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用突遭印度市場封禁 網際網路巨頭出海受挫

中國應用突遭印度市場封禁 網際網路巨頭出海受挫

  原標題 中國應用一度“統領”市場,突遭封禁讓巨頭出海受挫 

  記者 陸柯言

  6月29日晚訊息,印度資訊科技部宣佈已禁用59種中國應用。這些App包括抖音國際版TikTok、茄子快傳、UC瀏覽器、微信、QQ、快手和美圖等,涵蓋各類使用者和用途。

  該部在宣告中援引印度資訊科技法案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稱這些應用“損害印度的主權和完整,損害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宣告中還稱,接到“各種來源”的投訴,這些應用以未經授權的方式竊取使用者資料祕密傳輸到印度境外的伺服器。

  中印邊境發生摩擦以來,印度國內發起抵制“中國製造”的活動。本月初,印度國內流行起一款名為“Removes China App”的應用,可以一鍵解除安裝世界中來自中國的App。在谷歌商店上架的十天之內,這款應用下載量達100萬次,但後來因為違反谷歌商店政策遭到下架。

  但此前,其官方並未採取明確行動在印禁用中國商品或服務。

  中國應用在印度一度居於統治地位。Sensor Tower公佈的資料顯示,印度2019年下載量排名前10名應用程式中,有六個來自中國。

  綜合App Annie及Sensor Tower的統計資料,2020年至今,印度下載量最高的前五位的中國App分別是:TikTok、PUBG Mobile(《和平精英》海外版〉)、UC瀏覽器、位元組跳動短影片軟體Helo和茄子快傳,此外印度版“快手”Vment、Xender、美圖等應用也頗受歡迎。

  在印度市場,這些應用一度攻勢猛烈。根據Sensor Tower的統計資料,TikTok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下載量超過20億次,其中印度市場貢獻了將近三分之一。另外,印度也是TikTok的重點戰略國家之一。

  兩款短影片應用在印度同樣火熱。截至2019年7月,位元組跳動針對印度市場推出的方言短影片應用Helo已經擁有4000萬用戶;截止2019年10月,阿里巴巴創新業務事業群旗下印度短影片社群產品VMate最新月活已近5000萬。

  此外,禁令名單中的UC瀏覽器也一直是印度手機瀏覽器市場的霸主,當地使用者數量甚至超過了谷歌。2018年1月其月活就高達1.3億,佔其全球使用者數的三成。此外,ShareIt(茄子快傳)也是印度最受歡迎的工具類應用之一。

  一旦禁令生效,這些高漲的使用者資料可能在一夜之間降至冰點。

  受影響最大的公司之一必然是位元組跳動,其王牌產品TikTok曾因“鼓勵色情,對兒童有害”的指控,在谷歌、蘋果印度區應用商店遭遇下架。據路透社報道,位元組跳動曾在審議中對法院表示,印度禁止下載TikTok導致其每天的“財務損失”高達50萬美元,也使得逾250個工作崗位面臨風險。

  印度《經濟時報》在去年11月份的報道稱,位元組跳動在印度市場的營收已達到4.37億盧比(摺合人民幣4089萬元),利潤約為3400萬盧比(摺合人民幣318萬元),其中廣告收入僅佔其中的5%。

  TikTok在印度的ARPU值(每使用者平均收入)一直不高,絕大收入來自母公司收取的服務費。但這個市場的增長潛力,足以令位元組跳動提起重視。

  印度一直是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出海的熱門目的地。“網際網路女皇”瑪麗·梅克爾在2019年網際網路趨勢年度報告中指出,印度的網際網路使用者量破6億,佔全球總使用者量的近12%,體量排名第二,僅次於中國。在如此高的基數之下,印度每年同比增加的網際網路使用者仍然保持著高增長,且近2/3的網民都是年輕人。

  聯合國預計,印度將在2022年超越中國,成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與此同時,印度政府也一直在通過“數字印度計劃”推動網際網路的普及。

  這些條件為印度移動網際網路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無數中國公司撲向印度,想在這裡複製中國網際網路的上半場的騰飛神話。

  2018年是中國應用接管印度移動網際網路市場的一年。2018年底,Google Play Store的各類應用100強中有44個來自中國。而在2017年底,中國應用數量僅有18個。

  但中國應用的統治地位並不穩固。Appsflyer釋出的一份報告顯示,2019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中國APP在印度的市場份額由2018年的43%下降至38%。這些流失的市場份額被印度本土公司奪走,後者在餐飲、購物和旅遊等App領域擴大了自己的主導地位。

  地緣政治帶來的影響仍在持續,中國出海網際網路應用陷入了危機時刻。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