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

  作者 Ellie

  來源 投中網旗下Proptech研習社(ID:CV_seal)

  在上篇文章《OYO不為人知的祕密和野心》中,投中網起底了印度OYO的產業版圖,我們發現藏在低價擴張模式之下的,是OYO成為一個全球資管公司的圖謀和野望。

  在本篇文章中,投中網將觀察視角放在了OYO的競爭對手身上。自OYO進入中國發展後,越來越多的聲音在發問:OYO會是翻版嗎?

  畢竟,不管從管理規模還是產業鏈佈局方面,OYO跟華住越來越接近。但最反差的是,作為人們眼中華住假想敵的OYO,竟然早在2017年就獲得了華住的投資。而且,華住竟然是OYO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二的中資投資方(另一家中資投資方是滴滴)。

  既然投資了,那麼自然是相安無事,何來威脅一說呢?

  據知情人士透露,“雖然華住是OYO的股東,但是華住還是把OYO當做競品在做監測,華住對OYO的投資更像是一筆防禦型投資。”

  那麼,華住與OYO到底是競爭關係還是競合關係?雙方業務條線又有哪些重合?

  以下是投中網對於OYO和華住在、長租、聯合辦公、OTA、新零售、基金六大賽道的佈局解析。

  華住和OYO的交集

  7歲的OYO,何德何能可以跟國際排名Top10的華住集團,放在一個版面同日而語?

  首先,酒店管理規模上得夠格。目前,OYO全球管理50萬間,華住42.27萬。

  目前,OYO作為印度當地最大的經濟型連鎖酒店,管理超過50萬個房間,按名下管理的房間數來算是世界第8大連鎖酒店。華住酒店集團客房總數42.27萬間,是國內規模第二的連鎖酒店集團。

  兩家公司的交集,源起於2017年9月OYO獲得了華住1000萬美元的戰略投資。華住也因此成為中國第一家投資OYO的酒店集團。

  華住酒店集團(前身“漢庭酒店集團”)成立於2005年,2010年在納斯達克上市。截至2019年5月22日,華住的市值約為102.37億美元,市值遠高於錦江國際酒店(102億港元)和首旅如家酒店集團(173億人民),是目前國內市值最高的酒店集團。

  經過14年的發展,華住集團已擁有17個酒店品牌,在全國403座城市中已開業4230酒店。這其中,包括699家直營店,3309家管理加盟店和222家特許店,擁有超過 1.22億會員。同時,華住尚有1105家酒店正在籌建中,佔已開業酒店26%。

  從財務資料來看,2018年華住旗下所有酒店總營業額為297億人民幣,淨利潤為17.13億。

  7年的時間,OYO是如何在房間數量上實現逆襲的呢?

  眾所周知,OYO採用的是低門檻的貼牌加盟模式,華住的加盟門檻遠高於OYO。這種輕加盟模式雖使得OYO的酒店品質參差不齊,但讓OYO的門店數增加迅猛。

  目前,成立7年多的OYO已經“收編”了50萬間客房,在數量上早已經超過了華住。

  這種崛起的速度,讓包括華住在內的傳統酒店集團開始警惕。

  市場每天都有新選手不斷進入,而擺在華住面前的除了拓展,還有老舊酒店的維護和翻新。

  華住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

  為了應對OYO的衝擊,華住先是聯合IDG投資了單體酒店整合平臺H hotel。今年4月,華住又推出酒店共享預訂平臺“一宿”,欲藉此新品牌整合國內中小單體酒店。

  “一宿”提供的加盟政策也頗為優惠:2019年加盟費全免費,2020年則僅收取營業額的1%。目前“一宿”已簽約超過100家酒店,預計未來一年將簽約1000家。

  曾經的股東投資關係,在業務邊界不斷產生交集後,OYO和華住處在一種競合的狀態。甚至在印度,OYO曾被稱為翻版“華住”。

  在六大賽道狹路相逢

  投中網研究後發現,OYO發展的路徑確實和華住比較相似。它們均以經濟型酒店起家,逐步發力中高階酒店市場,隨後將觸角延伸到民宿、長租、聯合辦公等業務板塊。

  在投資佈局方面,無論是OYO還是華住,雙方均圍繞大住宿生態進行內生拓展以及外延整合。

  在泛居住領域,華住已經基本形成全品類覆蓋的產品體系,而OYO也不甘示弱,在短短7年的時間裡不斷擴大公司的業務邊界。

  兩者甚至連遠期追求的目標也一樣,都想成為世界級的資管公司。

  如下圖所示,目前OYO跟華住已經在六大賽道相遇: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OYO 和華住的業務線對比

  1、民宿

  在民宿領域,華住的佈局主要依託於旗下品牌——城家公寓推出的短租公寓,以及2018年收購的中高階民宿品牌花間堂。

  2018年8月,華住以4.63 億元收購青普旅遊及同程旅遊合計持有的花間堂 71.2%的股權,收購後華住合計持有花間堂94%股權。

  花間堂成立於2009年,是國內中高階休閒度假酒店龍頭品牌。被華住收購後,花間堂主要有花間堂酒店、度假村及民宿三類產品系列。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圖2:花間堂北京後海酒店

  收購花間堂,不僅為華住高階精品酒店品牌再添一員,華住也藉機打進中高階休閒度假市場,華住的民宿產品線得以進一步完善。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華住民宿佈局

  反觀OYO,OYO於2017年底推出了短租平臺 OYO Home,這是一項協助房東出租和管理別墅、農舍和公寓的業務,目前在各個休閒目的地擁有超過500個物業。

  今年5月,OYO以3.6億歐元“拿下”歐洲民宿品牌Leisure集團,後者是在歐洲運營著3萬多套自主管理的租賃物業。

  對於像民宿這種慢工出細活的業務線,華住和OYO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收購,希望藉助這種方式快速開啟民宿市場局面。

  2、長租公寓

  長租公寓是華住近期極為重視的賽道,華住在這個領域的佈局同樣主要依託於城家公寓。

  2015年,華住和IDG共同出資成立了城家公寓,城家公寓創立的初衷是承接華住系在非標準住宿領域業務的佈局。

  目前,城家公寓已在全國一二線城市佈局了近100家物業,共1萬多套房源,服務了10萬多住戶。城家公寓官方宣稱已實現了整體盈利。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城家公寓

  從房源型別上看,華住旗下的長租公寓包含集中式、分散式以及服務式公寓。從目標客群的劃分來看,華住旗下的長租公寓覆蓋藍領、白領、金領三大類。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華住長租公寓佈局

  除了自建長租公寓產品線外,華住還在2016年投資入股新派公寓。

  新派公寓是集中式公寓,目標客戶群主要鎖定都市白領階層。在某種意義上,城家公寓和新派公寓的客群定位基本相同。

  和華住相比,OYO在長租公寓賽道佈局較晚也較少。OYO在今年初才正式進軍長租公寓市場,第一站選在了日本。2019年2月,OYO與雅虎日本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資企業,在東京為超過1000個住宅單元提供“OYO Life”服務。

  目前OYO還沒有在印度大本營開展長租公寓業務,但面對印度長租公寓市場1000億美元的市場容量,相信OYO印度長租公寓市場佈局指日可待。

  3、聯合辦公

  在聯合辦公賽道,華住選擇通過投資佈局。據不完全統計,華住一共投資了4家聯合辦公企業:方糖小鎮、創邑、辦伴以及思微。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華住在聯合辦公領域的投資佈局

  相較華住,OYO佈局聯合辦公賽道相對較晚,但來勢洶洶。

  2018年OYO推出自有品牌WorkFlo和PowerStation。2019年3月,OYO以22億盧比(約等於3000萬美元)收購新加坡聯合辦公初創公司Innov8,Innov8的定位是高階聯合辦公。

  在坐擁高中低三大聯合辦公品牌之後,OYO最近還有了“買地”的動作。2019年4月,有媒體曝出OYO已經在孟買Andheri East的VKG企業中心佔地40,000平方英尺,計劃為中型企業提供聯合辦公服務。

  華住對幾家聯合辦公企業的投資入股更偏向於財務投資。在戰略補充性方面,華住更多是在探索酒店+聯合辦公的業態,考慮的是如何充分利用酒店大堂的空間。

  而OYO是實打實的對聯合辦公感興趣。除了聯合辦公,OYO還在嘗試進入其他和空間、場地經營相關的領域。

  2018年,OYO推出了場地業務Auto Party,主要提供宴會和婚禮策劃服務。2018年8月,OYO收購婚宴場地線上預定平臺Weddingz。此次交易標誌著OYO首次走出核心酒店和住宅市場,進入到活動管理領域。

  4、OTA

  2017年,原本專做酒店的華住也上線了機票、火車票預訂服務,但目前還沒有順勢涉足景點門票預訂業務。

  雖然不是典型的第三方OTA,但截至2018年底,“華住會”已經吸引超過1.22億會員。會員貢獻了超過76%的間夜量(間夜量=入住房間數*入住天數),全年超過86%的間夜量通過華住的直銷渠道銷售。

  雖然已經坐穩酒店行業 “老大哥”的位置,但華住的業務重心還是放在“大住宿”領域。在下游產業延伸方面的佈局,華住僅於2015年投資了青普旅遊。

  青普旅遊是由著名投資人、前萬通董事長王功權發起創立的,致力於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文化度假產品運營商,倡導身心迴歸原初的文化度假生活方式。

  相對比華住,OYO對OTA業務明顯更為上心。

  OYO自2018年起上線了OTA業務,使用者可以通過 OYO APP預訂出租車、搜尋附近的餐館。OYO還推出了Total Holidays假日套餐,提供酒店、導遊、餐飲以及機票和簽證等一站式的旅遊解決方案。

  OYO營運長Abhinav Sinha曾表示,預計OYO Total Holidays將在五年內收入達到公司總收入的10%。

  2018年11月OYO獲得東南亞打車巨頭Grab 1億美元的投資,對於OYO來說,與東南亞網約車巨頭合作是否意味著OYO未來還有可能進入出行領域?畢竟OYO  APP上早就提供了網約車服務。

  時隔三個月,國內打車巨頭滴滴也向OYO丟擲了橄欖枝,金額是1億美金。

  知情人士向投中網透露, OYO中國和滴滴預計會有合作。

  其實,早在去年滴滴在嘗試了外賣之後,就萌生了做酒店的想法,所以這筆投資並不令人感到意外。此外,投中網從多方瞭解到,OYO在去年此時從滴滴挖了不少人。

  但國內OTA競爭格局實際上是非常炙熱的,在OYO們侵佔邊界的同時,OTA老將們發起了反攻。

  今年上半年,攜程推出了酒店品牌“索性”,同程藝龍推出了“OYU”酒店,美團推出了“輕住”酒店。

  伴隨著邊界的迷糊,加上OYO輕加盟模式並不具備壁壘優勢,巨頭的接連進入,會讓OYO所在的賽道更加擁擠。

  5、新零售

  在新零售領域,華住的佈局主要圍繞“共享”以及“綜合體”的概念,力圖給客戶提供更為多元化消費場景。他們終極目標無非是增加客戶停留的時間以及來店次數,最終提升酒店的坪效。

  在共享經濟領域,華住投資了智慧販售機“友寶”和共享健身艙“公園盒子”。除了對外股權投資,華住也在自己的直營門店積極嘗試各種新零售業態。

  2016年,華住在酒店大堂引入了24小時現磨咖啡品牌niiice café,目前已經開業500多家門店;

  2018年12月,華住推出湯泉品牌“禾之湯”,打造融日式湯泉、高階SPA、日式餐飲、休閒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服務型休閒空間;

  2019年1月,華住旗下全新零售品牌“客聽”首家線下旗艦店正式開業,“客聽”是一個集“書店+咖啡館+零售”的線下生活體驗館,融合了閱讀、購物、簡餐等多個場景。

  無論是“酒店+共享健身倉”還是“禾之湯”“客聽”等新零售業態,華住都是想打造“酒店+”生活方式。不僅能為酒店客人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務,同時也能起到很好的引流作用,輻射酒店周邊的社群居民。

  可以看出,近兩年華住佈局新零售的步伐明顯加快,而印度獨角獸OYO也在做同樣的事兒。

  2017年,OYO為了拓展中高階市場,推出了自營品牌OYO Townhouse。同樣是為了給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服務,OYO Townhouse引入了酒店、咖啡館和商店。

  此外,OYO還開始佈局外賣業務。2019年2月,OYO被媒體曝出擬收購印度食品科技初創公司FreshMenu。儘管OYO官方否認了這一訊息,但OYO隨後就推出食品子品牌OYO’s Biryani並上線印度外賣平臺Zomato。

  6、不動產基金

  2019年5月,華住宣佈與光大安石共同發起設立泛居住地產投資基金“安住此間”,專項投資於中國境內的酒店及公寓等居住類不動產物業。

  OYO雖然還沒有成立專門的不動產投資基金,但OYO自成立以來,已經完成了5起收購,其中包括酒店式公寓運營商 Novascotia、物聯網技術公司AblePlus、婚宴場地供應平臺Weddingz、聯合辦公初創公司Innov8、中國連鎖酒店品牌千嶼。另外1起對於歐洲民宿品牌Leisure的收購還在進行中。

  至此,OYO和華住已經在這六大賽道近身搏鬥,但各自在這些細分賽道的圖謀又有區別。如果硬要說哪些差異,基因使然,階段性打法各異。

  但因為他們瞄準的是同一個終極目標,在棋行至終局之前,OYO還真算不上是翻版“華住”。

  附錄:華住在泛地產領域的投資佈局(投中網製圖,資料來源於CVSource)

激戰長租、OTA等六大賽道 OYO是翻版“華住”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