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網敲鐘 雷軍系“雲”收穫再下一城

聲網敲鐘 雷軍系“雲”收穫再下一城

  作者 張雪

  5月8日,在中概股陰晴未定之時,逆勢登陸美股,並在開盤首日收穫了大漲,不得不說,這給即將在美上市的中國科技企業吃了一顆定心丸。

  轉眼間,金山雲上市已一月有餘,近日一家名為Agora(下簡稱“聲網”)的企業,也在納斯達克正式敲鐘上市,同時也是中概股風波後,繼金山雲後赴美上市的第二股。

  而這兩家企業也有著相同之處,一方面,他們都與有著密切關係,另一方面,他們都是新冠疫情帶來的“宅”經濟的受益者,同時他們都在遞交招股書不久後便迅速敲鐘。

  據悉,聲網的股票程式碼為“API”,是“全球實時互動雲第一股”。股票最終發行定價為20美元,超過此前16~18美元的價格區間,總計募集資金4.6億美元,將用於產品研發、市場與品牌等方面。

  可謂上市即巔峰,聲網首日股價大漲超150%,總市值約50.6億美元。顯然,站在風口上的科技公司,又受到了華爾街的歡迎。

  代號“API”

  雖說現在美股市場正在恢復往日景象,但首日開盤大漲超150%,還是多少讓人興奮的。何況,在外界看來,聲網此前十分低調,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做什麼的。

  那聲網究竟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這一切,不妨從它的股票程式碼“API”說起,曾有業內人士稱,以“API”為程式碼其實代表著聲網服務開發者的初心,其創始人趙斌也被稱為是“API”信徒。

  “API”在百度百科中的解釋為應用程式介面,是一些預先定義的函式或指軟體系統不同組成部分銜接的約定。

  可以形象理解為,電腦和手機上的介面。具體到軟體層面,是指把軟體某些功能封裝好,開發者需要呼叫時不需要知道這些功能的具體實現過程,直接按照作者規定的流程去呼叫即可。

  而API也是聲網最初的業務板塊。

  招股書中稱,近年來使用者希望在已經使用的APP中嵌入實時影片或語音功能。但是,對於許多APP開發者而言,實時影片和語音互動功能構建起來既困難又昂貴,同時,硬體和軟體的擴散和分散也加劇了開發者的工作難度。

  基於這樣的現狀,聲網建立了實時參與平臺即服務(Real-Time Engagement Platform-as-a-Service,簡稱RTE-PaaS),即實時互動PaaS。這個平臺主要是為開發者提供應用程式程式設計介面或API,從而將實時影片和語音功能嵌入APP中,而無需自行開發技術或構建基礎架構,提高了開發效率。

  除了RTE-PaaS平臺,聲網還搭建了實時資料傳輸的實時網路(SD-RTN),SD-RTN通過演算法,持續監控和優化資料傳輸路徑,能最大程度地減少延遲和資料包丟失。

  簡單來講,影片和語音在傳輸過程中是被切割成一個個資料包的,傳輸之後再進行拼接,呈現完整的畫面和語音。而聲網除了給開發者提供API,還保證了通過API的實時傳輸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虎嗅在翻看招股書時明顯感到這家公司非常專一。比起其他上市公司動輒幾百頁的招股書,聲網的招股書只有199頁,而這199頁都在圍繞著這一項業務,就是實時互動PaaS。

  眾所周知,雲端計算服務大致分為三類,即軟體即服務或SaaS,基礎架構即服務或IaaS和平臺即服務或PaaS 。

  在過去的十年中也出現了一些創新的PaaS解決方案類別,例如Square和Stripe等支付平臺和Twilio等通訊平臺,但是在國內像聲網這樣的純PaaS廠商並不多。

  九成九以上收入來自雲

  在大多數時候,公司核心業務單一,往往會被外人詬病,甚至會讓人對這家企業產生懷疑。

  資料顯示,2018年、2019年實時互動雲服務收入佔比總收入分別為98.95%和99.22%,2020年第一季度這一佔比提高到了99.68%。

  起初聲網也並不例外,但它的厲害之處在於將所處細分領域的技術真正做到了商業化,並佔據了市場份額第一。

  通過聲網官網可以看到,其企業級產品包括實時影片,實時語音,實時互動式影片和音訊流,實時訊息傳遞,實時記錄,實時流加速以及各種用例產品,涵蓋了社交,教育,娛樂,遊戲,電子商務,金融服務和醫療保健等多個領域,其客戶包括了新東方好未來、VIPKID、小米陌陌等企業。

  具體的業務模式則採用免費增值模式,聲網為每個帳戶每月提供10,000分鐘的免費實時參與,以鼓勵開發者採用和創新以及實時參與用例的泛濫。當超過免費使用時間後,則會根據使用量收費。

聲網敲鐘 雷軍系“雲”收穫再下一城聲網音影片收費情況,來自官網

  據披露,僅在2020年3月,聲網就通過10,000多個APP為100多個國家/地區的終端使用者提供了超過400億分鐘的實時互動,這與2019年12月的200億分鐘相比,已經翻倍。

  究其原因,主要是新冠疫情的爆發,導致了工作,學校,旅行和其他限制,終端使用者(尤其是在中國)花費更多時間線上互動。

  而聲網方面也坦言,“儘管我們預計來自主要在中國境外運營的客戶所佔總收入的百分比將會增長,但我們的總收入大部分來自主要在中國境內運營的客戶。”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從2019年至2020年3月31日止,聲網客戶大部分的通話時間都用於語音產品,但大部分的收入卻來自於影片產品,畢竟影片產品的頻寬成本和技術要求較高,相對地定價也會高一些。

  具體到垂直領域,則主要是由教育行業客戶推動的,因為這類使用者大多數使用影片,在某些情況下使用高清影片。

  正是在疫情爆發後,不同垂直領域對音影片的需求出現了分化,所以在2020年第一季度中,聲網營收對大客戶依賴程度較高,前兩大客戶分別佔總收入的14%和10%。

  要知道,在2019年並不存在這樣的情況,即使將多個賬戶的客戶彙總在一起,也沒有一個客戶營收佔比達到10%以上。

  目前來看,聲網共有有1176個活躍客戶,明顯高於去年12月底的1041名和上年同期的678名。不難推測,依賴大客戶的情況將不會長時間延續。

聲網敲鐘 雷軍系“雲”收穫再下一城聲網客戶,來自官網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兩年間,聲網的總營收分別為4365.7萬美元、6442.9萬美元,增長幅度高達47.6%。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實時通訊需求全網暴增,聲網營收漲至3556萬美元,同比去年增長166%,已經達到去年全年一半的收入水平。

  在淨利潤(虧損)方面,2018年的淨收入為37.6萬美元,而2019年,由盈轉虧,虧損617.7萬美元,2020年一季度則再次扭虧為盈為278.7萬美元。

  緣何成為美股“黑馬”

  其實,從聲網的財務資料上很明顯看出,這家公司的體量和規模並不大,只不過是站在風口上,把必不可少的小業務給做精做細了而已。

  關於這個定位,有人稱聲網為“賣水者”,意思是在To B領域裡,聲網雖然沒有一夜暴富,但穩守積累微利,實現了步步富裕。

  正所謂,掘金不如賣水。

  當然,盈利或者說潛在的盈利前景並不是讓華爾街看好聲網的唯一理由。

  首先,從聲網所處市場來看,RTE-PaaS的全球市場相對較新,並且發展迅速,廠商排位並未固定,尚且是一片藍海,聲網布局較早,在市場份額方面有一定的優勢。

  同樣在這一市場,聲網要面對的競爭對手也不容小覷,比如國內的騰訊,美國的Twilio等,而Twilio今年以來股價漲幅更是超過100%。

  其次,當前驅動RTE-PaaS的需求的主要領域,正處在爆發式增長的階段,比如社交、教育、遊戲、影片會議和物聯網等。同時,伴隨著5G的推進和普及,RTE-PaaS能夠明顯改善使用者實時影片的質量,挖掘新的應用場景。

  三者相結合,使得一部分人相信短期內聲網有望保持高速增長的狀態。

  另外,在雲端計算領域,PaaS廠商相比於傳統的IaaS+PaaS廠商來講,不需要在重資產方面投入過多,成本主要包括從網路運營商和雲提供商處購買的頻寬成本,資料中心託管成本,伺服器和網路裝置的折舊以及人員成本。

  如此一來,聲網的毛利率表現就比較好,維持在70%左右,並可能進一步擴大。

  過去,隨著使用量的增加,聲網降低了頻寬和主機託管服務的價格。同時,由於客戶群多樣化,高峰使用通常在不同的時間發生,進而提高了頻寬和伺服器利用率。

  據悉,聲網未來還將繼續較低的價格,算是走“薄利多銷”的路,將成本節省轉嫁給客戶,以在保持毛利率的同時推動平臺使用率的提高。

  招股書顯示,2018年和2019年的固定匯率金額續費率分別為133%和131%,這表明客戶度忠誠度較高,並且具備持續續費能力,金額也在增加。

  除了在市場方面的考慮外,聲網在科研領域的高投入也提升了外界的好感度。

  資料顯示,2018年和2019年,聲網在技術上的投入均超過了總營收的三分之一。不過,這也可能折射出目前聲網在RTE-PaaS領域還未形成比較高的技術壁壘。

  值得關注的是,在上市之前,聲網曾進行了五輪融資,其中不乏一些明星級的投資機構——全球科技股對衝基金Coatue Management、SIG海納亞洲、晨興資本、GGV紀源資本、IDG資本和順為資本等。

  其中,雷軍旗下的順為資本在公開招股前,已經佔股10.2%,為第四大股東。

  綜上,這幾大因素的加成,使得“小而美”的聲網甫一上市便迎來暴漲。

  不得不說,聲網股價形勢的向好,也給垂直賽道里的TOP小企業帶來了信心,原來華爾街還是依舊喜歡“好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