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電器易主:高瓴資本接盤 能否治好格力的癥結?

格力電器易主:高瓴資本接盤 能否治好格力的癥結?

  原標題 易主:接盤,能否治好格力的癥結?

  來源 介面新聞

  記者 陸柯言

  格力電器價值近400億的事宜終於塵埃落定,最終高瓴資本跑贏厚朴投資,成為最後贏家。

  10月28日晚間,格力電器披露公告稱,格力集團在珠海明駿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珠海明駿”)與格物厚德股權投資(珠海)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與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組成的聯合體兩者中,選中珠海明駿作為15%股權受讓方。

  明駿投資身後正是高瓴資本。

  公告表示,這是經評審委員會對參與本次公開徵集的兩家意向受讓方進行綜合評審後確定的結果。但最終高瓴能否拿到這15%的控股權,還需要徵得以董明珠為首的格力電器管理層的同意。

  今年4月,格力電器公告稱,將通過公開徵集受讓方的方式協議轉讓格力集團持有的格力電器總股本15%的股票,共計9.02億股。意向受讓方需繳納63億元作為保證金,股份轉讓價格不低於44.17元/股,照此計算,轉讓總金額將近400億元。

  這項公告的披露也意味著格力正式開始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市場化機制。格力集團將只保留3.22%的股份,放棄第一大股東的身份,這在格力史上前所未有。

  進入最終股權角逐的是格力的老股東高瓴資本和對國企投資頗有經驗的的厚朴投資。對於為何要選擇高瓴,格力方面迴應介面新聞稱,一切暫且以公告為準,並無其它訊息可以透露。

  高瓴將成為格力最大的股東,這會對這家白電巨頭帶來怎樣的改變?

  來者何人?

  天眼查資料顯示,明駿投資的股東為深圳高瓴瀚盈(下稱“高瓴瀚盈”)投資諮詢中心和珠海賢盈股權投資合夥企業(下稱“珠海賢盈”)。穿透圖中,高瓴瀚盈的背後,不乏美的何享健、國美杜鵑、以及杜鴻飛、張金龍等格力經銷商的身影。

  不過,據證券時報e公司報道,何享健的寧波美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 (以下簡稱“寧波美域”)其實是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權投資基金,後者早在2017年就已成立。該基金有幾十個LP,何享健的寧波美域投資額度很小,與今年格力混改並無關係,格力經銷商亦同。

  官網資料顯示,高瓴資本是亞洲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創始人是業內知名度頗高的張磊。

  高瓴資本投資覆蓋TMT、生命健康、消費零售和企業服務等領域,橫跨種子投資、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投資,上市公司投資,以及併購投資等股權投資的全部階段。騰訊京東、美團點評、滴滴、百麗國際等公司都曾是高瓴的投資標的。

  高瓴的投資戰績中,有不少都是坊間熱談。比如,創始人張磊在2005年就曾重注騰訊,眼看騰訊從不到20億美元的市值規模成長為過千億美元的網際網路巨頭。

  又如,高瓴在投資京東時,劉強東只有7500萬美元的需求,2010年的張磊卻拿出了近3億美元,來培養其在物流和供應鏈系統的核心競爭力。

  在股權轉讓懸而未決之時,業內普遍認為厚朴的贏面更大。因為從過往的投資經歷來看,厚朴對國企背景的企業更有投資經驗,而高瓴更偏愛投資網際網路公司,對於國企背景公司似乎興趣不大。

  但高瓴與格力的淵源頗深。2016年,高瓴資本耗資近8億元向格力電器購買了4536萬股,以持有後者0.754%股權。至今,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國基金持股格力電器0.72%。位列第8大股東。

  這也不是高瓴首次瞄準家電企業,它同樣是格力在國內的主要競爭對手——美的的股東。在最新發布的美的集團2019年半年報中,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國基金位列美的集團第8大股東,持股0.89%。

  市場對於高瓴入主最大疑慮,在於這家投資機構是否會過多幹涉格力電器管理層的決策,甚至完全取代。某種程度上,這也是後者最在意之處。

  董明珠不喜歡“野蠻人”。2016年寶能系企業在對萬科強勢舉牌後,也一度對格力連續增持。對此,董明珠多次在公開場合怒斥:“寶能傷害過格力”、“希望資本不要做破壞中國製造的罪人”。

  高瓴創始人張磊的公開發言或許可以說明其對於投資的態度。他曾多次公開強調: “坐在主駕駛位的永遠應該是企業家”、”要尊重企業家精神,尊重企業和企業家在產業變革中的主體地位“。

  家電行業分析師劉步塵對介面新聞表示,未來兩年內格力電器現有管理層仍將保持穩定,畢竟投資者需要格力電器平穩從國資委時代過渡到資本主導時代。

  格力的癥結

  單論空調市場,格力在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都是中國乃至全球市場上的最主要玩家。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社的統計,2018年格力電器在全球空調市場的佔有率為20.6%,已經連續14年登上家用空調領域榜首。

  反映在A股市場,格力電器也一直是最優質的標的公司之一。自1996年上市至今,一直保持著穩健的盈利增速,股價漲幅超過300倍,迄今總市值已超過3400億元,總分紅超過540億元。

  2018年,格力電器實現營收超過2000億元,實現淨利潤262億元,這個資料放眼整個中國家電行業都足夠令人咋舌,還順帶讓董明珠贏了雷軍的“10億”賭局。

  財報一路唱凱歌,讓董明珠有了長足的底氣。在今年年初的股東大會上,董明珠為格力電器定下的目標是“到2023年實現營收6000億營收”,並向股東保證,格力電器可實現每年10%的增長。

  但與此同時,多位家電分析師對介面新聞表示,以目前空調銷售佔格力營收80%的現狀來看,格力電器在近兩年來幾乎碰到了其營收的天花板。

  國內空調市場已經步入了存量時代。奧維雲網資料顯示,2019年上半年,國內家用空調零售額1137億元,同比下降1.4%;零售量3370萬臺,同比微增1.5%,在地產、巨集觀等不利因素影響下,市場總體增長乏力。

  行業不景氣,格力首當其衝。根據格力電器半年報,上半年實現營業總收入983.41億元,同比增長6.89%,相比起去年同期31.40%的營收增速有了明顯下滑,淨利潤的增速也從兩位數下滑到了個位數。

  能夠雄踞空調行業首位多年,格力與經銷商的深度捆綁被視為是其最關鍵的祕訣,這也直接帶動了格力空調線上下市場的爆發式增長。但進入電商時代後,格力也開始遭受來自奧克斯等新品牌的的夾擊。

  國際市場被視為格力增加營收的一條新路子,但相比起競爭對手,格力的國際化卻仍然是一塊短板。2019年上半年,格力電器833億元的營收中,海外收入139億元,佔比16.7%,而另兩大白電巨頭海爾、美的均在40%以上。

  對空調主業的長期依賴,讓格力在市場變天之時顯得有些無法招架。想要實現董明珠喊出的

  6000億目標,必須在多元化和國際市場有所建樹。

  實際上,董明珠領導下的格力一直在進行多元化嘗試,但目前來看只能是一地雞毛。

  格力的多元化失敗故事已經被反覆報道多次,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格力手機。極光大資料顯示,這個被格力力推的產品在2017至2018年間的市佔率不到0.1%。

  董明珠曾放言要每年投入幾百億研發空調晶片,這樣就“沒理由做不成“,但研發晶片除了錢之外,還需要長期的人才和技術積累,這是格力所缺乏的。至於造車,在董明珠與銀隆原董事長魏銀倉分道揚鑣後,格力造車一役已經沒了聲響。

  高瓴的重擔

  “客觀地講,現在格力電器進一步發展的勢能差不多已經發揮殆盡。我對高瓴入主格力電器持積極期待,我認為這是格力電器實現持續成長的契機“,劉步塵在接受介面新聞採訪時表示。

  格力的多元化嘗試屢屢碰壁,除了作為話語權人物的董明珠對於技術的盲目追求有責任外,更為根本的原因則要追溯到格力電器單調、死板的公司治理結構。

  從最新的半年報可以看出,格力電器目前股權相當分散,除第一大股東格力集團、第二股東香港中央結算外,沒有持股超過10%的股東,也沒有一家可以實現絕對控股股東。

  這導致關於格力電器的決策討論長久以來都是格力集團與董明珠的“二人轉“,缺乏有效的市場機制。

  一面是由珠海國資委全資控股、帶有濃厚國企性質的格力集團,另一面則是獨斷風格極其明顯的董明珠。過去,格力電器與集團層面有過多次“父子之爭“,二者的利益博弈並未對格力的多元化改造帶來多少促進。

  更多時候,董明珠本人的意志即為格力電器的最終決策。比如,造芯和造車都是董明珠最先發出的號令,上市公司造手機也並未事先知會公眾;投資銀隆一事最終因小股東極力反對而作罷,但董明珠還是個人投資進入銀隆。

  劉步塵認為,高瓴資本的最大價值,在於幫助格力電器完善公司重大決策機制。“一旦格力擁有良好的治理結構,多元化和國際化是水到渠成的事。”

  回頭再細看,格力電器在公告中對於股權意向受讓方的要求是,除了滿足條件外,還需有能力為上市公司引入有效的技術、市場及產業協同等戰略資源,乃至擁有推進珠海市產業升級或產業整合的資源,具備為珠海市匯入有效戰略資源的能力。

  一名廣東地區的投資人對介面新聞分析稱,高瓴為格力帶來的另一層想象空間是其背後的網際網路生態資源和國際化資源。一來高瓴擅長網際網路運作,以此來豐富格力現有的商業模式未必沒有可能。二來高瓴在國際市場的投資動作頻頻,可以為格力開拓國際市場帶來經驗。

  在治理結構之外,格力還有另一重隱憂:接班人。格力仍是受到董明珠強烈影響的一家企業,從目前來看,董明珠仍然可以做滿這屆董事長任期,但三年後是否有人接班還是個未知數。畢竟,一家大型上市公司不可能一直依賴於一位管理者。

  伴隨著高瓴的入主,無論如何,格力的故事都將開始改寫。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