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特斯拉翻船 卡車界明星創企Nikola身陷“騙局”危機

然而,打擊仍在繼續。據 CNBC 報道,兩名女性已向美國猶他州當局提起針對 Milton 的性侵指控,指控者分別是 Milton 的表妹和辦公室助理。雖然在兩項指控中,作為當事人的 Milton 均已超過 15 歲,但兩名 “受害者”分別只有 15 歲和 17 歲。

Nikola 在宣佈合作伙伴關係時公開的檔案顯示,如果交易未能在 12 月 3 日之前完成,則任何一方都可以終止交易。

有關欺詐和性侵的指控極大地引起了人們對通用和 Nikola 所進行的盡職調查的關注。

通用汽車拒絕透露該是否知悉有關 Milton 的任何欺詐或性侵指控。Mary Barra 上月初為通用與 Nikola 的合作關係背書,稱其在宣佈協議之前進行了 “適當的盡職調查”。

據瞭解,Nikola 與通用汽車是由後者前副董事長 Steve Girsky 搭線的,在 Milton 辭職後,他被任命為新的執行董事長。Girsky 是 VectoIQ 的管理合夥人,而 VectoIQ 正是帶領 Nikola 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交易完成後,他加入了 Nikola 董事會。

截至目前,Girsky 仍未對此發表評論。自 2017 年以來一直是 Nikola 汽車供應商合作伙伴的博世(Bosch)也拒絕評論其對 Nikola 的盡職調查程式。

模仿馬斯克?不那麼好做

據路透社報道,2018 年,Nikola 在對特斯拉的訴訟中指控其存在專利侵權,稱 Tesla Semi 的外觀設計與 Nikola One 相似,後者是 Nikola 釋出的零排放氫電半卡車。在指控中,Nikola 宣稱 Trevor Milton 是在自己的地下室裡設計了這款卡車。

然而,英國《金融時報》卻報道了一個相反的故事。

訊息人士稱,Milton 是從克羅埃西亞電動汽車品牌 RiMac Automobili 的設計師那裡購買了 Nikola One 的原始設計。Milton 於 2015 年拜訪 Rimac 克羅埃西亞總部時遇到了設計總監 Adriano Mudri,並斥資數千美元購買了卡車設計的虛擬 3D 模型和計算機圖紙。

據悉,特斯拉上週已經提出反駁,稱 Nikola 無法保護卡車設計,因為它來自 Mudri,而不是 Milton。

Nikola 發言人則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Nikola One 是由該公司所設計的,並且擁有專利。在車輛過程中向第三方購買設計是很平常的事,雖然 Nikola 與 Mudri 之間存在購買行為,但他不是設計團隊的一員,而且他的設計也與 Nikola 的最終成果存在實質性的差別。

此外,該公司的自動駕駛技術也受到了質疑。做空機構 Hindenburg Research 在報告中指出,Nikola 將卡車拖到了一個偏遠地區的山頂上,然後拍攝了卡車從山上衝下來的畫面,以此作為自動駕駛技術的驗證。而 Nikola 對此的迴應,竟是狡辯公司從未宣稱自動駕駛是指卡車自己 “開”下來。

這些令人瞠目結舌的指控,撼動了 Milton 一直以來塑造的形象。多年來,他一直試圖模仿喬布斯和馬斯克,試圖將自己的形象與公司聯絡起來,利用個人魅力幫助公司融資和推廣。

《福布斯》在 2019 年的一篇文章中,將 Milton 描述為 “終身車庫修補匠”,講述了他從大學輟學、然後前往巴西的傳教式旅途。他說,正是這趟旅途讓他關注到了環境問題。2010 年,他成立了一家公司,設計天然氣系統。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有關創始人形象的報道。通過將 Nikola 與特斯拉進行比較,Milton 的形象直接與馬斯克聯絡了起來。

大學輟學生,在一個極為複雜的領域著陸,然後在一夜之間顛覆整個行業,這樣的模式聽上去很熟悉。血液測試初創公司 Theranos 的創始人 Elizabeth Holmes 也利用同樣的方式避免了嚴格審查,並幫助公司在被證實為欺詐之前,達到了 90 億美元的估值。

在 Theranos 醜聞之後,創始人崇拜的時代似乎已接近尾聲。然而,兩年後,Milton 形象的崩塌表明這樣的模式還沒有終結。

潰而不崩?商業模式或救其一命

不過,這是否意味著 Nikola 就會步 Theranos 的後塵,就此湮滅呢?

當通用汽車準備斥資 20 億美元收購 Nikola 股份的時候,後者幾乎沒有任何收入,也從未生產過一輛卡車。但收購的訊息,仍然使 Mikola 的市值短暫地超過了福特汽車。

誠然,這其中有科技股泡沫助推的因素,但吸引投資者和其他汽車製造商的正是 Nikola 提出的商業模式。這種模式吸引了汽車行業的知名人士、投資者和行業巨頭,不過,它也取決於重大的技術進步和成本的大幅降低。

當 Trevor Milton 於 2015 年創立 Nikola 時,僅有幾家創企在尋找加速汽車行業清潔能源發展的途徑。Milton 看到了氫作為卡車非化石燃料能源的潛力,從而使得 Nikola 最初計劃使用電池來供能卡車。氫由於其成本原因,尚未在汽車工業中得到過任何實際的嘗試。

該公司提出,如果製造氫動力車輛的公司同時也出售氫電燃料,是否會更為經濟。出售燃料可以支付加氫站網路的建設,從而讓氫動力卡車變得更為可行。

“降低成本的唯一方法是將其與卡車整合在一起,當您購買我們的卡車時,我們將為您提供氫氣服務,以及整個生命週期所需的所有燃料,”Trevor Milton 在 7 月的播客中表示。“而您只需按英里支付費用。”

這種方法面臨技術和成本方面的挑戰,Nikola 也在 3 月份的演講中刻意淡化了這些細節,並假設公司可以遠低於當前的價格購買電力,其氫電站也將滿負荷運轉。它在演示文件的腳註中記錄道:“由於預期的技術進步,預計在 2025 年及以後可以節省開支。”

支撐 Nikola 的這種商業模式得到了汽車行業的支援。除了通用汽車的執行長 Mary Barra,汽車行業知名人士 Stephen Girsky、德國汽車零部件製造商 Robert Bosch GmbH 和歐洲卡車製造商依維柯也進行了背書。當然,這些公司並沒有為 Nikola 承擔太大的財務風險。例如,通用汽車原本計劃接受價值 20 億美元的 Nikola 股份,以換取為其提供電池和燃料電池技術,而這筆交易中不包括任何現金。

Nikola 推銷的另一個關鍵要素是其計劃削減生產所謂綠氫的成本,綠氫依靠可再生能源來生產氫燃料。

Nikola 在今年的投資者簡報中表示,它可以每公斤 2.47 美元的價格生產綠氫;分析師則表示,近期內這樣的價格難以實現。摩根大通的分析師在 6 月表示,目前,生產、儲存和分配綠氫的成本過高,並補充說電力佔氫氣生產成本的 80%。

Nikola 假設該公司可以每千瓦時 3.5 美分的價格購買可再生能源。根據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的資料,工業客戶平均為電網電力支付近 7 美分,而商業客戶則為電網支付近 11 美分。

用於化學生產和其他許多行業的氫氣通常是通過碳排放過程從煤炭或天然氣中產生的。另一方面,通過可再生能源產生的綠氫,由於電解過程是從水分子中去除氫原子,從而消除了碳排放。目前,綠氫僅佔全球氫產量的 1%。

然而,在過去五年中,風能和太陽能的生產成本下降了約 40%。根據資料公司 IHS Markit 的資料,綠氫的最低生產成本約為每公斤 4 歐元。IHS Markit 預計,到 2030 年,隨著更多專案在可廉價購買可再生能源的地區大規模部署,綠氫成本將降至 2 歐元以下。

此外,主要工業合作伙伴仍在支援這家陷入困境的公司。

據路透社報道,德國工業集團博世仍在為計劃中的氫卡車提供零部件;Nikola 財務高管近日在一次投資者活動中表示,博世和計劃製造 Nikola Tre 的歐洲公司 CNH Industrial 仍是合作伙伴;通用汽車仍計劃生產 Badger 皮卡,併為重型卡車提供技術;已經定下半卡車訂單的車隊所有者也未選擇退出。

週三,該公司對外表示,其生產時間表和工程計劃未受近期醜聞影響,仍在正常軌道之上。這一表態,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投資者普遍對其業務及與通用汽車交易的擔憂。週四,Nikola 股價大漲,一度飆升 31%,截至美東時間 10 月 1 日 7:59PM 股價上漲 17.72% 至 24.11 美元。

“碰瓷”特斯拉翻船 卡車界明星創企Nikola身陷“騙局”危機

此外,只要 Nikola 的商業模式能夠成功,就可能會創造出先發優勢,並形成反饋迴圈,從而促使出售更多的卡車。

當然,對於現在的 Nikola 來說,重建信譽是重中之重。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