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稿件來源:足球報

  特約記者王浩報道 近日,一個關於今年度中甲賽制的分組表格在網上流傳,雖然沒有正式宣佈,但據記者所知,這個分組可信度很高。在分割槽賽中,貴州和新疆、綠城、泰州還有四川分到一組。據悉每個小組的第一名將進行總決賽,決出今年度中甲聯賽衝超名額。所以想衝超,就必須拿分割槽賽第一。聯賽的開賽迫在眉睫。6月3日,貴州恆豐董事長在她的辦公室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暢談了本賽季貴州恆豐的計劃和目標。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足球》:指導之前到隊時是領隊的身份,您是如何決定讓他擔任主教練的?

  文筱婷:其實這個問題我在其他場合也聊過,我對於王指導一直都很看好,最開始接觸的時候,他還在泰達,都是機緣巧合。俱樂部一路走來,我們都覺得專業人才其實並不多,貴州想短時間培養出一個好的、能接班踢上中超的主教練還是有難度。一直以來,我們都在努力培養本土教練。陳懋陳指導確實很努力,去年一年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雖然最後一場沒有得到大家都想要的結果,但是陳指導確實盡力了。而我們希望用中國主帥、年輕主帥的初心一直不曾改變過,所以這個事情鋪墊很久。

  當時讓王指導過來的時候,他就跟我說,我從天津這麼遠過來,不是要一直要當一個領隊,也並不是想幹一個梯隊、預備隊的教練。我跟他說有夢想是好的,但也需要有伯樂,你不要心急,我們又不是隻做一兩年,我們慢慢來,你先學習一下當時外教先進的東西,包括人家怎麼管理團隊、管理球員,甚至包括人家怎麼理解足球。之後又讓他做了預備隊教練,我們已是一步步給他機會。

  上個賽季,我們發現了一些球隊的問題,比如球隊年齡太大了,所以我們希望能激勵年輕球員成長。除了老隊員能站出來當領袖以外,一個年輕的主教練對於更衣室的團結,安撫衝超失敗後的失落很重要,需要有一個人站出來把大家凝聚在一起。這個時候我就跟投資人也就是我父親說,我覺得是時候讓王新欣來了,這個時候可能不是最好的機會,但可能是他唯一的機會,他就這麼上來了。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對他有成績上的要求嗎?今年貴州恆豐的中甲聯賽終極目標是什麼?

  如果我說沒有要求那是說謊,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但疫情發生後,要求太高也是不現實和不近人情的。現在衡量各方面的因素下來,還是一個投資人對於一個主教練的常規要求,降級這是不可能,我們不具備降級的實力啊,哈哈。其實我們俱樂部就沒有一年目標低過。這麼說吧,我們的成績要求是一個理想的結果。

  ◆去年沒能完成衝超,是不是非常遺憾,你覺得主要原因是什麼?畢竟恆豐從成績上也沒有明顯劣勢。

  我們總結過,其實去年整個過程,到最後階段我們都是呼聲最高的一個,大家都覺得我們是絕對拿下衝超名額的那個球隊。比賽之後,有球迷說我們根本不想衝超,就沒有這個實力。雖然中國所有球隊都很辛苦,但如果我們能在中超有一席之地,對於責任、對於集團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之後我們的總結是這樣:在中後期有一兩場比賽,雖然我們取得了勝利,但球隊已經出現問題了,然而我們被勝利衝昏頭腦,並沒有正視當時存在的問題。勝利掩蓋了球隊的問題,這才是最恐怖的。

  今年我也一直在給王新欣敲警鐘,我說從球隊管理這個方面說,一場比賽是不是有3分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更重要的標準是你的球隊能不能一直保持一個變化不大的競技水平。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足球》:經過去年一年的中甲經歷,你覺得今年衝超需要在哪些方面重點改善工作?

  文筱婷:恆豐今年是經歷陣痛的一年,很多高薪球員合同到期,俱樂部的重投資我們也希望今年畫上句號。當年在這個事情上,我是有責任的,問題出在當時引援上,因為目標太高,所以引進了很多高薪球員。當然,他們實力沒有問題。但是這樣就打破了整個俱樂部的薪資平衡,而且我們對於一些位置上的球員是不是有足夠的板凳深度也估計不足,所以我們2018年從中超掉下來的時候就存在很多問題了。

  我們今年會更關注年輕的預備隊球員,讓他們進入一隊。在續約的過程中,有些高薪的球員我們以比較理想的薪資把他們留下來,同時我們對高薪球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你的訓練資料、出場率、跑動距離等等,和他們的薪資進行掛鉤,我們希望球員不要是拿著死工資踢球,更多的要考慮提高自己的競技狀態。

  另外,在俱樂部的層面,我不僅希望球員年輕化,俱樂部的管理層也要年輕化。從去年開始我也一直在往國外走,包括國外一些知名的體育大學,我們都在溝通,我們希望他們能定期送一些實習生過來,我希望俱樂部更多地吸納一些在海外有過專業體育管理培訓經驗的年輕人。這也是個佈局,讓俱樂部更職業化。在疫情之後,俱樂部也進行了“瘦身”,在保證一隊的後勤的前提下,減掉我們的包袱,輕裝上陣。

  ◆打中超和打中甲完全是兩種感覺吧,資金投入和緊張程度有什麼不同?

  我們經歷了過山車式的足球生涯,我們衝進去的那一年,是中國足球金元時代的鼎盛時期,所以那個時候的中超和現在的中超都已經有很大的區別了。我可以說現在沒有哪個中超隊會像我們那一年一樣盲目的投資,包括市場也沒有這麼膨脹。其實,現在的中超中甲只要有一個思路清晰的投資人,好的管理團隊,都能把投入控制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我反過來理解您的話,當年那個投入不是合理的嗎?

  對,第一是因為客觀原因,市場情況就那個樣子;第二是主觀原因,剛進去沒有經驗,我們真是吃了很多虧。

  ◆當年的你是中超年齡最小的管理者,而且還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女性,那時候是不是感受到很大的壓力?好多球迷記得降級那年你在主場跟球迷的對話。那段時間是不是覺得自己成長很多?

  一定是,真的,我們每個子公司都要在集團彙報工作,我在集團發言的時候第一句話常說,只要管理過職業足球隊的管理者,他做任何企業都沒問題。因為這是一個支出遠遠大於收入的專案。我成長很多,從一個做市場的人直接轉行過來管完全不懂的足球,其實真是一路在學習,我也很感謝這一路過來,關心我扶持我的教練、管理者,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

  現在看其實那一年降級,對恆豐來説是件好事,如果當時我們沒有下去,之後我們會摔得更疼。真的是一件好事。恆豐包括我父親和我自己,我們希望貴州足球,恆豐能作為一個執旗者,我們能帶領和幫助貴州有志於足球的孩子、從事足球行業的俱樂部的崛起,我覺得貴州恆豐一定要當好這個老大,當老大不是一定要去踢中超、踢亞冠,更多地還是要紮紮實實的去考慮全域性,目前我們的定位是什麼,經歷了這些過後,我們未來投資人的定位是什麼,我作為管理者定位是什麼。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足球》:2020年的貴州恆豐和之前比,有什麼新的突破和變化嗎?

  文筱婷:如果定位一隊,我希望能降低平均年齡。我也希望預備隊和一隊之間的串聯、就是承上啟下的轉接的作用能發揮出來。所以我現在對預備隊的要求很高,我跟預備隊的主教練會經常溝通,就是你跟一隊的主教練必須有默契的方向和思維。中國真的很難做到梯隊、預備隊和一線隊打法一致的。

  我沒有要求我們短期內達到這個高度,但是你必須要知道一隊的主教練現在怎麼踢,我們某些位置上缺少什麼樣的球員。預備隊和梯隊,必須和一隊思路一致,不能斷開。一些重要的資料、包括怎麼樣去用資料化管理球隊都是要做到的。所以今年我的目標更多還是怎麼樣用資料去統領我們的一隊、預備隊和梯隊。

  在俱樂部內部的管理上,我們想把恆豐的文化傳播到全省的個各地州市,更多的去把興趣足球和大眾足球發揚起來,然後慢慢地讓更多人,包括孩子的家長能參與到我們興趣足球的活動中來,讓貴州的足球氣氛能更好,哪怕是看比賽的人慢慢增加。我們在去慢慢地實現自己的目標,比如孩子向更高層次的培養,教練的孵化園。只有這樣,我們的根基才能扎牢固。以前貴州的足球土壤太薄了,現在提出一些更高的要求是不實際的。

  ◆看你們安排了足球少年陳昱帛在家長的陪同下來到貴州恆豐足球俱樂部青訓基地體驗訓練生活,怎麼想到要做這個安排的?

  那孩子是機緣巧合,那是于大寶@我,我其實沒有很多時間看節目,他@了我之後我才知道這孩子上了電視,首先他是貴州的孩子,既然這個土地上有這樣的故事,我當然要去了解。後來我們瞭解到這孩子很愛足球,也喜歡踢足球,但因為自己的綜合原因比如身體不好做過手術,他已經沒有成為職業球員的條件了。

  我覺得愛和興趣是可以保持的,足球運動裡很多精神對孩子未來的學習和生活是有很多幫助的,我就讓他們家長一直聊,讓孩子感受足球,讓他知道職業足球是怎麼踢的,讓他知道雖然自己不可能成為一名職業球員,但這並不代表足球和你沒有聯絡,給他解釋足球產業有多麼的寬廣,未來有一天你去做與足球有關的行業,但你必須要保證文化課,不能把足球當不上學的理由。

對話文筱婷:一直很看好王新欣 談恆豐最終極目標

  ◆中國足協也在全力爭取擠掉聯賽泡沫,迴歸理性,你對此有信心嗎?未來恆豐足球的運營理念和策略是什麼?

  經歷了“金元足球”之後,我們的足球確實慢慢在變好。之前出的問題其實大家都是受害者,經歷了這樣的大的洗禮,大家都會慢慢地恢復理性。去年我們世預賽和國奧成績都不理想,我們可以看到包括足協領導在內各個方面都在反思,我相信所有球迷、職業足球俱樂部都希望我們的足球能夠越來越好,但這個過程會有很多陣痛,這個東西不要怕摔倒谷底。在這個時候反而會促使大家去思考,到底們要怎麼樣去和我們的各級政府一起、和我們的同行一起,讓這個專案變得更好。 

  任何運動,不僅僅是足球,都是提升人精神最好的手段,足球產業的發展和蓬勃並不會和教育背道而馳,這兩者一定是互相配合相輔相成。家長也好學校也好,讓足球從興趣運動慢慢地覆蓋延伸深化,重點的地區城市,他們可以先把這面旗幟搖起來。

  很多地方為啥連一支中乙球隊都沒有?不是沒有人踢球,還是要根據那個地方的經濟、產業發展來定位足球,我們自己的目標是什麼,每個地區自己制定符合當地實際情況的特色的足球方案,這樣我們的足球就能起來。而我們職業俱樂部,只不過是你能看到的冰山最上面的那八分之一,另外八分之七,應該是深深地紮根在群眾中,在社群中。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