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臺銘還不能退休

郭臺銘還不能退休

  的“退休”事宜在幾小時內出現了反轉。

  4月15日,路透社報道稱,臺灣董事長郭臺銘表示,計劃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辭去董事長一職,希望為年輕人才在公司內晉升鋪平道路,但這個計劃還須經由集團董事會通過。

  集團(鴻海集團於大陸的業務主體)方面隨後表示,此為不實訊息:“郭董(郭臺銘)只是說希望退居二線,讓年輕人把精力集中在日常事務上,而他將專注於戰略方向。”

  郭臺銘今年將滿69歲,他曾在去年6月的鴻海集團股東大會上提到,未來五年內不考慮退休事宜。他還拿已經70多歲的特朗普來做對比,表示自己尚未滿70歲,

  但另一方面,“接班”一事已被提上日程。

  據21世紀經濟報道還原的郭臺銘於今日上午在活動間隙接受採訪的原話,其提及董事會將於5月擬定新董事名單,強化董事的經營,將其個人色彩降到最低。

  郭臺銘還表示,他會參與指揮公司未來的大方向,但在日常運營上退居二線,“我覺得應該淡化我的個人色彩,我已經69歲了,45年的經驗能夠傳承給他們,這是我現在訂的目標,讓年青人早點學習早點接班,早點取代我的位置,我能夠騰出點時間來為公司的未來做長期的規劃。”

  誰來接班?

  這可能是目前富士康最神祕的問題。

  郭臺銘早早就把自己的子女“撇開”了。2014年,郭臺銘曾明確表示,兒子郭守正以及侄兒侄女,都不會接班自己的事業,鴻海集團將執行分權分利的方法,集團未來會走向邦聯式。邦聯式即意味著將鴻海拆分成12個次集團,每個次集團下轄2~3個上市公司或更多,每個集團有自己的老大。

  據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稱,目前,鴻海集團副總裁盧松青是郭臺銘接班人的有力候選者之一。

郭臺銘還不能退休盧松青(左)

  但據郭臺銘自己在去年6月股東大會上的說法,在富士康從傳統代工廠向工業網際網路升級轉型的背景下,他傾向於選擇擁有人工智慧等跨領域背景的人才,儘管目前鴻海已在培養“下世代的年輕人”,但現在還不能講。

  至於年輕人要有多年輕,他於去年7月接受採訪時說:“接班人肯定不是跟我創業的這群人,年齡太近,我一定要年齡跟我差20歲的。”對於接班人,郭臺銘還給了一些新的提示:“被我罵得越凶,就越可能是接班人。“

  而盧松青今年已近60歲,是追隨郭臺銘多年的“鴻海老臣”,顯然與郭臺銘給出的標準相去甚遠。

  至少從大眾的角度看去,富士康還沒有湧現出足夠年輕的候選人。

  獨裁,轉型,與孤獨的郭臺銘

  富士康呈現出接班人不明朗的局面或與其一貫的管理風格有關。

  據《紐約時報》,郭臺銘認為,一個領導者必須有“獨裁為公”的堅定信念。這篇報道還將富士康的深圳龍華園區形容為城市中的“紫禁城“,體現出富士康對工人生產過程的絕對控制。在工廠以外,服從的文化也通過富士康高度集中化和層級化的的管理結構層層滲透。

  當龐大的鴻海擁有一個強勢、霸氣如郭臺銘的領導者,下一位接班人該以怎樣的成績與姿態,才能穩穩接住這個商業帝國?

郭臺銘還不能退休

  另一方面,鴻海正處於艱難的轉型期,渴望從傳統代工企業向高階製造業轉型,但市場卻並不買賬。

  2018年6月8日,工業富聯於A股上市,股價經過3個漲停後掉頭一路向下。到了10月8日,跌破13.77元/股的發行價,最低達到11.11元/股,於6月的股價高點相比,市值蒸發超過2500億。目前,工業富聯股價回升至15.5元。

  據工業富聯於3月釋出的2018年報,營業收入達到4153.7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的股東淨利潤為169.02億元,同比增長6.52%。但淨利潤率僅為4.07%,依舊薄如蟬翼,郭臺銘還遠不能為富士康摘下“代工廠”這個標籤。

  早前臺灣有傳言稱,郭臺銘計劃於2020年參選臺灣地區領導人,還有可能與現高雄市長韓國瑜搭檔參選。但郭臺銘於4月初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沒有意願參選。

  畢竟,無論他的主觀意願如何,郭臺銘都還遠不能從鴻海集團退休。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