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頭條中層大換血,超五位業務負責人離職

  高小倩

  36氪從多位內部人士處獲悉,正在經歷一場人事大換血。

  一位趣頭條內部人士告訴36氪,公司北京內容總經理劉晨、北京產品負責人林成偉都已經。另一位趣頭條內部人士還告訴36氪,公司演算法中心負責人Mark、演算法部門三位組長、資料中心負責人餘瑤、資料分析負責人郭江也已離職。

  根據36氪核查,上述成員的資訊已經在趣頭條企業辦公系統裡無從查詢。

  多位內部人士對36氪還表示,原趣頭條BU負責人吳達、演算法中心另一位負責人James也將離職。不過目前辦公系統中還顯示,他們均在任。另一位內部人士表示,吳達還沒有辦完離職手續。

  36氪就此求證趣頭條方面,對方回覆稱“有些人已經離職很久了。一家企業有正常的人員流動,人才引進和員工離職都是極為正常和普遍的事情,我們也尊重員工做出不同的職業選擇。”

  趣頭條曾是下沉市場跑出的三匹黑馬之一,此前一直都保持著高速增長。此次公司中層大震盪,可能主要與上一季度的業績表現不佳有關。

  今年第二季度,趣頭條的利潤率下滑、日活月活增長放緩、使用者使用時間也在下降:

  Q2公司的利潤率,從去年同期的83%降至今年的73.9%;

  Q2日活使用者3870萬人,環比增長3.1%,同比增長207.6%;Q1日活3750萬,環比增長21.4%;同比增長231.5%;

  Q2日活躍使用者平均每日花費時間60分鐘,低於上一季度的62.1分鐘。

  趣頭條有95%以上的收入都來自廣告,使用者資料的下滑將直接影響到廣告收入。多位內部人士認為,中層大換血,可能是為業績欠佳負責。“二季度比一季度日活(增速)掉這麼多,他們作為趣頭條BU負責人和資料中心負責人,沒有做出預警和改善。確實應該負責任,多多少少都要負一點。”其中一位內部人士說道。

  業績不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據36氪瞭解,原趣頭條BU負責人吳達、北京內容總經理劉晨等中層此前來自今日頭條等公司,加入趣頭條的時間並不長,與創始團隊還處於磨合期,可能還沒有建立深厚的信任關係,也可能是這次中層換血中北京團隊比例大的原因。

  一位離職的趣頭條員工對36氪表示,這一季度,公司已經從上海總部派來一位財務負責人,來管北京的全部業務。

  今年5月趣頭條釋出一季度財報時,宣佈李磊卸任CEO一職,由趣頭條創始人譚思亮接任CEO。譚思亮開始親自帶公司的業務,也是因為感受到了業績壓力。

  “從今年年初開始進入了瓶頸期,DAU在3000萬左右盤了一段時間,從這個角度來說是有一定的壓力,所以我們希望還是儘快能跨到另一個階段。其實去年年初我們也是有5個多月的時間,當時是在1000萬DAU的時候停了5個多月。”他曾在今年6月底接受36氪採訪時說。

  在上季度的財報電話會議中,聯席首席財務官朱曉路曾表示,“我們非常自信能夠實現5000-6000萬DAU的年度目標,所以我們認為使用者流量會繼續增長,使用者粘性也會持續增強。”如果按照上一季度的增速,實現這一目標似乎頗有困難。

  米讀持續數月的整改影響到了變現,這也是趣頭條上一季度業績不佳的重要原因之一。

  去年底,上線半年的米讀在沒有趣頭條導流的情況下,日活就達到500萬。米讀也從創新業務轉正為主業務,並被視為公司的新的增長引擎。不過好景不長,米讀卻遭遇監管難題。

  米讀應用內釋出公告稱,從今年7月16日到10月15日,其將進行技術升級改造,暫停內容更新和經營性活動。在財報電話會議中,聯席首席財務官朱曉路表示,整改影響到了該應用的日活增長和變現。他表示,預計到四季度,米讀和米讀極速版每天將貢獻200萬-300萬人民幣的營收,對整體營收的貢獻率將達到20%。

  除了趣頭條和米讀兩塊掙錢的業務外,球球影片、趣多拍等都還在投入期,並不能在廣告業務遭遇瓶頸時順利接棒。

  此外,中層的變動還引起基層員工的變動,北京產品負責人林成偉走後,有多位產品經理也先後離職。

  一位內部人士表示,米讀團隊的原創小說業務是人員調整的重災區,HR每天都會找一兩個人聊離職的事情。目前,米讀團隊有120多人,接下來可能會越來越少。另一位內部人士表示,北京運營團隊有100多人,目前已經裁了30人。

  另一方面,趣頭條近期仍在招聘網站上更新大量崗位,新增崗位集中於技術、資料方面,這與譚思亮規劃的2019年將人力資源投入在改造底層技術和資料方面相符。目前趣頭條的人員規模為2000人左右,2018年新增員工約為1500人。2019年,趣頭條計劃新招2000人。

  高層方面,除了李磊卸任CEO,總編輯肖厚君離職,聯席CFO朱曉路於第二季度加入,CTO王智良工作調動至譚思亮主導下的另一家孵化器公司比格基地,趣頭條中臺業務轉由陸勇負責,陸勇此前曾在新浪擔任CTO一職。據36氪瞭解,負責產品的創始成員劉國也已經離職。

  在譚思亮看來,公司內部的人事調整,確實是因為遇到了一些問題。而高層到中層再到基層的人事變動,其實是在預期內的。

  “毫無疑問,管理肯定是一層一層的,一些高管的變動肯定會引起一些基層員工的誤解。我們最近也啟動了openday的相關工作,跟大家直接做溝通,去談我們這些管理,包括輪換的一些原則。”他今年6月底接受包括36氪在內的媒體採訪時說道,“因為趣頭條發展比較快,也確實存在一些問題,包括管理和人員層面的問題,這些問題在這麼快速變化的業務和公司當中很難避免。”

  為了提高組織效率,對於有2000多人的趣頭條來說,人才分為了三個型別:know how型;高潛型;普通型。在同一場採訪裡,譚思亮表示“因為這個行業的競爭確實比較激烈,所以我們對know how型的人和潛力型的人要求加大比例,希望公司跑得更快一些。”

  (36氪作者蘇建勳對本文亦有貢獻)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