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置”紅線 遊戲廳行業大洗牌將至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重置”紅線 遊戲廳行業大洗牌將至 來源:文化/旅遊

  今後,遊戲廳在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務時將被戴上“緊箍咒”。11月20日,文旅部正式印發《遊戲遊藝裝置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根據《辦法》,除國家法定節假日外,遊戲廳等場所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電子遊戲裝置。在業內看來,《辦法》將在國內的遊戲廳市場掀起一波監管風暴,尤其是涉及獎勵性質、具有色彩的裝置設施將被嚴格控制,甚至禁止入市,不少經營者將面臨設施、人員配置等大調整的局面。不過,目前《辦法》只是設立了粗線條的管理框架,仍有不少政策“留白”,因此未來相關部門可能還會針對市場上不同型別的相關娛樂場所和設施進一步出臺細化管理方案。

“重置”紅線 遊戲廳行業大洗牌將至

  遊戲廳中不得設捕魚機

  根據《辦法》,本次納入管理的遊戲遊藝裝置,主要分為電子遊戲裝置(機)和遊藝娛樂裝置兩大類。據知情人士介紹,前者主要指的是遊戲中常見的電子遊戲機類的裝置設施,而後者則涵蓋抓等更側重娛樂性質的產品。

  《辦法》提出,今後,我國遊戲遊藝裝置將不得含有宣揚賭博的內容。具體來說,新政實施後,遊戲廳中的設施不能觸碰的內容“紅線”包括:具有或者變相具有押分、退分、退幣、退鋼珠等功能的;捕魚機等以設定倍率形式以小博大的;老虎機、轉盤機、跑馬機等由系統自動決定遊戲結果的;以及含有其他宣揚賭博內容的。

  而且,為保障對遊戲廳等場所對內部提供遊戲機等設施內容的把控,《辦法》明確,娛樂場所以及其他經營場所不得利用未經文化和旅遊行政部門內容稽核、擅自實質性變更內容的遊戲遊藝裝置從事經營活動。此外,《辦法》甚至還進一步提出,就連利用遊戲機等裝置進行有獎經營活動的遊戲廳等經營場所,也應當報所在地縣級文化和旅遊行政部門備案獎品目錄等相關資訊。

  新政的出臺,引發了國內的遊戲廳等經營商以及製造、銷售廠商等不小的震動。有專家直言,《辦法》將有助於捋順國內遊戲遊藝經營市場秩序,更強力地把控遊戲廳等場所的裝置內向未成年人輸出的內容,但同時,不僅市場層面端恐迎來大洗牌,監管端也需要面臨多重挑戰。

  經營場所面臨大改造

  “現在,整個行業內帶有博彩或類博彩獎勵性質的裝置設施還是不少的,以前對於未成年人的遊玩時間、範圍確實沒有嚴格限制,而這類消費者也是遊戲廳等場所的主要受眾之一。”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高階研究員王興斌表示。

  就此,北京商報記者也前往金源新燕莎MALL樂酷電玩俱樂部等相關場所進行了實地探訪。記者發現,目前不少電玩城、遊戲廳類的場所中,仍然設有不少退幣、以小博大類的遊戲機。以樂酷電玩俱樂部為例,記者初步統計,場內共有遊戲機類設施不下百部,其中有約10臺都具有直接返遊戲幣的功能。此外,《辦法》中明令禁止的捕魚機,也擺放在了該遊戲廳中相對醒目的位置,等待著前來遊玩的消費者們。

  雖然在採訪時北京商報記者發現來上述遊戲廳中游玩的消費者較少,但其中未成年人單獨或與家長前來的並不在少數。

  “可見,新政實施後,遊戲廳等場所的經營者有相當一部分都要面臨更換裝置、設施,甚至重新調整定位的局面。”王興斌也提出,其實遊戲機的獎勵和賭博性質如何界定,是擺在監管層面前的一個巨大難題,在業界,這兩者之間的邊界本身就比較模糊。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也表示,娛樂場所中完全禁止所有帶有獎勵色彩的遊戲機,確實不太現實,畢竟成年人對於這類娛樂設施還是有需求的,關鍵還是如何管控未成年人不受賭博內容的誘導。

  亟待分級細化

  包括王興斌、陳少峰在內的多位專家都認為,《辦法》只是一個粗線條的規定,針對紛繁複雜的遊戲廳、遊戲機市場來說,勢必不能“一刀切”地管控。上述知情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辦法》的出臺,主要是為了與防止青少年沉迷遊戲的相關規定形成配套,但具體什麼樣的場所和裝置可以有條件地開放,可能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目前市場上還是有一些娛樂場所設定的遊戲機等設施主要就是面對未成年人或低齡兒童的,非國家法定節假日是他們消費的重點時段,如果完全不分類地禁止,確實對市場會形成不小的影響”。

  陳少峰進一步提出,遊戲廳以及其中的遊藝廳可以引入分級制度,哪些型別的場所和設施可以在哪些時間段開放給什麼樣的人群,確實需要通過管理細則進一步明確。

  值得注意的是,《辦法》中將近年來大熱的VR娛樂、抓娃娃機等設施也納入了監管的範疇。《辦法》規定,省級文化和旅遊行政部門可以結合實際,制定適應兒童遊藝娛樂場所、虛擬現實遊藝娛樂場所、專營“抓娃娃機”等禮品類遊藝娛樂場所發展的使用面積。對此,王興斌也表示,目前我國不少地方的地鐵、商場甚至街邊空地都有集中擺放、設定的盲盒機、抓娃娃機、VR遊戲機等裝置設施,而且很多都採取了“無人看管掃碼遊玩”的方式經營,如果相關部門要對這些設施和場所進行監管,相關制度如何設計,也是一項難度不小的挑戰。

  北京商報記者 蔣夢惟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