過度消費、盲目分期取現,超過個人償還能力,持卡人甚至會淪為“卡奴”。

“黑中介”違規辦卡

北京銀保監局近日在官網公佈的案例顯示,大學剛畢業的小王在北京一寫字樓擔任前臺工作,實際月收入僅有3000多元。後來,某信用卡中介小張來“掃樓”,他提出自己有路子能幫小王申請到高額信用卡。果然,很快卡就寄到了,額度高達20萬。

隨後,小王又陸續通過小張申請了好幾家金融機構的信用卡,授信總額度高達80萬元。積累已久的消費慾如開閘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在透支百萬餘元後,小王資金鍊斷裂,本人的收入和家庭狀況根本承擔不起這麼高的還款金額。

北京銀保監局在官網提示,上述案例發生主要因素有兩點:一是通過“黑中介”違規辦卡,二是信用卡使用不當。

當下不少“黑中介”打著“高額授信”的旗號,利用微信群、網頁、簡訊、小廣告等方式散佈“代辦大額信用卡”資訊,通過偽造收入證明、財產證明等方式,幫助目標客戶獲得超過其償付能力的授信額度。部分消費者被短期利益矇蔽,不惜支付鉅額中介費用,以達到辦理大額信用卡的目的。

但信用卡是一把“雙刃劍”,在方便支付的同時可以享受更多的優惠活動,但如果過度消費,持卡人會淪為“卡奴”,給自己帶來無法挽回的經濟損失,影響個人徵信,甚至危及正常的生活。

北京銀保監局提醒,要遠離非法中介。非法中介打著“辦理高額信用卡”的旗號,收取信用卡額度5%-20%的手續費,一張額度2萬元的信用卡,就要支付其1000元-4000元的手續費。信用卡辦理應選擇正規渠道,銀行或正規金融機構不會收取任何費用,且能夠根據申請人的真實資信情況進行授信,切勿通過中介包裝,盲目提高授信額度,給自身埋下信用風險的隱患。

此外,對於持卡人,北京銀保監局提醒,取現、分期要謹慎、盲目消費要杜絕。消費者使用信用卡取現或賬單分期功能會產生利息和手續費,取現的利息一般為按日計息,利率為萬分之五,摺合年利率為18.25%;此外還有取現手續費,一般為取現金額的1%-3%;賬單分期也要支付分期手續費,如果按12期分期付款來計算,實際手續費可達7%以上。切忌使用信用卡套現、“拆東牆補西牆”等方式盲目消費,從而避免因“資金鍊”斷裂引發的各類風險。

不過,事實上,券商中國記者注意到,從之前的一些案例來看,更有一些辦卡黑中介宣稱能代辦信用卡,往往以幫助“辦理高額度信用卡”或“快速辦理信用卡”為名引誘一些不符合辦卡條件或者資質不佳的客戶,待客戶提交相關材料和費用後,才發現已誤入陷阱。

市場上常見的手法主要有:

手法一:騙取客戶申請資料和簽名,偽冒辦卡,獲取信用卡後盜刷並攜款潛逃。代辦中介雖然承諾辦出卡前不收取任何費用,但卻利用申請人提交的個人資料辦理信用卡,待獲得卡片後,直接利用中介自己的POS機刷卡盜刷後潛逃,最終由客戶承擔銀行卡的還款責任。

手法二:代辦中介在成功辦卡後,讓申請人交納相關費用才能正常使用。一些代辦中介謊稱能免費代辦各家銀行的信用卡,但是他們在騙取客戶資料後,偽造虛假的工作單位、住宅資訊、聯絡人等相關資訊後通過網路渠道申請信用卡,待卡片核發後這些中介也會按照約定將卡片給到申請人手中。但是由於客戶並不清楚中介在申請時填寫的相關聯絡資訊,導致申請人即使拿到了卡片也無法正常啟用使用。辦卡黑中介通常利用這點,向客戶大肆收取手續費。

對這類行為,各家銀行歷來對這類欺詐案件嚴厲打擊。交通銀行信用卡風險管理專家表示,能否成功辦理信用卡、額度多少完全由銀行根據申請人資質決定,持卡使用者在將來用卡過程中被銀行發現資料前後不一致、可能會被拉入黑名單,記入不良信用記錄。

監管嚴查過度授信

信用卡高額授信、過度授信,一方面是部分黑中介“鑽空子”、成組織的黑產鏈條作案;另一方面是銀行信用卡作為轉型零售的重要業務,近三年來快速發展,各家銀行信用卡中心競爭激勵,為了搶奪市場、拓展使用者、激勵使用者分期消費,在跑馬圈地式發展中過度授信。

這已經引起銀行和監管重視。今年1月份,數家銀行信用卡使用者反映被銀行下調授信額度、甚至被凍結封卡。一位資深銀行信用卡業務從業人士告訴記者,“現在監管也注意到銀行信用卡過度授信、共債風險,銀行信用卡需要規範管理。一方面一些持卡使用者薅羊毛、違規套現、用卡不規範行為要糾偏;另一方面,風控體系要完善,收入償債比例要合理。”

今年8月26日,北京銀保監局印發《關於加強銀行卡風險防控的監管意見》(《意見》),針對當前銀行卡業務面臨的電信詐騙、盜刷、信用卡授信不審慎等突出風險問題,從銀行卡風險防控總體要求、加強防範銀行卡賬戶開立風險、嚴格信用卡授信管理、加強銀行卡交易監控、強化消費者權益保護、建立銀行卡風險排查機制等六個方面明確十三項具體監管要求。

該《意見》在加強授信審批審慎管理上,轄內商業銀行應嚴格執行統一授信管理,對客戶名下的多個信用卡賬戶授信額度、分期付款授信額度、現金提取授信額度等合併管理,不得突破設定總授信額度上限,並將客戶名下他行信用卡授信額度納入本行授信額度合併管理。

同時,該《意見》要求,轄內商業銀行應重視審查第一還款來源,建立合理的收入償債比例控制機制;對於信用卡專項分期業務,不得因合作機構的風險補償措施而放鬆審批條件。

為防範風險,上述《意見》還要求,北京市轄內商業銀行應加強對信用卡小額多筆迴圈套現還款、境外套現等新型套現風險特徵的分析,持續優化套現交易監控模型,採取有效措施防範信用風險延期暴露、共債風險向銀行集聚以及跨境洗錢等風險。

上海銀保監局在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也監查信用卡過度授信問題,對其轄內19家主要髮卡銀行信用卡“剛性扣減”監管要求執行情況進行了稽核調查,並通報提示部分銀行信用卡授信管理、總授信額度風險控制存在諸多問題。

在上述監管調查中發現,部分銀行對他行授信額度按照70%-90%的比例“打折”扣減;在調升固定額度時不查詢央行徵信報告,未能有效評估持卡人資信狀況導致過度授信風險的產生。除此之外,部分銀行對持卡人資信調查不盡職,並高估申請人收入的現象。“個別銀行設定較高的槓桿倍數,對其認定的優質客戶或公職人員,其槓桿倍數達月收入的80倍至160倍,遠超持卡人正常承債能力。”

同時,另一種情況是,銀行通過對客戶信用卡的臨時額度長期固定化,即臨時額度設定期限較長或頻繁調升並長期佔用,“變相”突破總授信額度管控上線。如部分銀行未將汽車分期等大額專項、低額度卡種以及自動審批等業務納入總授信額度管理並執行“剛性扣減”要求;若超額授信可能會產生的額外的惡性套現、甚至挪用資金進行炒房炒股,超過了自身的負債能力則帶來信用塌陷。

根據央行公開的資料,截至今年二季末,我國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用髮卡數量共計7.11億張,環比增長3.04%。而去年同期該增幅是4.07%。剛剛公佈的上市銀行半年報也顯示,多家銀行尤其是數家零售業務見長的股份行,信用卡流通卡數量同比增速資料以及信用卡交易額同比增速資料,相比去年同期資料全部放緩;9家銀行披露了信用卡不良率資料,這之中有7家銀行比年初有微增。

中信銀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都在半年報中提到了信用卡共債風險,並表示採取根據客戶用卡及還款情況進行動態授信調整、對疑似共債等高風險客戶及信用卡套現等不合規用卡行為長期專項監測與打擊等舉措;平安銀行提到,該行自2017年底開始提前進行風險政策調整,重點防範共債風險,同時針對共債、高負債及高風險地區客戶採取額度管控、謹慎授信等措施,控制並降低了高風險客戶佔比,新發放業務的資產質量穩定向好。

(來源:券商中國)

(編輯:曾靜嬌)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