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雲服務廠商爭相謀變 細分市場仍有機會

  寧佳彥 王巧

  [就中國市場而言,大部分企業還是傳統的孤島式架構。企業雲是用雲的方式統一組織資源、統一執行應用,每一個雲服務廠商都在試圖抓住一塊細分市場。在細分市場中,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選擇空間。]

  雲已經成為企業IT投資不可缺少的部分,多雲和混合雲的使用被大多數企業所接受,雲的管理成為越來越多企業關心的話題,由此衍生出的生態體系成為各家廠商排兵佈陣的新戰場。

  IDC全球雲市場2019年十大預測中預測,到2020年,75%使用的企業將同時使用平臺。而到2024年,90%的全球1000強組織將建立多雲管理的戰略,包括使用能夠跨公有云和私有云,進行統一管理的工具。

  關於未來,多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雲服務的市場機會廣闊,唯一的區別就是私有云和公有云的比例會各佔比多少。

  雲端計算廠商謀變

  面對雲端計算的龐大市場,傳統伺服器廠商爭相謀變。

  諸如《國務院關於促進雲端計算創新發展培育資訊產業新業態的意見》《2017–2019雲端計算三年發展規劃》等中央政府關於雲端計算的指導政策的陸續出臺,加上各類地方示範性專案的不斷推進,以及相關政策法規的進一步完善,中國雲端計算產業正在進入黃金髮展期,也面臨著挑戰。

  作為一家以高效能伺服器為主要賣點的公司,中科曙光同時也在提供全棧式方案。“我感覺伺服器的市場是越做越大。以前感覺它的範圍包括選擇還是比較小的,後來都往伺服器硬體上去切換,到現在為止邊緣計算出來,是伺服器範圍的擴大。”中科曙光副總裁秦曉寧說。

  同樣在轉型的還有浪潮。目前,在中國,浪潮的伺服器以51.4%的市場份額繼續保持中國第一,超過了所有其他廠商份額的總和。浪潮表示希望在產業生態中把AI計算系統、PaaS平臺的管理,包括模型技能的演算法還有軟硬體一體化互動的方式整合提供給合作伙伴和客戶,從而讓客戶更加快速方便地建立自己的AI系統。為此,釋出了浪潮元腦。

  Nutanix亞太及日本地區渠道總監JacobPereira這樣概括行業的一大趨勢,“如果關注一下整個IT行業的發展情況,可以看到我們原來很多基礎架構的合作夥變成服務提供商,甚至是完整的解決方案提供商和整合商。”

  其次,是生態建設,伴隨人工智慧的發展,人工智慧生態成為了各家廠商吸引媒體的熱點概念,但落地階段尚在初級。

  人工智慧生態主要玩家角色包含了加速晶片/卡提供商、演算法提供商、系統提供商、服務提供商和應用提供商。他們是雲端計算的參與者,廠商自己的產品裡會加入更多的人工智慧的演算法,在管理和預測新的應用狀況上,同樣也有人工智慧的應用,因此很多廠商同時扮演了不同角色。比如浪潮是加速晶片/卡提供商和系統提供商,谷歌阿里是演算法提供商和加速晶片/卡提供商,IBM橫跨加速晶片/卡提供商、演算法提供商、系統提供商三個領域。

  “浪潮今天對AI生態的一個觀點就是百花齊放,什麼叫百花齊放呢?實際上在AI是一個非常大的、寬的領域,很多的技術、很多的產品都在孵化、完善中,沒有任何一個企業能夠在這樣一場變革中主導或者說有話語權。即便是某一些企業在某一個階段擁有了一定的話語權,那實際上這個話語權也很快會被多樣化所替代。”浪潮集團副總裁彭震告訴第一財經。

  這一點也得到了徐竹的認同,“目前國內還沒有真的能夠利用雲去做生態的,做生態只是我們講的下一步的努力,目前大家還是提供二次資源。現在並沒有誰家可以真正做成純粹的業態、生態,讓大家互相能夠有融合促進。第一步還是解決算力資訊化的服務空間問題,解決以前的一些存量客戶,滿足他們外圍化輔助能力的要求,最起碼這些外圍系統,我們都可以通過雲化的方式去處理、解決這些事情。”

  最後,是公有云和私有云如何“按需搭建”,客戶需求有很大差異,需要廠商設身處地為客戶籌謀。

  Nutanix65%的客戶仍是在私有云的環境當中執行,他們給客戶的建議是選擇混合雲:第一步解決資料中心優化問題,第二步幫客戶建立私有云,第三步會在多雲環境當中幫客戶做視覺化排程和管理。

  “我們認為並不是所有的工作負載都適合公有云環境。大部分客戶都非常關注資料主權,他們希望能管理、控制並且選擇哪些工作負載需要遷移到公有云上。如果是政府客戶或國企客戶,他們可能希望能夠將資訊儲存在特殊的地點或地區。有些情況你是要利用公有云的優勢,有時需要在私有云的環境中進行擴充套件。”JacobPereira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說。

  細分市場仍有機會

  在轉型之中,預測誰在雲端計算市場獨佔鰲頭並不容易。

  就中國市場而言,大部分企業還是傳統的孤島式架構。企業雲是用雲的方式統一組織資源、統一執行應用,每一個雲服務廠商都在試圖抓住一塊細分市場。在細分市場中,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選擇空間。

  但公有云巨頭幾家主導,私有云建設成為必備能力已經是業界共識。

  “做雲服務其實各方面的投入都非常大,我覺得最後肯定還是要洗牌的,但是每個行業都是這樣,國內其實這幾大家可能佔的比例會大一些。”秦曉寧說。

  Nutanix高階副總裁兼亞太及日本地區負責人MattYoung認為,將來四家佔主導的公司將是谷歌、AWS、阿里雲、微軟,“在公有云的領域,這四家會是最主要的公司。我們要做的是讓我們的軟體作業系統能橫跨所有這些雲和資料中心。”

  作為雲端計算使用者和服務提供商的雙重體驗者,吳宇暉表示,像BAT這種規模很大,有比較強烈的輸出意願的才會願意做私有云,有能力做公有云才能做私有云,“只有像金融行業,或者說行業排名幾百強的企業,才可能有那麼大的精力和財力來做私有云。私有云輸出實際上是一個比較重的東西,真正純粹要求私有化的客戶,估計國內應該很少,可能就三五千個客戶。只有類似金融業、大型央企,以及每個行業的頭部企業等,出於安全等考慮會有這個要求。”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