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泰期貨子公司客戶“爆倉”發酵 場外衍生品交易“灰色操作鏈”隱現

具體而言,他們利用期貨子公司給出的不菲授信額度,幫助下游企業買賣各類場外期權衍生品交易進行所謂的“”。

華麗家族(600503.SH)一則公告揭開了場外衍生品交易市場諸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華麗家族公告稱,近日從華泰期貨獲悉,華泰期貨全資子公司華泰長城資本的場外衍生品業務客戶在多次發出追加資金通知的情況下,未依據合同約定追加足額資金或有效減倉以縮小風險敞口。故華泰長城資本對該客戶頭寸採取強行平倉操作以釋放風險,初步統計損失金額約4684萬元。目前華泰期貨將全力配合華泰長城資本妥善處置風險,加強風險排查和管控。

“這起爆倉事件之所以發生,聽說是杭州一家機構(中拓系公司)通過關聯企業賣出大量PTA看漲期權,沒想到PTA期貨在7月1-2日連續兩天漲停,導致這家機構爆倉被強制平倉,給華泰期貨子公司造成不小的損失。”一位期貨公司分析師向記者透露,市場傳聞另有5家期貨公司子公司受到牽連也遭遇爆倉損失。

不過,市場好奇的是,期貨公司機構客戶爆倉,為何會拖累期貨公司子公司造成損失?

一位熟悉期貨公司場外衍生品交易模式的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這背後,是各家期貨公司為了拓展場外衍生品業務規模,通過旗下子公司向企業機構客戶提供額外的授信支援,以便後者放大槓桿投資或套期保值,一旦企業機構客戶出現爆倉,那麼期貨子公司就會遭遇連帶的授信損失風險。

上述期貨公司分析師坦言,授信機制的出現,無形間打開了一個潘多拉魔盒——大量大宗商品貿易商紛紛變成場外期權衍生品代理商,利用期貨子公司給予的鉅額授信,不斷做大場外衍生品交易規模。“這些代理商到底有多少頭寸是自營,多少頭寸是代理,多少頭寸是套期保值,多少頭寸是投機押注,不少期貨公司對此難以全面掌握,最終導致自身授信額度面臨眾多未知的風險。”

期貨子公司授信機制“惹的禍”?

“至今我們都沒搞明白,這項成熟的場外衍生品交易模式為何會遭遇爆倉。”上述熟悉期貨公司場外衍生品交易模式的知情人士感到迷惑,過去三年以來,期貨公司已研發出一整套相對成熟的持有現貨+賣出看漲期權的套期保值策略。

具體而言,期貨公司子公司會幫助大批擁有大宗商品現貨的企業機構客戶賣出“看漲期權”,以對衝大宗商品價格下跌風險。即便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導致“賣出看漲期權”虧損,企業機構也可以用現貨上漲收益“填補”上述衍生品操作的虧損。

在他看來,不排除華泰期貨子公司向“爆倉”客戶推薦的,正是上述衍生品交易策略。而這位客戶在發現賣出PTA看漲期權鉅虧後,不願追加風險保證金以致爆倉事件發生,很可能是華泰期貨子公司向這位客戶提供了授信(作為賣出PTA看漲期權的交易保證金),因此後者覺得“虧也虧不到自己身上,任由爆倉事件出現”。

多位期貨公司分析師分析後普遍認為,期貨公司客戶在場外衍生品市場遭遇爆倉,主要基於以下三個原因,一是客戶資金鍊緊張導致無力追加交易保證金,二是客戶認為期貨公司存在“誤導銷售”,因此一怒之下不願再掏錢投資上述高風險業務;三是客戶的衍生品交易保證金來自期貨子公司提供的授信,因此不少客戶覺得“虧也是虧別人的錢”,自然沒有自掏腰包追加保證金的動力。

“當前,第三種狀況導致爆倉事件發生的機率正越來越高,因為不少客戶發現只要自己不掏腰包追加保證金,衍生品交易虧損風險幾乎全由期貨子公司買單。”一位期貨公司分析師指出。

“這次爆倉事件,也揭開了場外衍生品交易市場的諸多灰色操作內幕。”一名知情人士認為,這家爆倉公司很可能是中拓系公司,其主要營業主要是化工貿易以及相關產業投資。並進一步分析說,隨著市場競爭激烈,越來越多期貨公司只能通過提供大額授信支援進行獲客與做大業務規模牟利。

記者向一位中拓系公司人士求證,對方不予置評,表示一切迴應皆以公司公告為準。

前述知情人士進一步透露,由於市場競爭激烈,一方面期權價差持續收窄導致期貨公司自營業務難以獲得預期收益,另一方面經紀業務的收費空間,也從名義金額的千分之三,降低到萬分之八左右。因此越來越多期貨公司只能通過旗下子公司向客戶提供更高的授信支援,一方面幫他們做大交易規模“多收三五斗”,另一方面可以通過自營盤與部分使用者開展對手盤交易押注未來期貨品種價格波動加大,謀求相應的超額回報。

“這個授信機制的最大風險,在於授信額度與風控收費的嚴重不匹配,部分期貨子公司一味向客戶追加授信額度,卻沒有收取更高的費用對衝市場風險,由此導致不少客戶投機心態趨濃——他們認為反正投機虧損,也虧不到自己身上,都虧期貨子公司授信的錢。”多位期貨公司分析師指出。

暗藏“看不見的風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瞭解到,隨著期貨子公司給予的授信額度日益抬高,一批業務規模較高的大宗商品貿易商紛紛變身場外衍生品交易代理商。具體而言,他們利用期貨子公司給出的不菲授信額度,幫助下游企業買賣各類場外期權衍生品交易進行所謂的“套期保值”。

“代理模式的初衷是不錯的。”一位熟悉相關代理操作的期貨公司經紀業務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畢竟期貨公司未必能觸及眾多產業下游企業,由大型貿易商進行代理操作,既能降低期貨公司獲客與業務拓展成本,也能幫助整個行業更好地管理大宗商品價格波動風險。

但他很快發現,這個代理模式漸漸被“玩壞了”——不少由貿易商變身而來的場外衍生品交易代理商一味要求追加授信額度,卻基本不向期貨公司“說真話”,導致期貨公司無法全面掌握這些代理商日益增加的場外衍生品交易頭寸裡,代理與自營的比重各佔多少,投機與套期保值的比重各佔多少。

“每次我們去實地調研時,這些代理商都說自己擁有足夠多的大宗商品現貨,要求追加授信額度做大場外衍生品交易規模是基於套期保值策略多元化的需要,但事實上,他們未必擁有足夠的現貨,其衍生品交易策略主要是為了抬高槓杆押注大宗商品價格漲跌以獲得更高投機收益。”他指出,有時他們遭遇投機虧損,還會從上游企業臨時“調撥”一批大宗商品現貨,以顯示自己正在做“套期保值”(實則掩蓋投機行蹤),進而避免期貨公司壓縮授信額度。

“所以我們現在最擔心的是,一旦他們衍生品頭寸遭遇大幅虧損,可能會選擇一跑了之或撒手不理,將爆倉風險與保證金虧損壓力全部轉嫁到期貨公司授信資金身上。”他坦言。

多位期貨公司分析師也認為,就上述華泰期貨子公司客戶爆倉事件而言,若中拓系公司果真採取“持有現貨+賣出看漲期權”的策略,那麼PTA期貨價格上漲的收益基本能覆蓋“賣出看漲期權”的虧損,到時華泰期貨方面只需與後者按照合同約定,協商追討交易保證金填補“授信虧損”即可,反之若中拓系公司賣出PTA看漲期權純粹屬於投機操作,沒有足夠資金繳付相應的交易保證金,那麼華泰期貨子公司很可能自己“兜底”了。

(編輯:李伊琳)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