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孟泰齡: 棋界裡估計找不到第二個像我這樣的

  (文章來源:新京報)

專訪丨孟泰齡: 棋界裡估計找不到第二個像我這樣的33歲的是一名大器晚成的棋手。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攝

  圍棋分黑白,圍棋的世界卻是多彩的。除職業棋手身份外,孟泰齡七段還是知名度極高的圍棋主播,同時也是一家教育集團CTO(首席技術官)。作為棋手,33歲的孟泰齡大器晚成,至今仍以主將身份鏖戰圍甲;作為主播,孟泰齡堅持數年錄製千期“泰哥網路自戰解說”;作為教育集團CTO,孟泰齡希望大家能換個角度認知圍棋。日前接受新京報專訪時,孟泰齡援引《棋經十三篇》中“以求其勝負之由,則至其所未至矣”一句,希望家長和孩子不要執念於勝負,通過圍棋更好地提升修養、品格等各方面能力。

  做主播

  讓更多人認識到圍棋很好玩

  9月21日,“當湖十局杯”CCTV電視圍棋快棋賽在浙江平湖進行。全國等級分排名第31位的孟泰齡七段首輪淘汰楊鼎新九段,次輪不敵周睿羊九段無緣8強。

  兩盤比賽,孟泰齡和對手覆盤時間都很長。與周睿羊一戰,兩人覆盤許久,又起身拿回手機用AI繼續輔助覆盤,前後持續半個多小時。

  覆盤、解讀棋局,是孟泰齡過去幾年最常做的一件事情。棋盤外,孟泰齡的另一個身份是廣為棋迷熟知的主播“泰哥”。

  孟泰齡的解說生涯始於2013年,當時他跟兩位老大哥成立了圍棋TV,“當時就是想要改變圍棋的傳播方式,讓更多人認識到圍棋其實很好玩。”孟泰齡說之前圍棋解說只能在電視臺上看到很少一部分,解說方式相對也比較傳統。

  有了平臺,就得有節目,有節目就得有內容儲備,“泰哥網路自戰解說”由此誕生。近六年時間,孟泰齡記日記一樣不間斷地錄製了1000期自戰解說。

  “一件事情,你明白和你能完整地表達出來是兩種境界。”剛開始解說時,孟泰齡說自己水平比較一般,直到積累了一些經驗和方法後,才慢慢知道應該怎樣去捋清一盤棋的脈絡,然後再用平實的話去表達出來,“要讓更多人聽得懂,進而感受到圍棋的樂趣。”

  此前很多圍棋前輩解說時,多會表現出棋手內斂沉穩的一面,但孟泰齡在做網路解說時想到什麼說什麼,總能把最真實的想法表達出來,頗受棋迷歡迎。

  錄製節目需要花費不少時間,但換個角度實際上也是一種訓練,對孟泰齡來說始終是一個正向的作用,“從招法上來說,我自己下棋,然後再覆盤,這本身就是一個訓練過程。其次,為了讓別人聽得更明白,我在解說時也會讓思路變得更清晰。”孟泰齡這些年錄製自戰解說,對自己也有了一個更深的認識,各方面能力提高了很多。

  論大勢

  AI改變了棋手的訓練習慣

  今年的CCTV電視圍棋快棋賽雲集了中國最新等級分排名前32位棋手,1987年出生的孟泰齡是年紀最大的一個。“其實我今年才33歲而已。”孟泰齡有些哭笑不得,但又不得不接受快節奏時代的現實。

  孟泰齡說剛學棋時,日本的一些著名棋手巔峰期多在40歲上下。即便到了2000年左右,國內如馬曉春、常昊等棋手在30多歲時依然具備相當強的競爭力,“現在不一樣了,25歲以後的棋手就被稱為老將了,這就是時代的變化。既然我們不能改變這些,就只能去適應了。”

  相比大多數棋手,孟泰齡可謂大器晚成,“我出來得很晚,非常非常晚。”孟泰齡羅列了一連串棋手,範廷鈺16歲拿世界冠軍、羋昱廷17歲拿世界冠軍、柯潔18歲拿世界冠軍,而他20歲才登上圍甲聯賽的舞臺,23歲才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25歲才在衢州爛柯杯拿到第一個全國賽冠軍。

  “棋界裡,估計找不到第二個像我這樣的,20歲才出來,還或多或少取得了一定成績的棋手。”本賽季,33歲的孟泰齡依舊以主將身份鏖戰圍甲聯賽。

  不過談及職業生涯,孟泰齡直言已無太多奢求,“我的生涯基本上可以說結束了,確實是這樣。”孟泰齡把自己歸位為中間棋手,年齡稍大一點的棋手都被他磨掉了。如今,AI(人工智慧)又要把他磨走了。

  “圍棋原本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但AI出現後,現在好像有了答案一樣。”孟泰齡這代棋手,訓練方式此前多是集體研究,如今AI像是突然間多出了一個老師,訓練方式也隨之發生改變。孟泰齡稱很難說這個變化是好是壞,但的的確確改變了棋手的訓練習慣。

  這之前,孟泰齡把圍棋當做一種修行方式,他希望在修行道路上不斷探索延伸。但隨著AI的出現,他身前這條路發生了顛覆,不需要再去創新,也不需要再去摸索,“從這一點看,似乎把我修行的心態給打破了。我一直希望能像芮老(芮乃偉)那樣下一輩子圍棋,現在不會這樣想了。”

  向前看

  個人主要精力已經放在教研端

  做了多年工作,“泰哥網路自戰解說”錄完1000期後,孟泰齡就停了下來,圍棋TV也更名弈招圍棋,公司的重心開始逐步轉向教育端。

  去年開始,孟泰齡基本上就不訓練了,這之前他每天都會在網上進行很長時間訓練,“其實棋手相對來說是比較輕鬆的,平時更多的是靠自覺自律和對圍棋的一種熱愛。”

  孟泰齡自評在圍棋上雖沒有太高成就,但在圍棋解讀上還是有獨特的地方。“圍棋更多靠的是個人的理解和解讀,不是說純靠時間積累就能達到一定層次。”孟泰齡稱一名棋手如果沒有自己的東西是很難打出來的,“柯潔之所以這麼強,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是無所畏懼、百無禁忌的,棋盤上什麼招都敢下,似乎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擋他,只要他想。”

  停訓讓孟泰齡的生活改變很大,他如今的重心和主要精力都放在教研端。做了多年圍棋教育工作,孟泰齡稱圍棋始終是一個開發智力特別好的工具和載體,無論賦予其怎樣的屬性,這個大方向是不會變的。

  不過跟家長接觸多了,孟泰齡發現如今家長和孩子們在對待勝負方面有一些改變。“我小時候,那個年代的人思想更淳樸一些,學棋的孩子和家長對輸贏還是比較純粹。無論你處在什麼水平,都會非常在乎結果。”孟泰齡稱現在很多一二線城市家長對勝負不再看得那麼重,他們更關注的是孩子通過圍棋能得到什麼東西。

  這一點,孟泰齡深有感觸,“《棋經十三篇》有一句話說得特別好,’故宜用意深而存慮精,以求其勝負之由,則至其所未至矣。 ’意思是說通過圍棋這個載體,每天都能不斷的進步,達到未曾達到過境界。”

  這句話對孟泰齡影響很大,也給他在圍棋教育領域指明瞭一個方向。在孟泰齡看來,稱除非走專業這條路,否則對勝負不要有太多執念,通過圍棋提升修養、品格等各方面能力才是更重要的。

  (新京報首席記者 孫海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