愷英網路羅生門:二股東與現任董事長的宮斗大戲

愷英網路羅生門:二股東與現任董事長的宮斗大戲

  一封由40多名股東聯合署名的舉報信,揭開了A股遊戲公司現任董事長與前任管理層之間的宮斗大戲。

  6月29日,上海聖盃投資管理合夥企業(下稱聖盃投資)在公眾號“愷甲騎士”上釋出舉報信,將矛頭指向公司原董事長與現任董事長金鋒。舉報信稱,王悅作為聖盃投資、上海騏飛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騏飛投資)兩大員工持股平臺的實際控制人,簽署不對等協議為他人輸送利益,並私自將兩家平臺的股票質押,導致聖盃投資和騏飛投資欠下鉅額債務且無法清償,被質押的股票已經或正在被海通證券拍賣,其中聖盃的股票幾乎已經被私下處置完畢。

  而金鋒則使用非法手段背後推動愷英網路對外質押股票,不斷以低價接票。舉報信引用“知情人士”訊息,稱金鋒的目的是成為愷英網路的第一大股東、實控人,取代前任董事長王悅。“在此過程中,聖盃和騏飛的所有股東都成了犧牲品。”

  其後愷英網路和金鋒先後發出公開信和律師宣告,稱王悅和馮顯超應該承擔更多責任。愷英網路稱,馮顯超作為聖盃投資的執行事務合夥人、王悅作為騏飛投資執行事務合夥人,應當按照法律規定分別對兩家合夥企業的經營管理承擔相應的法定責任。

  此外,愷英網路在公開信中列出馮顯超的“四宗罪”,稱其涉案後不但很少參與公司治理活動,反而在公司解決歷史問題中反對管理層的努力,甚至籌劃這次舉報信碰瓷上市公司,擾亂上市公司經營管理。

  6月30日凌晨,馮顯超的代表律師、上海恆建律師事務所律師康欣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發來宣告,反駁金鋒和愷英網路的指責,表示截止到今年6月,愷英網路剛剛把聖盃投資的部分資料交接,但到目前為止愷英網路對公司的法人章都拒不交還,還需要馮顯超登報宣告掛失補辦。

  巧合的是,在金鋒與馮顯超相互交鋒之際,關鍵人物王悅的案件正式開庭。根據愷英網路的公告,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將於6月30日開庭審理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王悅涉嫌操縱證券案。

  對於愷英網路而言,2019年無疑是多事之秋。除了王悅外,聯合創始人馮顯超、現任董事長金鋒分別因涉嫌個人經濟犯罪和涉嫌內幕交易罪被公安機關調查,其中金鋒目前取保候審。在此期間,愷英網路去年淨虧損超過20億元,年報也被出具保留意見。

  目前愷英網路的“羅生門”短時間內難出真相,原管理層與現任董事長的宮鬥勢必影響公司的發展。6月29日當天,愷英網路報收跌停。不過此前公告顯示,愷英網路已未雨綢繆,計劃為全體董事、監事及高階管理人員購買責任保險,預計保費不超過120萬/年,保額不超過1億元/年。

  現任董事長多次增持為爭實控人位置?

  愷英網路的動盪,要從王悅的失聯說起。

  去年5月6日,在宣佈公司控股股東、實控人王悅失聯38天后,愷英網路釋出公告稱,王悅的家屬當日收到上海市公安局的《拘留通知書》,指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刑事拘留。

  而將時間推前至3月18日,在愷英網路去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王悅完成自己董事長身份的最後一次亮相。會後王悅當選新一屆愷英網路的董事,但公司的主導權已經旁落他人——愷英網路董事會推舉金鋒為董事長。意外的是,王悅在當選董事一週後突然宣佈辭職,此後又失聯。

  金鋒就此取代王悅,成為愷英網路的話事人,但當時他本人並未持有愷英網路任何股份,公司的實控人仍然是王悅。於是今年3月以來,金鋒三度丟擲增持計劃,並在短短四個月時間內通過集中競價、大宗交易的方式完成增持,持股比例從零上升至6.89%。

  自此,金峰目前已經是愷英網路第三大股東,僅次於王悅和馮顯超兩位聯合創始人。

  不過來自聖盃投資和騏飛投資的股東們卻指控金峰,稱其不斷動用不明來源資金,使用非法手段背後推動愷英網路對外質押股票,不斷以低價接票。其中,金鋒在6月2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取得1.82%股份,成為舉報信的質疑焦點之一。

  舉報信稱,海通資管未通知聖盃投資股東們將拍賣其所持有的愷英網路股份一事,就將聖盃投資的股份予以拍賣。根據愷英網路的公告,聖盃投資在6月2日減少對愷英網路持股1.85%,但未有披露大宗交易的物件。

  根據金鋒在律師宣告中的說法,金鋒在6月2日當天接到海通資管主持實施的大宗交易報價邀請,他在合法競價中以競價最高價增持愷英網路1.82%的股份,且成交價較愷英網路前一交易日收盤價有3.55%的溢價。

  換而言之,金鋒的確從拍賣中取得聖盃投資對愷英網路1.82%的持股,但他否認推動、參與海通資管的拍賣決策,理由是金鋒並非這兩個持股平臺的合夥人,愷英網路亦未參與當中的決策。

  舉報信認為,聖盃投資和騏飛投資的股東都成為了犧牲品,背後是金鋒希望取代王悅,成為愷英網路的第一大股東和實控人。目前王悅和馮顯超分別持有愷英網路21.44%和12.1%的股權,但是二人的持股大多質押和被凍結,如無意外將會繼續被公開拍賣,屆時金鋒如果選擇接盤則有望成為最大股東。

  二股東與現任董事長緣何內鬥?

  事實上,儘管金鋒目前只是第三大股東,但他無疑已是愷英網路的當權者,王悅和馮顯超兩位聯合創始人即使位居公司第一和第二大股東,不過已不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難以對公司運作產生影響。

  不過聖盃投資和騏飛投資被拍賣觸發了馮顯超以及愷英網路其他老員工的利益。舉報信稱,聖盃投資和騏飛投資是愷英網路借殼上市前為感激老員工而設立的員工持股平臺,當時公司內部出臺了1.28元/股認購的股權激勵機制,王悅、馮顯超分別為聖盃投資和騏飛投資的執行事務合夥人。

  然而時隔6年後,這兩個持股平臺的40多位股東發現,他們不僅未能享受愷英網路的分紅,相反其所持有的股票幾乎已經被質押、被處置、或馬上要被拍賣,甚至還需要償還數億元的債務。這些股東強調,聖盃投資長年被愷英網路控制,直至目前尚未交出聖盃投資的法人章,只向股東移交了部分資料,因此以聖盃投資的名義對外所簽署的所有損害公司利益的檔案(2014年至2019年)均非聖盃投資股東的真實意思表示,請求確認無效。

  舉報信指出,王悅作為聖盃、騏飛的實際控制人,與杭州九彤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九彤投資”)、深圳市華泰瑞麟一號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華泰瑞麟”)簽署了《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回購協議》。華泰瑞麟的第一大股東林祥炎就是愷英網路殼公司泰亞股份的董事。

  舉報信中提到,“聖盃和騏飛股東的數億元利益被愷英網路前董事長王悅轉移”,是否主要指王悅與林祥炎之間簽署的相關協議?股東們是否在過去5年裡對此事毫不知情?

  對此“愷甲騎士”迴應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稱,股東們的表述如下:該份協議是當時愷英公司出面讓聖盃、騏飛的所有股東們簽署的空白頁,均不知道協議內容。

  金鋒和愷英網路方面強調,公司從未持有兩家合夥企業份額,亦從未參與兩家合夥企業的決策,並表示雖然由於歷史原因,公司相關人員留存騏飛投資、聖盃投資部分資料,但兩家合夥企業管理的詳細情況,應當由馮顯超和王悅及當時的經辦人進行說明。

  對此,“愷甲騎士”迴應稱,愷英網路表明沒有持股並不代表沒有實際控制,換言之,現在前董事長王悅被刑事拘留,如果不是愷英實控,材料為何由愷英網路交接,愷英網路又為何拒不交出法人章?由於訴訟初期不便把一些有利的證據材料透露。

  此外,愷英網路方面還認為此次舉報事件是馮顯超一手策劃,以擾亂上市公司經營管理。在公開信中,愷英網路指責馮顯超存在四方面的不當行為,包括案後拒不配合公司進行法定信披、公司困難時期辭去公司及子公司所有職務、對公司解決歷史問題、提升經營管理的重大決策不予支援,以及枉顧自己GP法定責任,將管理失職責任強加他人。

  對於上述指控,馮顯超的律師宣告全數予以反駁,並強調他作為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一直將愷英網路視為自己的“孩子”。律師宣告中還指出,馮顯超並未與愷英網路撇清關係,相反在2019年下半年創辦了愷英網路的全資子公司積木堂(上海)資訊科技有限公司,“承擔起一個上市公司第二大股東的擔當。”

  無論是馮顯超還是金鋒,雙方目前尚未公佈各自的具體證據,但管理層再次陷入糾紛勢必影響公司的發展。去年愷英網路出現超過20億元的淨虧損,今年第一季度營收和淨利潤分別同比減少37.0%和66.35%。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陸一夫 編輯 徐超 校對 陳荻雁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