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另類”網紅:App打卡學習還能賺零花錢

  陳白

  出生於2005年的貴州女孩“獅子鴨”即將在不到200天后迎來中考;而在距離她千里之外的湖南,出生於2001年的“術乆”(音“術久”)則將在接近的日子迎來她人生中第二次高考——因為上一次高考失利,她與理想中的學校擦肩而過。

  在現實中,兩位女孩看起來似乎沒有太多的相似之處,她們一個面臨中考,一個正在準備高考二戰;獅子鴨極為鐘意漢服,她加入了許多漢服分享圈子,並沒有特別喜歡的明星;但是術乆喜歡新銳男演員肖戰,她會去微博為他打榜,會拿出自己的零花錢購買偶像的專輯。但在App裡,她們被歸類到一類標籤裡:學習領域創作者。

  而如果與她們再多聊幾句,會發現在性格上她們其實有些共通之處,略微有些羞澀,回答簡短,但極為有主見。比如當我們與術乆討論上一場明星打榜熱時,她認為追星的目的是激勵自己,應當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理性追星,她甚至用辯證法來向我們解釋其中的邊界。而獅子鴨卻更為“現實主義”——在零花錢這件事情上,她希望能夠儘早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財務自由”。

  打卡學習,正在成為無數獅子鴨和術乆們實現自己的方式之一。今年年初,小紅書曾經公佈了這樣一組資料:每天有數十萬人在小紅書上用影片打卡記錄日常學習過程,其中小紅薯在App內留下超過10萬小時#學習打卡#記錄,總時長可做完1560套《五年高考 三年模擬》。

  打卡學習不僅僅出現在小紅書上,Studyaccount(學習記錄)和Studywithme(和我一起學習)正成為最吸引年輕人的學習打卡形式之一。在微博,超級話題#studyaccount#常年佔據著教育榜第一位,截止目前,該超話擁有超過69萬粉絲,47.1萬條帖子,閱讀量達44億。同樣的內容在抖音、快手等平臺也獲得追捧。抖音的studyaccount話題共有8.6萬個影片,總播放量在15億次,快手的studywithme標籤下則有2.2萬個作品。

  另一種“網紅”

  2012年,全球知名影片平臺youtube上出現了第一條vlog,這被認為是vlog這一新興影片模式的誕生。到今天,僅僅是youtube平臺上每個小時就會誕生2000條vlog作品。

  對於全球範圍內的95後甚至00後來說,vlog已經逐漸成為了他們記錄生活,表達個性最為主要的方式。

  2017年6月,韓國一位名為“Bot-No-Jam”的男生髮布了一些長達7小時的影片。在整個拍攝過程中,他只是在靜靜地學習。在短短兩個月內,他便收穫了幾十萬的訂閱量,成為韓國的“另類”網紅。而迄今為止,他總共釋出了幾十個影片。影片內容很簡單,無非就是待在自己房間裡,坐在書桌前閱讀各種書籍和做筆記。他從不開口說話,很少起身,卻莫名成為了韓國本土網紅,甚至被邀請去了電視臺分享。

  “獅子鴨”的小紅書主頁和這位韓語意為“無趣機器人”的男生十分類似。她僅僅釋出了14條影片,但卻收穫了1.5萬的點贊與收藏。不過相比“Bot-No-Jam”長時間的記錄,獅子鴨的vlog是倍速剪輯,而在影片的色彩選擇和配音上,獅子鴨顯現出女生獨有的細膩:她會為自己的vlog配上舒緩的音樂,並向網友徵集勵志的句子。

  拍攝一段vlog對於獅子鴨來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用小紅書自帶的功能,半個小時時間就能製作好。”獅子鴨說,這對她來說已經形成了生活習慣:學習到11點,用半小時製作vlog,併發布到筆記中。

  今年11月,小紅書社群生態運營負責人濟顛分享了過去一年社群內容的三大趨勢:記錄真實生活的Vlog消費量飆升,學習、健身等自律打卡的內容備受年輕人追捧,多元興趣聚合成圈子。“小紅書變了。”濟顛說,Vlog正成為社群最強勢增長的內容品類之一。過去一年,小紅書社群單月影片筆記增長達265%,目前每個月有近1億人次觀看小紅書Vlog。

  Vlog正在新生代中打造出新一批網紅。此前有報告統計,95後最嚮往的新興職業排行中“主播/網紅”以54%的絕對優勢榮登榜首。而成為學習網紅,似乎正在成為00後們通往網紅路上的另一條突圍之路。

  談及選擇在App上打卡學習的原因,獅子鴨們和術乆們的想法卻有些出人意料。擁有2.1萬粉絲的術乆已經收到過廣告主的邀約。“有廣告主希望在我這裡投放試卷輔導書的廣告,還給我郵寄來了試卷。”說到這裡,術乆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我看試卷質量一般,就並沒有接受他們的推廣需求。”“我看到很多網紅都能掙錢呀。我就想試試能不能把自己的品牌運營起來,說不定我也能賺點零花錢。”獅子鴨說。儘管在當地,獅子鴨的家境可以算是中上水平,她有一對體制內的父母,就讀的學校也是當地的私立中學,每個月她能夠從父母那裡獲得千元左右的零花錢。但她依然希望能夠通過運營自己的IP來多掙點零花,“這樣我就能買更多我喜歡的漢服了。”獅子鴨在電話裡狡黠地笑道。

  用手機自律

  當諸多成年人正在因為沉迷遊戲和短影片所帶來的停不下來的快感而變成低頭族時,對於這樣一群年輕的00後女孩們來說,手機卻變成了她們自律的工具之一。

  除了小紅書,獅子鴨說她和同學們用的比較多的軟體都是自律類的軟體,“比如番茄時鐘這些,這樣可以幫我記錄我究竟能夠集中注意力多長時間。”獅子鴨說。而因為高考失利選擇復讀的術乆,則認為通過堅持學習打卡,她的成績獲得了相當的提升,“相當於可以督促自己堅持學習。有了持續的動力。”

  不過,她們依然不被允許過多的使用手機。“我回復訊息很慢,幾乎可能好幾天才能回覆,很少看手機,“是獅子鴨和術乆給出的一致答覆。這當然與學校的限制有關係,除非是簡單的只具有通話功能的老年機或者電話手錶,智慧手機並不被允許帶入學校。“我也不像男生們喜歡玩遊戲,所以手機更多是單純的被當做工具來使用。”術乆說道。

  今年9月,《中國青年報》刊登了一篇題為《暑期手機爭奪戰》的教育報道。青少年沉迷手機——近幾年來,這個話題早已成了各大媒體平臺的“常客”。各種圍繞著手機而產生的家庭教育問題,在太多家庭裡扮演了“麻煩製造者”的角色。社交網路、電子遊戲、青少年亞文化……對青少年而言,手機的存在,為他們提供了一個通往網際網路花花世界的終端視窗;但與此同時,當孩子們在這個花花世界裡徜徉的時候,家長們卻也難免擔心:孩子是否會沉溺於虛擬世界,忽視了學習與生活本身。

  但或許出乎多數成年人預料的是,在手機App中打卡成為了一些00後們的自律的方式之一。“我覺得當一個人培養了良好的生活習慣,做到不拖延,自然也不會過多的使用手機。”術乆說道。

  00後女孩們的夢想

  不過,如果在小紅書上搜索,會發現選擇在這裡記錄生活學習打卡的,女孩子們佔了絕大多數。“男生們都喜歡玩遊戲啊。我和好朋友們喜歡在小紅書上種種草。”之所以選擇在小紅書App上打卡,獅子鴨認為是過去的使用習慣所引導;術乆給出了我們相似的答案。除了日常學習打卡,從獅子鴨和術乆們的收藏中能夠看到,吸引她們的依然聚焦在美妝、護膚這些女孩們都更為關注的領域。

  只不過她們所感興趣的內容各有側重:除了對於美妝的一致偏好之外,術乆會在社群裡跟粉絲們一起分享肖戰的動態和最新專輯;而對於獅子鴨來說,她能夠在這裡找到她所鍾愛的漢服圈子。

  小紅書更像是一個屬於女孩們的童話世界,對於00後來說更是如此。小紅書社群成立之初,使用者大多數即為女性,互相分享購物經驗,而中後期的營銷和運營動作也都圍繞女性使用者展開。儘管此前小紅書合夥人曾秀蓮告訴騰訊《一線》,僅2018年一年,小紅書平臺的男性使用者佔比從10%就急劇增加至接近20%。小紅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小紅書是社群,網上社交小圈子很容易形成,大家找到圈子,就玩的開心。而男性在這裡偏愛旅行、運動,家裝等。但即便如此,這一平臺八成的使用者依然是女性。術乆說,在這裡她和她的閨蜜們能夠找到很多平價學生護膚用品推薦,這也是吸引她登入App的原因之一。

  對於術乆來說,肖戰不(僅僅是她的學習動力,甚至直接左右著她對於未來生活的嚮往。她的高考志願學校並不在北上廣,她希望來年的高考她能夠成功進入重慶工商大學,“專業無所謂,也沒想過”。之所以選擇這一學校的緣由,術乆給出的解答是,一是因為這裡是肖戰出生的城市,她想去偶像生活過的地方看一看;二是因為當下的重慶在無數的短影片裡,正在成為一座網紅之城,近年來,國內湧現出不少“網紅”城市,但要論哪些城市最“火”,重慶肯定名列其中。洪崖洞、輕軌穿樓、鵝嶺二廠、川美校園……重慶的“網紅”打卡點層出不窮,重慶作為旅遊目的地在國內城市中異軍突起。

  而對於獅子鴨來說,她還沒有來得及考慮的那麼長遠。她希望通過打卡來為自己加油鼓氣,在獅子鴨的小紅書筆記中,一條vlog獲得了近8000個點贊,2700多個收藏;這條vlog的字幕如是寫道:

  你問我為什麼努力

  為什麼早上五點起來背單詞

  為什麼三天就用完一根筆芯

  為什麼寫數學題寫到十一點

  因為啊,我想考上好的大學

  我想要一個好的工作

  我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小房子

  我想讓父母過上更好的生活

  我想擁有更好的人生,我想乘風破浪,讓自己發光……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