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員工眼中的馮鑫:收購MPS是暴風的敗筆

前員工眼中的馮鑫:收購MPS是暴風的敗筆

  在資本的幻象面前,像是一個生澀的、迷了路的誤闖者。

  文 | 萬珮  楊健楷

  來源 | 投中網商業深度

  “我們已經這麼慘了,是一家上市公司,有什麼新的情況會及時更新公告。”馮鑫擺擺手,苦笑著對投中網說。

  一個月前,投中網曾在暴風影音16的釋出會現場見到了馮鑫。釋出會地點定在中關村創業博物館,現場只有五六排塑料椅,十幾家媒體,寥寥幾個嘉賓,與當年暴風發佈會兩三千人的盛況反差極大。

  釋出會不到一小時便結束。會後,馮鑫和一眾金山的老同事去了地下一樓的一間會客廳,房間裡不時有歡笑聲傳來。當被問及暴風TV欠薪等問題,他的回答即是“等待公告”。

  但等來的公告卻令人意外。

  7月28日晚間,暴風集團釋出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根據《第一財經》報道,馮鑫被批捕或因在此前的收購案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而該專案為暴風集團2016年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簡稱“MPS”)。

  暴風這家公司的命運可以用戲劇性來形容。它在最好的時機被資本催熟進入A股,一度擁有300多億人民幣市值。

  如今,暴風集團總市值僅剩20億相比高點時已經跌去九成以上,已經無力承擔自己的債務,馮鑫的上市公司股票,早已經全數被質押或凍結。熟悉資本市場的人士稱,目前的情況下,由於暴風、ofo等新經濟公司輕資產等特點,比較難重整。暴風最壞的結果是破產清算。

  在資本的幻象面前,馮鑫像是一個生澀的、迷了路的誤闖者。

  投中網採訪過數十位來自暴風魔鏡、體育、TV等各個業務線的前員工,他們無一例外認為馮鑫是一個“沒有架子的性情中人”,一個“文藝的好人”。但他們也同樣觀望著硬幣的另一面:暴風今日之失敗,在資本、戰略、管理上存在嚴重問題。

  甚至有人認為,如果暴風能夠推遲兩年上市,公司會有一個更合理的估值,也會更加健康良性地發展。

  以下是其中幾位暴風集團前員工的口述——關於暴風集團,關於馮鑫這個人可能面臨的結局。

  暴風體育曾想做體育領域的今日頭條

  暴風體育前員工:

  我大概是2017年的時候在暴風,待的時間不到一年。當時公司剛拿到融資沒多長時間,想在體育方面有一個大規模的擴充套件,定的戰略是做體育垂直領域的今日頭條,基於這個戰略,當時我們對於內容產出和演算法崗位上有比較高的要求。

  當時令我印象比較深的是暴風體育在招人上的成本管控其實是非常嚴格的。一方面對人才的要求比較高,另一方面內部薪資卡得比較嚴格。我們主要是從樂視體育招人,再加上整個網際網路體育處於一個井噴期,整個外部人才的盤子比較充裕。

  我個人感覺當時暴風的品牌吸引力還是比較大的,我自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加入的暴風體育。

  體育這塊的架構其實是很清晰,當時主要是以產品為主導,所以有一個產品部門,這個和我們的COO是產品出身有關係,基於此,有技術開發、內容產出團隊,此外還有商務變現部門、市場部門和職能支撐部門。

  當時暴風體育的最高負責人就是COO趙靜坤,她是暴風的老員工,從暴風的產品一直做到產品VP。據我瞭解,馮鑫對體育這塊的干預並不強,還是比較放權的管理方式,最終決策人還是趙靜坤。

  但我感覺她在管理上其實並沒有那麼強,原因在於她是產品出身,對於技術、內容和變現的重視程度並不高。但是在那個時間節點上,我們的B輪融資遲遲沒有到,公司要考慮一個存活的問題,而我們實際上就沒有什麼變現的能力。錢基本上都花在了買版權上。

  大概2017年中,暴風體育有操作過一次大的裁員,比例大概是30%——40%。其實網際網路公司這種結構性的優化很正常,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們其實還是會比較相信公司只是在調頭去尋找一個新方向。

  暴風一個很大的問題是老員工居多,我們當時裁員的時候,上面也有明確要求說要保“老人”。此外,我們的核心骨幹,比如技術,還有產品的核心人員都是從總公司那邊過來的。

  一般來說,新成立一個子公司,如果現有的人員能直接拿過來用會是比較不錯的,在這種情況下,大家的目標感應該會更強,更團結,但實際上的氛圍,我認為不應該是我看到的那個樣子,其實整體效率並不高。當時的情況是市場部門的人一直申訴產品、技術部門不配合。

  最主要是高層這邊的目標感也不是很明確。其實暴風這些做事的人關係都非常好,然後整個氛圍文化其實都還不錯,但是高層之間的關係看上去沒有那麼好,他們在合作上都會感覺很難。

  從我的角度上講,我可能會認為收購MPS是公司的一個敗筆,因為我們把它收購過來之後,實際上對於那家公司的運營並不成功,導致收購的這個東西並不是一個正向的資產。 

  我覺得暴風體育失敗其實也跟整個行業有關係,其實不只是暴風體育的商業模式沒跑通,整個網際網路體育都是如此。

  馮鑫是一個性情中人

  暴風魔鏡技術合夥人:

  馮總是一個真性情的人。要說他和賈躍亭有什麼像的地方,就是這兩個山西人都喜歡一個叫野子的歌手,而且馮總還在釋出會上唱過他的歌。 

  我是在一個科技媒體的沙龍上,知道暴風在招合夥人的。當時馮總在會上講,有興趣的可以聯絡他,不管是從業者,還是發燒友,都行。

  我算是比較早面試的那一批。他沒那麼大架子,辦公桌上沒有一臺電腦,就一個桌子。當時和他聊天,他很放鬆,簡歷都不會看,也不管你是做技術、市場,還是管理的。上來之後,他會先問你,你覺得自己做過的最了不起的事是啥?他也不跟你扯很多專業問題,就是比較隨性的聊天。但是問幾句,他基本上就有判斷了。

  有一次我在忙一些事情,他路過的時候看到我了,就跟我講辦完事來找他,之後就聊了一個小時左右。其實,他聊的事情還蠻重要的,但他不會刻意就今天找你,而是說,可能明天順路經過你這兒,和你聊一聊。

  我們當時主要聊一些業務,比方會講VR應用在汽車領域應該是什麼樣的?4S店有沒有這個需求?有沒啥痛點可以打動他們?有了大概的答案,他就會講你要趕緊去做,抓緊時間招人幹,這個事情你要全權負責起來。

  但是總的來說是“無為而治”。他的管理風格是啥?就是他一定要對你足夠信任,怎麼樣才信任你呢?就是你要經歷過一些大專案的歷練,而當時一些比較重要的專案又是多放在老人的手裡面。

  在他信任了你之後,他就放手讓你去做了,讓你不斷地去嘗試,如果沒做出來,沒關係,他會和你覆盤,分析這個原因究竟是為什麼,然後再讓你去試。

  對於一些創新的產品,暴風不像其他的一些網際網路公司,要求必須達到什麼KPI之類的。當時,有人做了一個類似頭盔的東西給馮鑫看,馮鑫看了看開玩笑說,我都不會用,使用者怎麼會用這個東西,說完就是挺輕鬆的。

  暴風的管理是比較寬鬆的,在一些具體的實操方面,他可能也懶得管。馮總的專長不在於管理,而在於市場營銷。他在90年代做過三株口服液的銷售,後來又去了金山負責銷售,當時是雷軍的下屬。所以,他的經歷造就了他的這個市場營銷意識是很強的,市場部的一些重大事件,他基本上都深度參與,場控能力很強。

  暴風最開始的幸運是源於搭上VR風口的早班車。2016年,全世界所有的科技巨頭,產品不跟VR有什麼關係的話,感覺就是已經落伍了,甚至賣硬碟的、賣主機板的都呼叫魔鏡的產品支援VR。

  當時,魔鏡開發佈會,資本市場的反應非常敏感,整個跟VR相關的光學、供應鏈公司全都漲停,但我覺得產品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一個小小的產品,可以攪動這麼大一個浪?

  暴風魔鏡第四款產品的釋出會後,公司內部也開了一個釋出會。員工將可以容納五六百人的酒店會場坐得滿滿當當,王偉這才意識到,短短几個月之內,公司的人數從200多人漲到了500多人。

  但實際上,除了市場嗅覺非常敏銳,馮總對於技術究竟發展到哪個地步、什麼時候能夠成熟,其實沒人給他把關,說起來全中國可能也沒幾個人真正懂VR,這個東西實在是太複雜了。

  資本是一把雙刃劍

  暴風影音技術負責人:

  我在暴風待了四五年,也經歷了暴風上市的過程,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荒誕,這個公司的實際價值和它在資本市場上的市值是完全不符的。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是,在暴風上市那年的年會上,馮鑫還給我們每個人發了一臺iPhone。

  在上市之前,暴風其實就是一個兩三百人的小公司,它靠廣告的收入活得很滋潤。內部當時提的是要對標優酷,也一直以上市為目標。不過這兩者其實是矛盾的,優酷做的是版權,要花很多錢投入在內容上,但是如果上市的話,則不能在上面花太多錢,所以公司當是還是以利潤為第一優先順序。

  上市之後,有錢了,感覺整個風格就從保守變為激進,馮鑫做了一些嘗試,但其實都是在跟風並沒有自己真正思考清楚。

  我個人認為,可能這個觀點比較主觀,他做小生意可能還可以,做大了的話就感覺比較投機。具體在暴風影音這塊,比如說短視訊、直播,但都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沒有什麼成效的話他就會撒手不做了,公司也一直處於一個沒有核心業務模式的狀態。

  我覺得馮鑫可能看人不是特別準,有些人可能當時談的比較好聽,他就輕信了。另外,他是一個老文青,感覺非常特立獨行的那種,這種特性就導致他管理上其實有很大的問題。

  我當時離開暴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感覺裡邊的氛圍不太好,老人居多,並且很多人幹活積極性不高,也沒有相應的獎懲措施。

  在管理上存在的最大問題其實就是職責劃分不明確,有些事情你想做,但是不知道有沒有權利去做,不做的話,可能後面出問題也不知道是誰來擔責。這就導致在暴風待的前兩三年,你還會感覺到有一個成長的過程,到後面其實就在止步不前了,做的事情跟之前都是一樣的。對公司來說,這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新人基本上很少進去,然後也沒有提升,就是一潭死水。

  我是2016年底離職,當時有限制性股票沒有到期需要回購,暴風給我拖了半年。當時發股票的時候是按30多的價格買的,50%貸款,最後我還賠了2萬多利息。

  對於暴風來說,它如果推遲兩年上市可能會有一個合理的估值,當時那麼高的估值很多人都套現了,但長遠來看,對公司來說就是一地雞毛。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