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的企業或將淪為“炮灰”?千億資本狂歡下,誰有機會捕捉晶片獨角獸?

資料來源:CVSource投中資料

投中網發現,“晶片熱”的背後離不開頭部機構的下注與加持,比如深創投、百度風投、元禾原點、北極光創投、達晨創投、紅杉中國等。而一些專門投資晶片的基金也紛紛成立,同時還湧現了一批希冀憑藉深耕晶片“彎道超車”的投資機構。

“一些之前投TMT的投資機構,如今也在看晶片專案。”有行業人士對投中網直言。

而根據中基協資料,截至8月末,帶有“晶片”、“半導體”、“積體電路”字樣的備案基金共有69只。就在半個月前即8月29日,國內首隻專注於光電晶片領域的基金“陝西先導光電整合創投基金”宣佈完成募資,該基金總規模10億元,出資方包括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母基金、廣發證券旗下股權投資機構廣發乾和、農銀資本、中科創星等12家機構。

“可以說,‘中興事件’使得全行業對晶片的關注達到了空前的高度。當然也與國家大基金與地方政府產業基金的設立推動有關。”方廣資本晶片領域投資人許前高對投中網表示。

此外,不只是市場化的商業資本在晶片領域有所動作,行業巨頭均在重度佈局。比如,格力近期宣佈投資500億元造晶片,並將晶片作為了未來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伴隨阿里收購中天微、百度投資光學AI晶片初創Lightelligence等,網際網路巨頭BAT也早已開啟了造芯潮。

然而,一定程度上,資本是一把雙刃劍。往往,資本在推動行業前進的同時,也會因為“過熱”而造就虛假繁榮、引發泡沫,尤其是對於門檻高築的行業。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我們不希望看到市場上有太多熱錢湧到晶片這個方向上來,因為會反向帶來行業浮躁,而且,目前市場上的大多數投資機構並非專業,甚至是霧裡看花。”某專業晶片基金投資人對投中網稱,如此一來,一方面會在無形中攪亂市場規則,比如不規範的高估值;另一方面也會造成資源錯配乃至於資源浪費,比如表現不合格的企業反而獲得了很多上下游資源。

該投資人同時提到,如今晶片企業的估值就大有水漲船高之勢,甚至有些PPT階段的企業就拿到了數十億美金的估值。“而這樣的估值對應之前的企業要求。起碼需要有一定的產品交付。

依舊“芯”酸:99%的企業越不過死亡谷

“在選擇晶片公司時,細分領域與團隊是我優先考慮的兩大因素。雖然近兩年晶片類創業公司頗多,但其實不外乎都是公司。未來產品落地才是硬道理。”趙海說。

他的擔心並不多餘。儘管目前國內的晶片創投一片盛況,但99%的企業或將淪為“炮灰”,其背後的投資機構也不排除會“顆粒無收”。

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就曾公開透露自己曾經栽過的坑,“我們不是不投晶片,之前我們投了好幾個都血本無歸。

在他看來,中國的晶片技術有幾個難點:一是公司大部分是單一產品,從長遠看,回報會有問題。因為生命週期短,很快就會下降到平均水平。另外,公司前期投入很大,研發人員、流片(像流水線一樣通過一系列工藝步驟製造晶片)等需要高成本。

而且,與模式創新企業不同,晶片行業只有兩條路,要麼實現流片落地,要麼被流片“熬”死。

投中網瞭解到,通常來講,在從晶片公司創立到有少量的收入至少需要3-5年時間,而從有規模的收入到進入資本市場至少需要5年時間。這意味著,晶片公司從初創走向上市則至少需要8-10年時間。

“而即使晶片公司產生了千萬元的銷售規模,如果再上一個臺階比如做到1億元的收入,企業面臨豐富產品線、團隊擴充套件、供應鏈多元、客戶要求大幅提升等挑戰,對企業組織能力建設提出更高的要求。”許前高稱,晶片行業本身是一個規模效應非常明顯的行業,一個垂直賽道里最後只會剩下一兩個寡頭企業。

數位晶片領域的投資人均對投中網表達了上述觀點。在德聯資本合夥人賈靜看來,這背後的原因在於國內的晶片設計公司本質而言相對偏上游,某種程度上意味著這個環節較為標準,而且等發展到一定階段,晶片企業勢必會面臨國際競爭。

“一個晶片細分領域頂多會跑出來三四家企業,其中只有前兩名才可以有機會擁有不錯的生存狀態。”賈靜認為,總體而言,晶片行業具有強者恆強的累積效應,長尾的企業會很艱難。

因此,上述專業晶片基金投資人對投中網提到,不同於其他行業,在晶片領域的投資階段即是“投資投兩端,要麼偏早期,要麼偏後期”。如此,才能儘可能地降低投資風險,以免最終竹籃打水。

“耐心”的遊戲:誰更有機會率先成為

基於晶片流片週期長,不確定性大等屬性,投資人的“耐心”或許成為了晶片投資的無形壁壘之一。

“投資晶片產業前期週期很長、很苦,但是一旦佔領了某一個細分領域的制高點,奠定了行業的標準,後面獲取的超額收益是不可想象的。”鼎興量子CEO金宇航曾表示。

實際上,業內素有“無晶片、不AI”的說法。伴隨著國內物聯網產業規模的不斷壯大與下游應用場景的不斷爆發,可定製化晶片的需求也會趨於旺盛。而由於不同晶片需要對應不同場景實現流片與落地,這是否從側面說明,無數個細分賽道之下,晶片投資更易挖掘到獨角獸企業?

“雖然下游應用場景居多,但最終可實現產品落地的晶片賽道其實非常有限,因而投資機構捕捉到獨角獸企業並不容易。”上述專業晶片投資人認為。

在許前高看來,這主要取決於下游的細分應用市場機會到底有多大,以及有沒有專業的團隊能夠把市場需求轉化成產品。

此外,因為晶片的上下游過於嚴密,支撐整個產業鏈發展的不僅僅有下游需求,還在於上游與中游產業的成熟度,比如設計、製造、封裝等等。“只有取得整個產業鏈的完善與打通,細分賽道里的企業獲得成功的土壤才會更堅實。”許前高表示。

“從大方向講,早些年在晶片領域投資,我們認為國內的機會更多集中在進口替代。但近年來由於優秀團隊的迴流,國內也出現了一批在晶片細分方向上取得創新突破的機會。”許前高同時提到,在晶片細分領域,安防、自動駕駛、家電、智慧硬體等國內具有下游市場優勢或創新優勢的場景會拉動上游晶片公司的崛起,且相關晶片公司的業務發展速度有望加快。

賈靜則表示,更看好新技術創新領域如光電晶片與國產化替代如模擬射頻端的機會。同時,她認為“投資一定是投人。而不同於其他To B投資,在晶片領域,最核心的要求是其創始人團隊在過去有該細分場景產品落地的經驗,即實實在在地被市場檢驗過,而不只是空有學術成績單。

(文中的王峰、趙海為化名)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絡小助理

(微訊號:ChinaVentureWeixin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