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文/孫鳴遠

  據外媒The Verge於美國東部時間7月10日報道,特斯拉前工程師曹光志(Guangzhi Cao,音譯中文名字)在本週提交的法庭檔案中,承認他在特斯拉工作時,於2018年年底向個人iCloud賬戶上傳了關於Autopilot(輔助系統,下文簡稱AP)的原始碼(zip壓縮包形式)。

  曹光志在法庭檔案中同時稱,他並沒有竊取特斯拉的敏感資料。並且他的法律團隊說“(曹光志)在離開特斯拉之前,已經盡力(extensive efforts)將關於特斯拉的檔案刪除掉了”。

  而這位特斯拉前員工曹光志,就是年初上任感知主管那位,負責研發自動駕駛技術。

  來龍去脈

  特斯拉曾於今年3月20日起訴曹光志,因其涉嫌竊取AP系統相關商業機密並將其帶到小鵬汽車公司。特斯拉稱曹光志從事過AP系統的開發工作,是AP系統團隊具有訪問原始碼許可權的40人之一。2019年1月3日,曹光志突然向特斯拉提交辭呈,隨後跳槽至小鵬汽車任職感知主管。

  根據特斯拉的說法,曹光志去年就將“特斯拉關於AP系統原始碼的完整副本”上傳至他個人iCloud賬戶,總計超過30萬個AP系統相關的檔案和目錄,隨後他刪除掉了工作電腦上的12萬個檔案,並斷開iCloud賬戶,清除了所有瀏覽器歷史記錄。此外,曹光志還“慫恿”了AP系統團隊中另一人在今年2月份加入小鵬汽車。

  特斯拉認為,曹光志和小鵬汽車沒有合法權利使用AP系統地相關技術,這是特斯拉耗費5年多和數億美元投資研發以及團隊努力的結果。

  3月22日凌晨,小鵬汽車發公告表示對於該事件展開了內部調查,並且表示“完全尊重任何第三方的智慧財產權和機密資訊”,此外小鵬汽車還表示“無論特斯拉所講是否屬實,小鵬汽車絕沒有也從未試圖讓曹先生竊取特斯拉的商業祕密或機密資訊”。

  在訴訟發生之時,正值貿易戰開始之際,所以中國以及一些中國大公司被指責存在“經濟間諜”行為。但隨後該事不了了之,沒有了下文。

  曹光志在此次提交的法庭檔案中,承認自己“曾在2018年將部分特斯拉資訊用iCloud做了備份”,此外他還承認在2018年年末將AP系統相關原始碼壓縮打包“備份”。並且同時,在2018年12月12日,接到了小鵬汽車的工作邀請。曹光志說他在12月26日左右斷開了iCloud賬號,並且於2018年12月27日到2019年1月3日之間,仍持續登入特斯拉的內網。

  曹光志否認了曾“慫恿”任何AP團隊的員工,而且並沒有說清楚何時接受了小鵬汽車的工作(據特斯拉稱他最後一天工作是2019年1月3日)。雖然他承認了自己曾刪除了工作電腦中的某些檔案並清除了瀏覽器歷史記錄,但他並不承認上述事情構成了任何“不當行為”。曹光志說特斯拉聲稱的竊取檔案數量也是不對的,並且在離開特斯拉之前,他已經盡力(extensive efforts)把iCloud中特斯拉的檔案刪除了。(法庭檔案中用的詞語是“any such Tesla files”而並非是“all of Tesla files”)

  他的律師團隊稱,曹光志離開特斯拉後留下的任何原始碼或者機密資訊僅僅是因為“疏忽導致的”,並且認為“曹光志並沒有訪問或使用任何AP系統原始碼,也沒有將其提供給小鵬汽車”。此外,律師團隊還說,曹光志已經向特斯拉提供了“自己數碼裝置的數字映象”,和Gmail郵箱的進入許可權以用於鑑定分析。並且小鵬汽車也“自願將曹光志目前的膝上型電腦的數字映象提供給了特斯拉”。

  最後曹光志的律師表示:“這只是一起常規員工離職的訴訟,可以且應該通過特斯拉人力部門或資訊科技(安全)條例解決。儘管特斯拉認為其商業機密被洩露的指控(還有上述重複的所謂‘事實’)是模糊不清的,但特斯拉‘要清楚曹光志所做之事,並沒有威脅到特斯拉的智慧財產權’,並且他離職時,已經認真細緻(diligently and earnestly)地把個人裝置上關於特斯拉智慧財產權的資訊和(AP系統)原始碼全部刪除了。”(此處律師團隊使用地是“all Tesla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source code")

  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

  先不談上述“辯論”誰更勝一籌,先來講一些其他事。小鵬汽車一直標榜自己於特斯拉“相差無幾”,而有意思的是小鵬汽車的確與特斯拉擁有千絲萬縷的聯絡。

  2017年10月23日,前特斯拉AP機器學習技術專家谷俊麗,宣佈擔任小鵬汽車自動駕駛研發副總裁,僅一年後,關於谷俊麗的宣傳逐漸“銷聲匿跡”(雖然有傳她已經離職,但就目前資料來看,並沒有)。隨後,2018年12月,前高通自動駕駛研發團隊負責人吳新宙加盟了小鵬汽車,擔任自動駕駛研發團隊副總裁,但當時並沒有公告出來。(有報道稱谷俊麗是吳新宙的師妹)

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2018年7月,小鵬汽車的員工張小浪(XiaoLang Zhang,音譯中文名字),剛剛加入小鵬汽車2個月,被前僱主蘋果公司控告並被FBI(美國聯邦調查局)以“竊取商業機密罪”逮捕並起訴,如果最終罪名成立,他將面臨“最高10年監禁,並處25萬美元罰款”(好像還沒結果)。而當時小鵬汽車表示“沒有記錄顯示此人向小鵬汽車上報過任何敏感或違規的情況”。

  2019年1月,蘋果自動駕駛工程師陳紀中(Jizhong Chen,音譯中文名字),被FBI指控竊取蘋果自動駕駛商業機密,並且蘋果公司稱當時陳紀中正在申請一家中國公司(美國媒體稱該公司是小鵬汽車)。小鵬汽車很快作出迴應,表示從未受到此人的求職申請,也從未與其進行任何招聘或業務的來往。據美媒報道,矽谷有訊息顯示,小鵬汽車在張小浪事件後,沒有再與蘋果員工接觸過。隨後1月25日,陳紀中繳納了50萬美元保釋金後獲釋。

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卡爾帕西 Andrej Karpathy,就是那位在特斯拉“自動駕駛”大會中,演示和解說特斯拉通過影象進行“訓練”神經網路並如何實現FSD自動駕駛)

  2019年3月,特斯拉起訴特斯拉前員工曹光志。此人本碩畢業於浙江大學,進入特斯拉之前在蘋果公司2年多,負責iPhone攝像頭的研發,而後在特斯拉工作的1年多裡,負責車載攝像頭部分。馬斯克倍受爭議和引以為傲的就是特斯拉自動駕駛中的視覺技術,該團隊由卡爾帕西(Andrej Karpathy)帶領,而曹光志正是團隊中幾位核心之一。

  回過頭來看小鵬汽車本身,小鵬G3於2018年12月正式上市,並陸陸續續進行交付,於前一段時間完成1萬輛下線。不過其承諾的L2級別自動駕駛,遲遲未能通過OTA升級實現。

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左側為2019款G3,右側為剛釋出的2020款G3)

  其2019款G3關於自動駕駛的主要功能皆標為星號,並在最下方寫著“通過OTA升級實現”,而最近剛剛釋出2020款G3宣稱能夠實現L2.5(對標特斯拉,實際分級並無此說法,意思是功能強過L2,但不到L3),官網配置圖中將2020款自動駕駛功能的星號去掉了。如果仔細對比其硬體配置和宣傳圖,能夠發現一些更有意思的事。

  首先是感測器配置,特斯拉是採用視覺方案為主實現自動駕駛的公司,而另一個就是小鵬汽車。特斯拉擁有12個超聲波雷達,8個攝像頭,以及一個前置毫米波雷達;小鵬汽車目前採用的是12個超聲波雷達,5個攝像頭,以及三個毫米波雷達。小鵬汽車採用的自動駕駛晶片是Mobileye Q4,而特斯拉第一代AP系統(最早Model S)採用的晶片是Mobileye Q3(後來轉為英偉達PX2、Xavier,今年4月後裝配的是特斯拉研發的FSD晶片)。筆者不進行任何猜測,各位看官自己琢磨。

  愛國間諜?

  小鵬汽車是否有意而為之不得而知,但筆者在瀏覽資料時,看到不少半調侃半認真的講曹光志這是“愛國行為,反正多年後只要發展起來了,就沒人記得了。”

  我想說,你們怕不是傻子吧?

  曹光志承認“竊取”行為後,不少身居美國的中國工程師,表示今後找類似工作將會非常困難了。如果有人瞭解過德國為什麼不喜歡中國留學生,以及為何在德國寶馬賓士不想僱傭中國學生,就明白筆者在說什麼了。

  筆者今天試駕時候還跟同行朋友談起關於所謂“愛國間諜”一事,這事從根本上就是邏輯錯誤的,難道說你為了救親人,完事去搶劫別人,是正確的麼?況且,這種事情根本談不上愛國,其目的用屁股都能想明白。

  說實話,小鵬汽車一開始潛心研究特斯拉公佈的專利,並且研發出自己的電控電機技術,筆者還是挺佩服的,另外其“真實續航”的宣傳也算夠意思,加上其親民的售價,競爭力的確不錯。而且早已實現的(早於曹光志加入)自動泊車功能不僅實現機率很高,且效果很棒,另外ACC功能實際使用體驗也不錯。

  雖然上文我舉了很多“可疑”的事情,但其實即便硬體採取相似,也說明不了什麼問題,感測器除了鐳射雷達,幾乎所有廠商都會如此配置,另外即便是奧迪實現L3級別(採用zFAS晶片,奧迪、英偉達、Mobileye和德爾福合作),也同樣使用了Mobileye的技術。

小鵬汽車自動駕駛之“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小鵬在Facebook的招聘資訊)

  小鵬汽車其實幾年前就在領英和Facebook發出了招聘資訊,針對美國市場招聘人才,由於美國地區相關產業的供應商和研發實力較強,並且資料上看,北美和歐洲才是自動駕駛人才最集中的地方。美國自動駕駛領域的人才數量基本是中國的 10 倍左右。在美國大型科技公司或者是車廠,一個自動駕駛部門有 1000-2000 人並不稀奇,而中國在最近兩年自動駕駛領域人才速度增長迅速。

  正是小鵬汽車對人才需求極為緊迫,不乏就有些人,希望以“特殊”方式放大自己的“能力”,由此得以“升官發財”。畢竟,自動駕駛這個事,不是一個兩個人“牛人”能解決的,也不是幾十個人能解決的,所以退一萬步講,單依靠曹光志的“竊取”所產生的影響力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大。

  所以這件事歸根結底,很有可能是“個人問題”,並不能判定小鵬汽車就一定是整個事件的“始作俑者”。但無論怎麼說,小鵬汽車都需要及時站出來把事情調查並解釋清楚,不然很有可能“引火上身”。

  注:

  1.筆者發稿之時,小鵬汽車還未作出任何迴應。

  2.特斯拉公佈的專利,並不包含核心程式碼。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