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印度、東南亞“淘金”

原標題:走!去印度、東南亞“淘金”

一場“Copy from China”的風潮正在印度及東南亞興起。

走!去印度、東南亞“淘金”

“多年來,全球創新都在向矽谷看齊,如今,中國正在努力追趕,並且也已成為全球創新浪潮的主力軍。”InnoVen Capital印度CEO Ashish Sharma對投中網說道。

資料顯示,印度及東南亞市場的智慧手機的保有量已經遠遠超過PC的保有量,這也代表了該區域從PC階段直接躍進了移動時代。也正是如此,許多在中國移動網際網路下誕生的模式,有望在印度及東南亞孵化成型。

“21世紀的全球經濟,從商業模式的角度看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這些都是科技創新驅動的。”InnoVen Capital東南亞CEO Chin Chao一直深信,科技將對商業模式進行智慧賦能,並激發全球市場的無限可能。

由此,在機遇叢生的出海環境下,在幫助企業的VC和PE、銀行等金融機構,乃至孵化器的服務鏈條中,InnoVen Capita希望成為其中一個重要環節。

全球經濟發展中,中國的創新速度令人側目。

CVSource投中資料顯示,2018年,中國企業的數量首次突破200家,以202家的數量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其中,有97家是新晉躋身這一行列。這意味著,2018年在中國,平均3.8天就有一家新的獨角獸企業產生。

獨角獸企業密集的誕生很大程度源於背後資本的熱捧。根據投中網不完全計算,2018年的202家中國獨角獸企業的總融資規模達到了近1500億美元。

這樣的“中國速度”,引起了InnoVen Capital對於商業本質的思考。

“我們可以看到,大批獨角獸已經出現,成立時間已超過五年甚至更久,但它們還在持續燒錢以實現規模在增長,只有時間才能驗證有多少獨角獸能實現真正的盈利的模式。”Ashish Sharma對投中網說道。

大多數的發展均要經歷A、B輪、C輪到IPO階段。“目前很多企業有選擇性的保持私有化,重心仍放在企業增長。,但隨著每一輪的股權融資,創始人和早期投資者的股權都被稀釋,這時候債權融資更有利於他們。”

展開全文

所以,InnoVen Capital認為,風險債權投資能更好地幫助這些企業擴充套件業務,提高市場佔有率,側面助推“中國速度”和“全球創新”。

然而,在這些企業走向公開市場的過程中,他們需要越來越多的債權方參與進來。

作為債權投資人,InnoVen Capital東南亞CEO Chin Chao如是解釋風險債權的作用,“第一個是為企業提供額外的現金流使用來實現企業的顯著成長,第二個是助力於企業快速擴張。”

具體來說,通過風險債權投資,企業可將更多資源投入到市場推廣,也可以開展其他業務、支援企業進行併購,或作為流動資金,解決庫存應收賬的問題等。

通過押注金融科技、食品、物流、醫療、電商等核心賽道,“我們希望為創投市場,注入不一樣的血液。”Chin Chao對投中網說道。

東南亞市場與“20年前的中國”非常相似。

Chin Chao對投中網解釋稱,在資方和創業者眼中,東南亞“五小龍”是新晉創業大本營,主要包括了印度尼西亞、菲律賓、越南、泰國和馬來西亞。

2018年,五國網際網路經濟體量分別為270億、50億、90億、120億及80億美元。此外,東南亞智慧手機的整體普及率已達到65%以上。

因此,在中國創新經驗在向海外輸出的過程中,大量創新模式可落地東南亞。然而,“東南亞和中國也存在諸多差異。我們要先把行業分析透了,在‘模式遷移’的過程中,我們主要關注看東南亞和中國的不同。就好比十幾年前,外資進中國來投資的很多都沒投成功,只有本土化的專案可以長期站住腳。”

印度亦是如此。

“印度和中國都是人口大國,並且擁有增長的中產階級,網際網路的模式有相似之處,但也有很多顯著不同。”Ashish Sharma對投中網說道。

舉例來說,Flipkart類似於中國的京東。Zomato或Swiggy類似於中國的美團點評。Dailyhunt相當於中國的今日頭條,Ola相當於中國的滴滴出行,Cashify相當於中國的愛回收。

然而一些差異的確存在–兩國網際網路經濟的規模和技術生態系統的成熟度處於非常不同的水平。

印度只有25只獨角獸公司,而中國每4天就出現一家獨角獸公司。印度的人均收入是中國的四分之一,這限制了市場規模。如今,只有1億到1億5千萬的消費者擁有消費能力,而其他消費者則是使用者而不是真正消費者。

印度是一個異質市場,多語言並具有高度的區域細微差別。印度市場也有亞馬遜,谷歌和Facebook等所有全球參與者的存在,這使得競爭格局變得非常不同。

但我相信印度的“投資黃金時代”已經到來,市場將在未來十年內實現快速增長。經濟增長、收入水平不斷提高、智慧手機普及率不斷提高,資料成本也是世界上最低的國家之一。印度也是擁有全球最年輕人口的國家之一,這些消費者在手機和網際網路上有所增長。

他介紹稱,“印度人的全球化視野程度其實很高,很多人生活水平其實不比我們差,不是我們想象中的窮人。現在印度很多的創業者都是之前在海外或本地拿著高薪的人,他們放棄高薪和舒適的生活而進行創業、追求夢想,這側面說明印度充滿了機遇。”

但“估值泡沫”問題同樣存在。

三年前,在相同的市場空間下,東南亞及印度專案的估值會高很多。然而,Ashish Sharma和Chin Chao均表示,“從2018年開始,東南亞及印度專案的估值水平,已經降下來了。”

Ashish Sharma對此解釋稱,最近幾年,美國的大機構(如谷歌、亞馬遜、Facebook、uber等)都在印度開始大手筆投資,印度的投資者隊伍更加豐富-國際VC,戰略投資人,對衝基金等。

在2015、2016年,印度的專案估值很高,導致後面很難繼續融資。

市場在2018年開始迴歸理性。

“與中國一樣,起初的網際網路專案都是高增長的‘燒錢’模式,大家不重視現金流。後來,當融資節奏放緩後,,大家才開始意識到現金流的價值,之前的一些估值模式也開始進行相應調整。”

對於印度和東南亞市場,資本故事的路數,也是一樣。然而,某知名機構投資人曾對投中網評論稱,“資本不是萬能的,只是一個加速器。如果用的好的話是助力作用,本質上是在改變市場原有規則的基礎上提前幫助專案成熟。”

“只有商業模式成立,一切才順理成章。”(文/柴佳音 來源/投中網旗下東四十條資本)

責任編輯:

印度 東南亞 Ashish 投中網 中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