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米OV的5G野心:人至中年,競爭升級

  大廠之間的競賽加速了整個市場的轉換,行業暗流湧動,手機大廠間更加殘酷的爭奪戰已經打響。

  文丨張雪 韓敬嫻

  編輯丨張麗娟

  來源丨投中網旗下CV智識

  臨近年末,手機廠商的5G搶位戰越來越激烈。畢竟手機銷量日趨下滑的現狀之下,正如28日盧偉冰在一場公開活動中表示,“5G到來,手機市場應該會有一個很大的反彈。”

  這從華米OV緊鑼密鼓的相互掐架中就可見一斑:11月26日,榮耀在北京釋出了旗下首款5G雙模手機——榮耀V30。就在同一天,小米集團副總裁盧偉冰也在微博預告,Redmi的首款5G雙模手機K30將於12月10日釋出。

  OPPO也在趕緊表態,28日,OPPO副總裁沈義人在微博上爆料旗下首款5G手機的資訊:“大概可能是同期同價位最輕薄的雙模5G手機”。

華米OV的5G野心:人至中年,競爭升級

  而在此之前,今年9月和10月,華為已經發布了支援NSA和SA雙模的Mate 30系列和Mate X摺疊屏手機。你追我趕間,各家手機廠商誰都不敢鬆懈。

  大廠之間的競賽加速了整個市場的轉換,行業暗流湧動,手機大廠間更加殘酷的5G爭奪戰已經打響。

  5G+手機:巨頭混戰,小米、OPPO已失先機

  在中國市場5G手機開售不到半年的時間裡,許多廠商紛紛推出支援5G的新款手機,覆蓋了中高低端市場,截至目前市場上釋出的5G智慧終端有12款。

  從IDC釋出的中國5G手機市場份額來看,目前5G手機廠商的競爭勢頭已經非常明顯。

  資料顯示,中國市場在今年第三季度的5G手機總出貨量達到48.5萬臺,其中,vivo主打低端機佔據了54.3%的市場份額。

  在2019的中國5G手機市場中,華為、vivo表現激進,而小米和OPPO仍然蓄勢待發。

  華為方面,先有Mate20x主打同時支援NSA和SA,再有11月的Mate30 5G接力。從晶片到手機、網路的一體化優勢,支援了華為5G手機在2019年中國市場的領先地位。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表示,“從明年開始華為將繼續加大5G手機的數量,同時華為將提供更為周全的方案,在晶片創新上體現在兩方面。第一是獨立組網和非獨立組網相容,這樣消費者在選擇時不需要考慮網路的問題;第二,搭載首款旗艦5G SoC晶片,而不是過渡方案。”

  同樣,vivo也已經先後釋出了兩款5G機型,2019年8月首次推出的5G手機iQOO Pro 5G版,緊接著在9月,vivo的第二款5G手機——NEX 3 5G上市,兩款手機都以激進的定價策略,“對線上渠道為主的中高階效能機市場,以及線下渠道為主的高階旗艦市場進行了早期佈局”。充分利用了時間差,在首批5G手機的競爭中佔據了先發優勢。

  此外,近日vivo還宣佈將在12月推出又一款5G手機—vivo X30系列。值得注意的是,該系列將搭載vivo聯合三星共同研發的Exynos 980雙模5G AI晶片,可見,在5G手機的佈局上,vivo也開始試水自研晶片。

  相比之下,小米的表現差強人意。如今小米只有一款5G手機——小米9 Pro 5G在國內上市,雖然定價同樣低,但是市場反應平平。

華米OV的5G野心:人至中年,競爭升級

  在意識到自身失去先發優勢後,為了趕上明年5G手機的爆發期,小米也加快了5G手機的推出速度。小米集團副總裁盧偉冰就透露,Redmi K30將於12月10日釋出,這也將是Redmi的首款5G手機,並同時支援5G的NSA/SA雙模。

  小米總裁雷軍也表態稱,明年小米預計釋出10款以上的5G手機,預計中國市場5G手機滲透率達到40%-50%,小米依然會做到價格厚道的5G手機。

  此外,此前一直與vivo齊頭並進的OPPO,在國內5G產品佈局上也慢了一拍,甚至現在還沒有在國內市場推出一款5G手機,OPPO將其目標瞄準了年底釋出高通第一款支援SA的手機——OPPO Reno3系列,此係列全線支援雙模5G。

  OPPO子品牌realme手機也正式宣佈將釋出首款realme 5G雙模手機。OPPO雖放棄了2019年的中國5G手機市場,但已為2020年開春布好了局。

  當然,一個樂觀的事實是,10月份5G手機出貨量為249.4萬部,相比9月份的49.7萬部激增402%,呈現井噴式的增長態勢。

  更加殘酷的5G手機市場

  眾所周知,5G手機的過高價格一直是影響其被市場接受的最大阻力,當下來看,誰掌握了極具競爭力的低價產品,誰就掌握了2019年的手機市場。換句話來說,現在5G手機並不是一門能賺錢的好生意。

  IDC表示,在智慧手機出貨量連續三年下降之後,5G幾乎沒有提升平均售價的空間。可以說沒有哪一次網路升級帶來的終端更迭,比這一次更為殘酷了。

  相比4G手機,5G手機的成本要高出很多。一方面有在基帶、天線等方面的硬成本,另一方面由於目前產業鏈成熟度相對較低,廠商的研發投入更大。

  首先在手機定價上,晶片處在至關重要的位置,甚至說其是決定性因素也不為過。

  “5G手機就是貴在處理器上。”此前業內研究人士如此表示,而事實是,5G手機僅比4G手機貴“一點點”。比如iQOO Pro今年同時釋出4G版與5G版,在價格上,4G標配的價格為3198元,5G版的價格僅貴了600元。

  為了滿足手機廠商的需求,在基帶方面,主流晶片廠商都推出了自家最新的 5G 移動處理平臺,並在價格上進行了下探。

  中國的 5G 市場已經進入了三足鼎立的模式:麒麟 5G 移動處理平臺、高通 5G 移動處理平臺和三星 Exynos 5G 移動處理平臺,而且這三個平臺都有了各自的玩家代表。麒麟晶片順理成章的成為了華為系的首選,OPPO 則加入了高通的陣營,而vivo 選擇了少數派的三星 Exynos。

  近日,聯發科也舉行5G SoC處理器釋出會,正式推出了天璣1000處理器。公開資訊顯示,紅米K30將首發聯發科5G晶片,並將在12月10日正式釋出。業內人士預計,聯發科處理器很可能助力紅米K30的售價突破3000元。

  無疑,晶片廠商在定價和效能上的競爭最終都會在手機廠商中得到放大和顯現,同時在消費者需求驅動的情況下,手機廠商之間的價格戰已經提前打響。

  從年初市場給出8000元預判開始,5G手機價格上下浮動較大。其中,華為Mate X 5G以及小米MIX Alpha售價過萬外,絕大多數5G終端價格在4000元以上。

  業界認為,今年的5G手機價格戰是由率先突破價格下限的vivo8月釋出新機iQOO pro(5G)開始的,售價僅為3798元,緊接著一直主打“價效比”的小米手機在9月釋出了小米9 Pro(5G),並將價格再次拉低,降至3699元。

  兩個月後,榮耀釋出第一款5G手機V30,將最低配置的價格定為了3299元,是目前市場上最便宜的5G手機。考慮到榮耀2018年5000多萬部的出貨量,業界認為,這一價格已迅速拉低了中國市場5G手機價格。

  此前餘承東在接受媒體時也表示,價格相對更低的5G手機將會在2020年到來。餘承東稱,5G手機的價格肯定會到達中檔甚至更低的價格範圍,華為將會在明年推出5G中端手機,並且後續會推出更加便宜的機型。

華米OV的5G野心:人至中年,競爭升級

  這意味著,從第一款產品上市後,5G手機每月都會迎來一次價格跳水。

  除了手機廠商和晶片廠商外,運營商也在5G手機市場中扮演著不可替代的角色。

  據悉,三大運營商原計劃在5G網路商用初期,對5G手機進行補貼,以此來吸引使用者去使用5G網路,不過從最新情況來看,三大運營商已經不會這麼去做,甚至命令禁止下屬分公司展開類似5G終端補貼活動。

  類似終端補貼,之前運營商在3G、4G網路商用時都曾進行過,一種是使用者購買手機時只要訂購了套餐,運營商就讓手機大降,另外一種是使用者訂購套餐時,運營商向用戶贈送手機。

  在5G網路商用初期,這種模式之所以被否定,主要還是因為現在5G手機價格並不貴,甚至價格上跟一些4G手機持平,這樣繼續補貼的話,就沒有意義,甚至有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同時也是為了避免惡性競爭。

  此外,三大運營商清楚地知道,由於網路部署需要時間,5G網路商用前期,網路覆蓋還不足以承受使用者爆炸式的增長,如此一來,穩妥緩慢的讓使用者轉投5G才是三家更願意追求的,畢竟5-10年4G與5G共存已成為業界共識。

  雖然少了傳統的補貼專案,但這並不代表三大運營商會成為5G手機的旁觀者,他們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推進著5G手機的普及。

  中國聯通表示,明年一季度價格會達到2000元至2500元。中國移動也計劃到2020年底將5G裝置的價格推至低於2000元的價位。

  市場預測,到2020年末,市場上會出現1000元到1500元價格的5G手機,同時,榮耀總裁趙明表示,5G手機的成本下降會比4G手機時代快得多。

  顯然,手機廠商需要賣貨,運營商需要找使用者,兩者想結合就造成了5G手機市場過早進入價格戰的局面,也使得手機廠商過早進入了更為殘酷的生死時速賽中。

  只不過,信通院釋出的《2019年10月國內手機市場執行分析報告》顯示,在手機制式方面,4G手機仍然是手機出貨量的絕對主力,仍然牢牢壓制著5G手機,5G手機的銷量只佔了整個手機市場的一個零頭而已。

  5G+IoT:小米先發,華為、OV後至

  OPPO創始人、總裁、CEO陳明永曾表示,“5G 時代將催生更多的新硬體,我們要深入洞察並緊抓使用者核心需求,打造下一個入口級產品”;雷軍也說,“5G+AI+IoT就是下一代超級網際網路。”

  正如大佬們紛紛亮明的態度,行業內普遍認為,5G不僅將給智慧手機帶來巨大的機遇,還將重度賦能loT:5G低時延的特性,可以更好地支撐智慧裝置和感測器的資料傳輸,使之更為順暢地工作,這與IoT萬物互聯的願景不謀而合。

  而更為值得期待的是loT的寬廣市場前景:工研院產科國際所研究曾表示,全球IoT市場將從2017年的6314億美元,於2021年首度突破1兆美元,併成長至2022年的1.19兆美元,2017~2022年的年複合成長率(CAGR) 達13.6%,是未來幾年推動科技產業發展的一大動力。

  以小米為例,在剛剛釋出的2019 年第三季度財報中,小米的IoT & 生活消費產品業務營收達 156 億元,同比增長了 44.4%,佔總營收的 29.1%。與疲軟的手機業務相比,小米的 IoT & 生活消費產品業務可以說是營收增長的大功臣。

  小米也算是在國內把IoT帶熱的第一波公司。

  2013年11月,小米就釋出了小米路由器,其思路是想以路由器為中心,以手機APP為入口,控制聯網的硬體;2015年,將IoT的連線核心確定為手機作;2017年,首屆IoT開發者大會上雷軍認為,小米已經成為全球最大智慧硬體IoT平臺;今年年初,又啟動了“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正式將AIoT放在了和手機同等重要的位置,以應對4G切換5G的市場機遇。

  事實上,也的確是依靠IoT的佈局,小米在2018年上市前將網際網路公司的標籤貼在了自己身上,託了一把不斷下滑的估值。

  在C端基本已經覆蓋完全之後,小米AIoT戰略委員會主席、IoT平臺部總經理範典在2019小米開發者大會上表示,“除了小米擅長的消費市場,企業市場是小米的下一個重點。”

  與小米先To C後To B的邏輯正好相反,華為採取了先To B後To C的發展策略。

  2018年華為喊出了“全場景智慧生活生態戰略”的口號,並在12月正式對外公佈了 AIoT 生態戰略;2019年3月14日,華為宣佈“華為IoT生態戰略將全面升級為全場景智慧化戰略。

  概念變化之間是華為業務重點的轉變:以前IoT業務重點在B端,2019年最關鍵的是要落地到C端。

  至於C端如何推進?華為選擇了與小米類似的“1+8+N”戰略:1是作為主入口的手機,8是包括PC、平板、智慧屏、音箱、眼鏡、手錶、耳機、車機在內的八種輔助入口級裝置,N是智慧出行、影音娛樂等其它裝置。這其中,華為只做1和8以及晶片部分。

  與小米自營生態鏈的模式相比,華為消費者業務無線寬頻與智慧家庭產品線總裁支浩在之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我們最大的區別就是開放,我們自己不做,希望我們的夥伴們專注於做他們的冰箱、洗衣機,因為這個東西做起來還是挺難的。”

華米OV的5G野心:人至中年,競爭升級

  華為的IoT業務比小米發力晚,但從釋出的2019上半年業績報告來看,華為HiLink生態已經彙集260+品牌、3000萬+使用者,連線IoT裝置超過了1.4億,大有趕超小米的趨勢。

  與此同時,同樣在手機市場上佔得先機OV,IoT市場上雖然聲音並不算多,但也沒閒著。

  這從去年vivo給自己重新制定的中期使命與願景中不難看出:成為以極致產品驅動,以智慧終端和智慧服務為核心的科技公司。

  OPPO 2019年年會上,創始人、總裁、CEO陳明永首次提出了OPPO未來三項工作,其中一項便是佈局IoT。

  不過,與前面兩家的單打獨鬥相比,OV進軍IoT的首站便選擇了合作。

  2018年7月,OV一起聯合美的、TCL、極米科技等諸多廠商成立了IoT開放生態聯盟,利用各自的流量優勢、技術實力實現互聯互通。

  之後,vivo便推出了自己的IoT產品——Jovi物聯,今年再次更新了自己的策略,叫做“一主三輔”,也就是手機為主、VR眼鏡、耳機、手錶為輔。

  與其它廠商野心勃勃的生態外延計劃不同的是,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曾在接受虎嗅採訪時表示,“我們還是做好自己能做的事,3G 時代誕生了微信,4G 時代誕生了小視訊,5G 時代也一定會有這樣的應用出現,但這個不是我們該乾的事情,我們要乾的事情就是把 5G 終端做好。”

  從這個角度來看,OPPO表現出了更多與華為、小米的相似之處。先是推出了“5G+X”的戰略,在X中將優先打好智慧手機、智慧耳機、主打運動健康類的智慧手錶。

  有媒體報道,OPPO今年已經招聘了200多人的耳機研發團隊。另外,OPPO還將推出全新子品牌“智美心品”,通過自研、合作研發、選品三種模式,為使用者提供IoT產品。

  同時,與小米的小愛同學、華為的小藝類似,OPPO還計劃讓智慧助手Breeno不僅僅整合OPPO的AI能力,還要“整合5G時代的多種技術”,在5G時代成為中樞,去控制IoT、可穿戴、車聯網等裝置和平臺 。

  觀察下來,華為、小米、OV在5G+IoT領域的佈局大同小異,在產品發展初期之前,誰能搶佔使用者時間和埠,誰的優勢就會越大。

  畢竟,在這一張網中,消費者的品牌忠誠度會遷移到不同種類產品上而且更換品牌的學習、金錢等成本也在使用者的考慮範圍之內。

  從整個行業來說,隨著四個實力玩家紛紛入局,智慧手機廠商在5G背景下進軍IoT的道路描繪越來越清晰:手機為主,萬物互聯,進而挖掘資料價值。

  結語 

  今年被稱做5G商用“元年”,11月1日,工信部聯合三大運營商正式宣佈啟動5G商用服務,整個行業方興未艾。

  根據中國信通院的測算,5G在 2020-2025 年將拉動中國5G 帶動中國數字經濟增長 15.2 萬億元,其中資訊產業增加值增加 3.3 萬億元,而帶動其他垂直產業(車聯網、工業網際網路、醫療)增加值增加 11.9 萬億元。

  華為、小米、OPPO、vivo都已經紛紛跑到了起跑線上,彼此摩拳擦掌,希望可以搶先佔領市場。

  或許,我們可以預期如雷軍所說,未來一年5G將為通訊、移動網際網路和AIoT領域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然,隨之而來的是,在不久的將來,5G市場上,們依然會再重複上演一輪淘汰、競爭、兼併的遊戲。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