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一次性App,第一代的賽博垃圾。/圖蟲創意

  作者:門紀

  去銀行,逛商場,上公交,下館子,生活所及之處,都有App的流氓身影。

  資料顯示,目前中國市場上App的數量已超過406萬個,但僅從使用者使用需求來看,35個App足矣。巨大的數字差異間,是大量要死不活的“殭屍App”們。

  它們往往披著“智慧”的外衣,卻沒多大用處,只會添堵。

  “App綁架了我的時間,還企圖讓我為此付錢。”黃澄澄只不過去轉了一圈,手機裡的App便又多一個。

  本來,這家新開的便利店環境乾淨敞亮,商品也碼放得整齊,唯一的一名店員禮貌又不過分熱情,看似一切都讓人十分滿意。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要下App,便利店便沒有了便利。/圖蟲創意

  可等黃澄澄要付款的時候,便利店“不便利”的本質卻開始浮現——

  店員遞來了一張二維碼,笑臉盈盈地告訴你一件絕望的事情,“我們店現在推出了一款App,需要下載才可以付款哦!”

  這張精心設計的硬紙板背後,是不少於5個介面的操作流程圖:下載App-註冊-填寫個人資訊-繼續掃商品條形碼加入購物車-關聯支付賬號-付款。

  90後黃澄澄,是有超過10年衝浪經驗的上網老人了,也免不了在App多介面的切換中一陣眩暈。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錢沒了,時間也沒了,我到底幹了啥。”/《志明與春嬌》

  直到走出便利店她才反應過來,“不對呀,商品是我自己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掃碼付款也是我自己完成的,敢情店員啥忙也沒幫上,顧客都被店家當作勞動力收割了?”

  費半天勁才成功買下一罐3.5元的快樂水,回頭看見便利店門口巨大的“自動”與“便利”二詞,黃澄澄覺得自己正在遭受它們的嘲笑。

  沒必要,一次性App的通病

  黃澄澄定不是唯一痛恨App的人。

  移動支付時代,“不收現金”似乎已成為一則被預設的共識。可是從啥時候起,微信支付寶也變得如此不香了?

  醫院、銀行、商場、地鐵公交都迫不及待地開發了自己的App,學校、餐廳也將自己的一部分上傳到雲端,一種“一機在手,世界我有”的繁榮假象由此誕生。

  可每當我們著急完成這些任務的時候,App卻一再扮演了攔路小怪的角色。

  首先,攔在你和吃飽飯之間的,是超市App。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超市App,不下載買不了,下了也買不了。/ 圖蟲創意

  疫情期間,不少超市借“送貨到家、無接觸付款”等由頭,大力推廣自家App,迎來了一波新使用者的激增。更有羊毛黨毫不誇張地“為買一斤菜,下了10個App”,領遍了眾超市的新人大禮包。

  可當疫情來到後期,這些幾個月前才積攢了大量使用者的超市服務,一下就變得不合理起來。

  白領朵拉覺得超市送貨到家的選品根本沒辦法保證。她買到過一下水就“肥瘦分離”的牛肉卷,“我嚴重懷疑這是超市大冰櫃裡壓箱底的那盒,吃得我整個人都要質壁分離了”。一次不美好的體驗,就讓她覺得自己再也無法在App裡買到新鮮的肉菜。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現金、銀行卡,哪樣毛病不比App少?偏不用。/ 圖蟲創意

  家住新城區的老張也指出了超市App的漏洞:“移動網際網路的靈魂難道不是在於移動嗎?可超市卻把配送半徑控制在3公里內,再遠一條街就直接斷網了?無服務了?”這樣說來,隨便哪個同城配送的App,不比超市的好用?

  送貨到家不可行,老張把App給卸了,可當他要親自上門購物,卻發現自己還是買不了菜。超市直接關閉了人工付款通道,只留有兩條機器自助結賬通道,剩下的顧客全都堵在超市出口。他們用千奇百怪與超市App有關的問題,將幾位現場的員工圍了一圈又一圈。

  攔在你和存錢之間的,則是十幾個銀行App。

  有媒體報道,據民商智慧《2019銀行業電子銀行場景營銷分析報告》,截至2019年3月,我國商業性銀行有4066家,其中超過90%的機構擁有獨立App。

  甚至,有銀行還根據儲蓄卡、信用卡、手機銀行、理財、基金、購物等不同業務,設立了十幾個App。前來開戶的人,會不會以為自己進了家IT公司。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自從用上App,錢都沒摸過幾張。/ 圖蟲創意

  可別以為下了這些App,就能解決銀行排隊問題。剛剛開辦了自己信用卡的應屆生小遊,仔細地探索了這家銀行的App,她發現那些混亂的功能分割槽和花樣多多的按鍵名稱,最終只會將人引導向兩個方向:購買理財產品,或是攜身份證和銀行卡到附近銀行解決問題。

  攔在學生和畢業之間的,還有上百個App。

  2018年年末,長沙一高校的騷操作登上了熱搜,報道中,該校學生需要下載一個App,掃碼才能洗澡。

  熱搜一出,全國多地的大學生立即哭出了巨大的共鳴聲。四年大學生涯,他們被迫關注了多少公眾號,在自己32g的手機裡擠了多少App,這些強制行為,上與學分成績掛鉤,下與洗澡、洗衣、喝熱水、使用吹風機等生活細節掛鉤,把大學生們逼得焦頭爛額。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

  三天兩頭的網路故障和後臺崩潰中,有人“從註冊、申請,等到上傳、稽核,一場社團活動流程下來,也錯過了初定日期”;還有人“褲子都脫了,手機都溼了,錢也扣了,熱水沒來”。

  甚至隨著手機在教育中的應用越來越普及,還有小學生家長反映,他們每年都會被老師要求下新的App。

  知乎使用者@翁達表示他曾下過一款名為“智慧閱讀”的App,各大應用市場均搜尋不到,使用者需要先關注公眾號,找到相關的歷史文章,再從文章中把連結拷貝到瀏覽器,這才可以下載。

  猜猜這麼神祕的App有什麼功能?孩子線上下讀完書之後,到App裡登記一下,所謂“智慧閱讀”。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深情朗讀課外讀物,並告知App。

  據QuestMobile釋出的《2018移動網際網路生態流量洞察報告》,移動網民使用App的數量已趨近飽和。目前,中國市場上App的數量已超過406萬個,但僅從使用者使用需求來看,35個App足矣。巨大的數字差異間,是大量要死不活的“殭屍App”們。

  知乎提問“市場已經如此飽和,為啥還要再開發App”下面,有程式設計師可憐的聲音:“不開發,我就沒工作了嗎?”

  可是程式設計師熬夜加班寫出來了程式碼,運營千方百計騙來了,卻只能讓App完成一次手機一日遊。

  我們曾經見證了計算機和網路的迅速發展,讓超市收銀員和銀行櫃檯員工能夠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只是沒想到一個加速,各行各業都開始搶佔App市場,東一榔頭西一棒子,時代好像是智慧、智慧了,我們卻成天天受騙,讓下載量+1的“智障”了。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沒有下App的人不傷心。/ 圖蟲創意

  另一位為商業銀行提供技術服務的工程師,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讓使用者下載App,主要是考核的驅使。因此常出現不同業務線各自為政、各自打造App的現象。加之開發經驗不足、對使用者需求瞭解不透,導致了殭屍App的產生。”

  或許生活的本貌就是一條跨欄賽道吧,跨過殭屍App的一道道欄兒,你才能抵達真正的目的地。買完這斤菜,開好這個戶,你就不會再主動開啟這個App了,它們也終將迎接自己被解除安裝的悲壯命運。

  在App的維度裡,殭屍都是“見光死”的。

  人情味?App裡可沒有這道演算法

  最近很火的文章《被公共汽車拋下的人》,聚焦了發生在溫州樂清的一則小事。

  帶著小孩的外地中年男子,帶著大包小包來趕公交車,卻因為支付寶被認定為“非安全賬戶”,無法繫結公交卡,最終被趕下了車。

  文章中拒絕讓兩人上車的司機說,“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現在是疫情期間,必須要實名制坐車,萬一出了事,我怎麼找到他?”

  作者寫道:“天衣無縫的邏輯讓我啞口無言。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法推翻的道理?人在這樣的道理面前顯得無比渺小。”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總有人擠不上時代的公交車。/ 圖蟲創意

  不可否認的是,App、二維碼這些數字化的產品越普及,我們的生活便越得向冷冰冰的演算法和邏輯靠攏。但凡邏輯,必會出現漏洞,那本該是人性之光照進來的地方。

  最終,那些社會上的弱勢群體,那些因為特殊原因無法通過演算法稽核的人,那些手機突然沒電的人,都將寸步難行。像2000年左右流行的錄音電話,有這樣的需求請撥1,有那樣的需求請撥2,可無論按下哪個數字,我們都還是會回到原地,問題沒有解決,人工頻道永無人接聽。

  今年年初,有媒體報道物美為強推一款名為 “多點” ,主打 “新零售” 的 App,將原來一元硬幣解鎖的超市手推車,升級成“需掃碼下載App”才能解鎖,而原先物美超市的主要消費群體,老年人,也瞬間被排除在外。

  想象一下,如果沒有兒女在身邊,老人可能連輕輕鬆鬆逛超市的自由都沒有了。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

  有媒體記者專門去體驗了一把物美手推車,發現多輛車都出現了結完賬,推出防盜門時引發警報的情況,需要商場專人前來解決。所以事實上智慧手推車,“加持了科技的 Buff,卻沒能提高效率,實在是有些本末倒置”。

  後據零售內參報道,是在媒體曝光後,物美才又改為由專人負責指導App的使用,並開放了一些不需要掃碼就能使用的購物車。

  作家蕎麥也曾在微博上表達自己的“不快樂”,“我喜歡對著人而非機器說出自己想吃的東西,有時還會調整,有時還會問對方一些問題,有時會提出特殊要求。我喜歡人工點餐!”

  想當年,我們進餐之前必經的儀式,是手捧著一本厚重的選單,一頁頁翻看,生怕錯過哪道隱藏佳餚。縱然知道上面的美食都是“照騙”,但這也不妨礙我們肚子裡的饞蟲被撩撥得更激動些,飯菜上桌的時候也吃得更香一些。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實不相瞞,選單是我最愛看的書了。

  可如今,上桌先掃碼,在拙劣的下單後臺,你甚至都戳不開一張食品的圖片來細細端詳。

  到未來,是不是連在路邊攤,我們都得掃碼下單,接受統一的安排,再也沒法提出一句“少放香菜,不要姜蔥蒜辣椒”的個性化需求了。

  在前兩則微博下面的評論中,有網友回憶起一些與之相反的溫暖經歷,巧的是,它們都發生在國外,都與智慧無關。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

  App裝了可以卸

  但出現的問題會一直留在那裡

  《2018移動網際網路生態流量洞察報告》指出,伴隨網際網路行業馬太效應愈發顯著,BAT佈局小程式,終端廠商發力快應用,進一步導致生態流量模式變得更加複雜,玩法更加多元。

  當App也來到適者生存的大逃殺時代,頭部正努力讓自己的體量越來越大,盤踞壓榨著手機空間,並將自己的功能觸角伸向人們生活的各個角落。這個時候才孵化的新App,是不是隻有用流氓的方式才能活下去?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

  深夜,小學的同桌給你發了一則微信,“在嗎?”很有可能,她並不是想與你再續前緣,只是想讓你下載一個新App,幫她砍砍價。

  閨蜜突然發了一長串表情包轟炸你,她其實是在以友情相逼,讓你下一個新的App,買箱奶,好換多幾個投票位置,送她最愛的小選手走花路。

  有App為了提高下載量,把小編都培養出了說話說半截的本事,“深山老林忽現水猴子,這一幕曝光讓人不淡定了”。這一幕是什麼樣的一幕,下了App你也不知道。

  比誘導下載更讓人擔憂的是使用者的資訊保安問題。似乎每隔一段時間,網路、報刊上就會出現有App被約談的新聞,其中不乏各行業的頭部App。

  團隊完整,法律意識更強的大App尚且如此,更別提那些趕鴨子式上線的產品了。它們在那些長篇大論,必須勾選“已閱讀”的使用者須知中暗藏玄機,也不是為了給你更好的服務;它們收集你的個人資訊,也不是為了逢年過節給你發一句祝福。

不下載App,我連一口飯都吃不到學生用App首頁,被廣告盤踞。

  相反,在學生用來選課、簽到的App首頁,能明顯看到遊戲、購物、培訓等型別的廣告,這才是這些App存在的理由。

  去年年底,工業和資訊化部公佈的一批侵害使用者權益行為的App名單,它們所涉及的問題還包括:私自收集個人資訊,私自共享給第三方,過度索取許可權,賬號登出難等。這些問題,可不是解除安裝App能夠解決的。

  時代的進化升級,總是來不及等所有人都按下同意鍵。只是就目前的App亂象來看,像是想脫胎換骨未半,而中道組織增生,膈應人呢。

  可要知道,你所遭遇的膈應、磕絆,落到一些人身上可能便是疼痛。要知道小病不治,大病難醫。

  參考資料:

  《關於侵害使用者權益行為的App(第一批)通報》,工業和資訊化部網站

  《物美強推“多點App”:不下載就無法解鎖超市手推車》,中國網

  《物美為何春節前夕強推多點App?》,零售老闆內參

  《當代大學生被迫下載的App ,比掛的科還多》,Vista看天下

  《App氾濫,“便捷”還是“負擔”?》,中國經濟網

  《銀行上萬個App,耗費千萬下載數千,銀行App為啥氾濫成災?》江翰

  《買一斤菜,下10個App,超市們的App大戰開始了》,介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