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後無人機女飛手梁傲琳:我要飛得更高

  老盈盈

  梁傲琳就像個“女漢子”,她喜歡體育競技、能修宿舍水管,還能把班上一個比她高10公分的男生打哭。

  她是一名無人機飛手,通過各種比賽機會拓寬了視野、重新整理了認知,形成了對無人機獨特的認知。她曾經頭頂光環,12歲就代表中國征戰2018世界無人機錦標賽,但卻意外落選今年的選拔賽。

  生於2006年的梁傲琳是廣州一名初二的學生。雖然只是小小13歲的年紀,但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對於未來發展也有著清晰的規劃。她不想上綜合類大學,而是想在無人機領域裡深造,夢想成為一名專業的無人機飛手。

  意外落選

  一個13歲的女生,經歷同齡女生沒有經歷過的“大起大落”,梁傲琳這兩年成長了不少。

  因父親是廣東三模協會教師,梁傲琳從小就受到航模薰陶,從小學四年級開始練習三角翼,六年級開始轉練競速無人機專案。

  在2018世界無人機錦標賽中國隊選拔賽的選手中,年僅12歲的梁傲琳,是唯一入選國家集訓隊的女子運動員。作為中國隊隊員參加2018世界無人機錦標賽,成了梁傲琳特別自豪的一件事。

  回憶去年比賽表現,梁傲琳用“失常”二字來形容。區別於平時的訓練和省級比賽,世界級的比賽讓她壓力倍增。她覺得自己表現不好,和平時的表現反差有點大,去年中國隊也僅拿到了團體第六的成績。

  於是梁傲琳十分重視今年的中國隊選拔賽。她早早向學校請了假,參加了一週的封閉式集訓。但是這一次她意外落選了。11月中旬的一個下午,梁傲琳沒有從國家隊集訓名單中看到自己,一下子就哭了。

  表面上看起來像個女漢子的梁傲琳,因為這次落選而傷心了很久。她說,過去一個月自己的心情都很低落。去年她參加比賽中國隊獲得團體比賽第六,今年她沒有參加中國隊獲得了團體第三。她甚至覺得有人會因此在背後議論她。

  梁傲琳的父親安慰她說,“落選不一定是壞事,你會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這個事情會激勵你,做出更好的成績。”但父母的開導似乎沒有起到明顯的效果,她還是感到傷心。如果學習上有一門科目考得不好,她心情也不會這麼差,但在無人機上的“失利”讓她十分委屈。“抽離不了,因為太熱愛。”她說。

  明年,梁傲琳將升初三,面臨中考。因為學業,她明年可能不會再參加無人機的國家隊訓練,但她希望在初三這一年中儘量保持無人機的手感,以便等到高一的時候再繼續。

  厲害的“假小子”

  梁傲琳從小就有體育競技的天賦。除了航模無人機之外,她還練習過四年的跆拳道和武術。她還對籃球、足球、游泳、跳水、排球等體育專案感興趣。這些興趣點都和同齡的女生有些不太一樣。

  對於足球世界盃,梁傲琳告訴記者,她最喜歡的球隊是葡萄牙隊,最喜歡的球星是C羅。她說喜歡C羅不是因為C羅帥,而是覺得他有才華。她最喜歡的服裝品牌是阿迪達斯,她邊說邊向指了指腳上穿的鞋子,“這雙就是阿迪的,599元。我還買過100多的褲子、100多的衛衣、700多的外套。”

  在日常生活中,梁傲琳的興趣則是“拆拆裝裝”。小時候她看父親修遙控器,她學著把遙控器拆了拼回去。現在她能夠為宿舍修理水管,她說自己的動手能力比同齡學生要強。她的同學都喜歡TFBOYS、王一博、肖戰等明星帥哥,但她說自己get不到點。她倒是喜歡搞怪的段子手,像薛之謙那樣。

  在梁傲琳的書櫃裡滿滿地放著幾個系列的叢書,在她看來都是一些有點幼稚的書籍,但是她喜歡。她最早入手的是《陽光姐姐系列》,講述的是幽默校園故事和青春小說。《淘氣包馬小跳》是另一個她喜歡的系列,描寫的是一群調皮孩子的快樂生活以及他們和家長、老師、同學的趣味故事。梁傲琳覺得很多故事雖然不合常理,但是詼諧幽默、好玩有趣。

  在學習上,這個“假小子”的理科成績整體要比文科好。也許是從小對電子元器件感興趣,梁傲琳學的最好的科目是物理,其次是生物,最弱的是歷史。“上了初二之後歷史只及格過兩次,因為記不住,背完之後一頓混亂。”

  梁傲琳雖然今年只有13歲,但她已經對於自己的未來有了規劃。她不想上綜合性的大學,她說對金融、經濟、法律、醫學等熱門專業不感興趣。而是想報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或者西北工業大學,因為這些學校有機會能讓自己在無人機的領域裡深造。

  所見所想

  因為無人機,梁傲琳有了多次出國的機會,這讓她早早見識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因無人機這個愛好,她不僅在訓練中提高了飛行技巧,還不斷重新整理了認知,看到了中國在這方面與世界水平的差距,形成了對這個專案更多獨特的想法。

  今年8月份,梁傲琳到德國比賽遊學。德國之行給她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了兩個好教練和一批好飛手。她把別人訓練的情況錄了下來,準備拿回家慢慢練習。她說,在飛行技巧上外國人也並不是有多麼厲害的地方,但他們注重實踐、注重效率,在速度上也會勝中國一籌。“外國教練在交流時,都會用實踐告訴你真理,所謂實踐出真知;但是中國教練都是用嘴巴告訴你,他們自己不會飛,雖然他們的飛機除錯能力還不錯。”梁傲琳說,中國的教練和外國教練有點差距。

  梁傲琳還發現,在無人機的專業化和體系化培訓上,中國也與外國有很大的距離。在韓國無人機專案起步早,他們的無人機隊員都是從小培養,形成專業隊。韓國的隊員從十八歲到二十幾歲分在一個年齡段,但中國隊的隊員年齡差距懸殊。2018年的國家隊集訓中,最大的隊員已經四十多歲,而最小的才七八歲。“不同年齡段,一個在學習,一個在工作,大家在一起練的時間很少,團隊協作就很散。

  國外訓練的時候都是分輪練習,四個人一組,兩個人飛完再換另外兩個人飛。與外國相比,中國輪換的速度慢、效率低。別的國家是一組下來另外一組馬上上去,輪換非常迅速,但我們輪換的間隔時間太長,也不知道這段間隔的時間我們在準備什麼,為什麼要等這麼久。人家100多個人一天可以飛13輪,我們100多個人一天最多隻能飛四輪。”梁傲琳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