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華為:高增長背後的從容與挑戰

這兩天記者在參觀東莞“溪村”時,經過歐式小鎮和大片大片的草地,總是難以將眼前的美景和華為目前的困境相聯絡。正是在這樣安靜的研究中心,聚集了眾多頂尖人才,才成為華為創新的源泉,也是華為抵禦外部挑戰的壁壘。

“硬核”華為:高增長背後的從容與挑戰

在美國“5·16”制裁之後,華為上下就進入“戰時”狀態,財報策略也變得更公開。今年首次釋出了一季報後,繼續重磅釋出上半年業績,持續對外傳遞信心,對內提振士氣。

7月30日,華為在深圳總部發布了2019年半年報,期內,華為銷售收入401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3.2%,淨利潤率8.7%。其中,消費者業務營收2208億元,佔比55%;運營商業務1465億元,佔比36.5%;企業業務316億元,佔比7.9%。

在重重打壓下,華為依舊交出了一份亮麗的成績單,上半年實現了兩位數增長。

半年報中的三個細節

細看這份半年報,有三點值得注意。

首先,不難看出,上半年華為並沒有因為美國的打擊而停止高速增長。

華為董事長樑華也在釋出會上說道:“在5月16日之前,整個公司的業務發展是非常快。在之後因為市場的慣性,在將近大概45天左右,一個半月由於市場慣性基本上還在增長。除少數的一些產品,比如說在智慧計算、伺服器這一塊和海外消費者業務受了一些影響以外,應該說在上半年整體的影響不大。”

這也意味著在慣性之後,華為將在下半年迎來更大的挑戰。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近期的採訪中也表示:“上半年財務報表不代表全年財務報表,因為上半年有四個月左右是高速增長的……但是真正對我們產生影響的應該是下半年。明年一季度會公佈我們2019全年的財務報表,我相信也很好。”

其次是消費者業務在華為的佔比再次提升,首次超過50%,真正成為了半壁江山。2018年,消費者業務的營收佔比高達48.4%,首次超越了運營商業務,如今,終端C端事業愈發龐大。業內人士也向記者指出,由於消費者業務佔比提升至55%,也影響了上半年的淨利潤率,出現了下滑。

第三是運營商業務,也是最受美國忌憚的業務。樑華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記者採訪時多次強調,無線網路、光傳輸、資料通訊、IT等核心業務基本不受影響。目前,華為已獲得了50個5G商用合同,累計發貨超過15萬個基站。

按照任正非的預計,今年其5G的供應量是60萬個基站,明年可能會達到150萬個,不受任何影響。5G所有零部件不受美國影響,因為越是高階的器件,華為全部都做出來了。

要補上4000個“漏洞”

眼下,華為在增長的同時,還面對著不少內憂外患。任正非將華為比作千瘡百孔的戰鬥機,在華為東莞的研究基地中,記者見到不少牆面上貼著這架飛機的圖片。

顯然,外部美國的打擊還在持續,任正非在近期接受媒體採訪時就透露,美國眾議院已經通過決議,5年內不會將華為撤下“實體清單”。他還指出,目前華為大概有4300-4400個洞,應該已經補好了70%-80%,到年底時可能有93%的洞會補完。

而即便在這樣的受限制的情況下,目前華為的主力產品基本沒有影響,樑華也表示:“華為供應鏈連續性管理,供應多元化的策略,在市場時間中得到了驗證。至今我們沒有一天停止生產,沒有一天中止裝置發貨。”

但同時,樑華也表示:“我們現在重點在補消費者業務的洞,外部環境的困難,可能暫時影響公司前進的節奏,但不會改變我們前進的方向。我們還是會堅持戰略方向,首先先活下來,我們活下來是有信心的。補洞後繼續投資未來,在求生存中謀發展。今年計劃投入研發1200億人民幣,在克服這些短暫的困難和挑戰後,會迎來新的發展。”

在此次制裁中,最受影響的並不是華為的5G等網路業務,而是終端手機等產品。

大家的關注點都集中在安卓作業系統能否正常使用。樑華迴應道:“關鍵器件沒有恢復,安卓作業系統和生態到現在也沒有恢復。海外手機業務還是會受到一些影響。如果美國允許我們使用安卓操作生態,我們將會繼續選擇,如果不允許,華為也有能力發展自己的作業系統和生態。”

目前從手機銷量來看,2019年上半年,華為(包括榮耀)智慧手機發貨量1.18億臺,華為在國內外都繼續保持增長。

Canalys統計資料顯示,2019年第2季度,在中國市場市佔率達到38.2%,同比增長31%。根據Counterpoint的資料,華為第二季度在國內市場中佔據了33%的市場份額,同比增長了23%。

樑華也表示,現在(手機方面)已經恢復到今年之前80%的水平,在新的手機裡面,5G版本mate 20 X 是在之前就獲得授權的。

只要安卓繼續合作,華為就不會使用自有的作業系統。對於萬眾期待的鴻蒙系統,樑華也重申,鴻蒙最初就是針對物聯網而設計,為了長期而準備。

吸引頂尖人才

而在5G和半導體領域的競爭過程中,華為和美國的競爭不可避免,因為技術和美國核心利益產生衝突。而美國對華為的的阻撓早在10年前就已經開始,現在也只是摩擦的一部分,今後的風暴也許更加猛烈。

另一邊,華為東莞的研發基地內,維持著大學般的研究環境。這兩天記者在參觀東莞“溪村”時,經過歐洲小鎮和大片大片的草地,總是難以將眼前的美景和華為目前的困境相聯絡。正是在這樣安靜的研究中心,聚集了眾多頂尖人才,才成為華為創新的源泉,也是華為抵禦外部攻擊的壁壘。

華為東莞的基地,堪稱國內首屈一指的靜謐的田園式開發環境,安逸的辦公環境,和企業所處的境遇形成強烈的反差,要保障這樣安逸的生活,華為就要在外面拼搏。讓研究人員在東莞享有更優質的環境,這是華為的裡子。這也意味著華為能夠不再完全需要城市來吸引人才,比如美國企業的谷歌、微軟都在小鎮上發家。

而華為將部分研發搬到東莞,利用更多的土地,建立起像谷歌這樣的低密度社群,也是為了更好地留住人才。這看似和貿易摩擦無關,但是和貿易摩擦有著內生性聯絡。隨著華為體量的增大,企業的負擔也在加重,要高增長就需要更多的資源來解決員工住宿、收入等問題。

而維持華為的高薪、維持良好的研發環境,企業就要進入更多高尖端、高利潤的市場。在這個過程當中,必然就會遇到美國等公司。從基站到晶片,到各項智慧終端,華為的觸角已經越來越長。

就像動物如果變成了藍鯨這樣巨大的物種,必然要吃得更多,類似的還有三星,隨著公司體量的變化,它的生存模式也在發生改變。

現在,華為在人才儲備上要和全世界去競爭,來支撐不斷成長的業務。近日高調宣佈應屆博士的年薪更是一個訊號,以更優渥的環境來吸引頂尖人才加入華為,引領技術的發展。

(編輯:張星)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