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四年,單車報廢

共享四年,單車報廢

另一面,2017年下半年開始,一些拿不到融資的企業先後倒閉,大量放置在街頭單車無人管理,壞車、廢車堆積成災。而那些即使還保養完好的單車,大部分也將面臨報廢。今年4月,在推廣單車“廢物利用”時稱,到2020年將有至少1000萬輛共享單車面臨報廢。

報廢的自行車不僅佔用公共空間和土地資源,還將產生固體廢物。按此前北京自行車電動車協會報道稱,2000萬輛單車全部報廢后,將產生近30萬噸廢金屬。

為減少城市空間壓力,從2018年開始,武漢、深圳、北京等城市,宣佈不定期減少市內共享單車數量,並將任務下達給仍在運營的共享單車企業。

以武漢為例,當前僅摩拜單車、哈囉單車兩家企業,在當地投放的共享單車總量就達76.51萬輛。而減少的18.5萬輛共享單車,主要為摩拜單車和哈囉單車,分別為8萬輛和10.5萬輛。

這兩家公司在給投中網的答覆中稱,將調減的單車運到相關場地,逐一登記入庫、檢修分類、報廢回收,並按照要求於8月內執行到位。

方式一:回收、拆解,再利用

回收的單車都將如何處理?

通過摩拜單車和哈囉單車給予投中網的答覆,這兩家企業對處理調減的單車都有相同的流程和方式:租賃一塊場地屯放單車,將每一輛車的編號登記入庫,在統一檢修後轉移到有需求的省份和地市,而對車況較差、損耗嚴重則統一返廠後拆解、再利用。

哈囉單車武漢團隊表示,已分別在武昌、漢口、漢陽、礄口、白沙洲、新洲區域都配有租賃專用轉運倉庫。

而摩拜單車市場部工作人員則告訴投中網,去年開始他們在武漢蔡甸區和江夏區租賃場地,專門屯放單車和檢修。從去年6月開始,武漢已經開啟了三輪共享單車調減規劃,摩拜單車一共要減少20.55萬輛單車。

共享單車誕生後,隨著運營和維修頻次增多,同時配合綠色出行概念,這些企業順勢提出“單車的全生命週期管理”,即從設計、採購、生產、運營、回收、再生等全環節追求最大程度的節能減排。

在這個過程中,運維、回收和再生一般在是維繫在一起的三個步驟。

首先共享單車需要定期維護:打氣、上油、清潔、維修等。如果不進行這一步驟,共享單車使用壽命會更短。《南方週末》2017年曾報道運維的成本遠比購買新車還要高。這也是街上的壞車、廢車越來越多的原因之一。

接著的則是回收和再生,當共享單車被判定為壞車、廢車後,企業一般會把單車交給第三方回收公司進行拆解再處理:要麼重新投入新車製造複用,要麼作為廢棄用品賣出。

共享四年,單車報廢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單車回收中,因拆解成本較高,同時可回收鋼鐵零件較少且價格便宜,很多回收公司只願意低價收購單車,報價僅為每輛十幾元甚至四五元。2018年宣佈破產的小鳴單車,就曾被報道稱以每輛12元價格,將單車“賤賣”給了中國再生資源有限公司。

從2017年開始,共享單車開始對外宣稱與第三方回收公司合作。比如,2017年8月,ofo宣佈與北京市城市再生資源服務中心合作。不過,北京市城市再生資源服務中心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投中網,2017年的合作主要是以“殭屍車”置換ofo騎行代金券,“殭屍車”指的是市民自己廢棄的單車。而自ofo出現經營問題後,該合作基本已自動停止。

摩拜單車的市場工作人員告訴投中網,截至目前,摩拜已翻新複用148萬條輪胎和126萬把智慧鎖,回收3152噸鋁和6897噸鐵。而哈囉單車方面則稱,截止2019年6月,已回收再生處理車輪超50萬條、車籃超25萬個、車座近7萬個。

對於報廢零部件,兩家公司提供給投中網的資料顯示,都將與專業合作商進行回收拆解及無害化專業化處理,以主體車架等金屬材料為例,會統一回爐做成金屬錠或者金屬產品再迴圈利用。

而這些被回收的零件目前有兩種用途:作為維修零件以及“廢物利用”。維修零件不難理解,“廢物利用”則是近期上述兩家公司勤於對外宣傳的新方式:比如哈囉單車將廢舊車輪變廢為貓窩,摩拜單車將七千條廢舊單車輪胎做成塑膠跑道。

方法二:低價賣整車,清庫存

整車賣出也是共享單車企業處理的方式之一。

據志象網、《新京報》等媒體報道,今年一個家名為LessWalk的非盈利性組織,從ofo、摩拜、oBike等各個品牌共享單車企業收購了10000輛自行車。經過換鎖、加裝車燈和後座,LessWalk計劃將這些車捐給緬甸的學生。

LessWalk的創始人丹頓溫(Than Tun Win)2018年瞭解到中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的共享單車企業陸續關停或縮減市場,大量單車被廢棄。今年3月,丹頓溫飛來中國瞭解情況。他從單車回收廠獲得的報價為70元/輛,這些單車破損程度不一。但同時他又瞭解到,共享單車包括ofo、摩拜、oBike等品牌在內的共享單車製造商有大批新車,約為100元/輛。

《新京報》報道稱,這些新車都是由於共享單車企業無力支付製造商的貨款,就把尚未投放市場的全新單車都退還回給製造商,用於抵債,而製造商無法處理這些單車只好低價賣出。

按照丹頓溫的計劃,他將為緬甸提供10萬輛單車。但即使這10萬輛單車都從中國採購,也不足以“處理”中國共享單車的難題。

共享四年,單車報廢

摩拜、哈羅單車在給投中網的答覆中,除了上文提及那些報廢單車及被拆解的零件處理方式外,均未提及如何處理完好但多餘的自行車。實際上,直至目前都沒能有一個明確的統計說明共享單車企業共囤積了多少完好的單車,下游製造商又處理了多少被當做抵債的單車。

《南方週末》曾報道,生產了60%的共享單車的天津王慶坨鎮,曾有廠商以50元/輛——當時行業平均價格的三分之一賣出單車;或整修、抹去車身上的logo後,重灌上市當做二手車低價賣出。但這些自行車的車架薄得跟紙一樣,生命週期僅有3個月~6個月。

從誕生,到被資本追捧,再到衰落,最後演變成公共問題,共享單車只用了不到4年時間。而這場利益追逐中,市場究竟需要多少單車,可能從來沒被納入考慮範圍中。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絡小助理

(微訊號:ChinaVentureWeixin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