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的世界不只有996

  第一財經

  “工作996,生病ICU。”當網際網路公司的程式設計師們在論壇上聲討“996”時,遠在的工程師K,每天下午5點已經下班回家看娃了。

  K在Facebook做了多年的工程師。當我問他矽谷是否流行996時,他告訴我,在矽谷,尤其是大公司,並不常見。除非真的遇到特殊情況,大家基本上自覺自願加班。

  “只要是大家都流程合理,其實不怎麼用加班。很多加班都是內耗、內部流程不合理、會太多。”K對我舉例,在Facebook,只要能完成自己的工作內容,公司會給很大的自由度。而且大家也不使用很可能會拉長工作時間的微信、釘釘,工作溝通基本靠郵件+電話。

  之前K的妻子生了寶寶,Facebook給他了放了4個月的產假陪伴家人。

  另一位在矽谷巨頭公司上班的朋友J,可以選擇在家辦公,聽上去是不錯的福利。但說白了,就是沒有下班的時間,遇到關鍵的專案,也是需要24小時進行監控。

  不過,總體而言,矽谷巨頭們並沒有形成996的文化。這裡面可能還有法律的因素。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夥人陳潔提到,在加州,如果僱主要求員工工作超過8個小時,超出部分必須支付1.5倍工資,如果超過12小時,超出部分必須支付2倍工資。此外,加州法律要求所有的公司必須把勞動法和舉報電話貼在公司,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形成996的文化幾乎不可能。

  不僅如此,有了像glassdoor這樣對僱主的點評網站,如果一家公司常常加班、員工福利差,很可能會得到無數的差評和低分,這將影響公司未來的招聘。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在矽谷巨頭們沒有996文化,為什麼這裡誕生了眾多全球頂尖的科技公司,而且並沒有失去創造力?

  K總結說,因為大家有更多時間進行深度思考+積累一些別的知識。

  他告訴我,在Facebook週三是無會日,公司鼓勵員工深度思考。而且,矽谷沒有太燈紅酒綠,碼農也不常出差。每天晚上,他和家人都會留出時間讀書、學習和思考。

  很多學科底層邏輯是相通的。“我會告訴你我看小說也會對我做工作有幫助。這些東西一是促進你思考,二是讓你活得越來越‘像一個人’,也就是在商業生活中有自己的風格。”K說。

  而開放自由的創新文化,直接影響了科技公司對於新產品和新技術的思考方式。比如,早年前谷歌有個做法是“允許工程師抽出20%的時間,根據興趣自己確定研究方向。” 包括Gmail、AdSense、谷歌藝術計劃等不少專案都由此而來。

  當然,K的經歷並不是矽谷工程師們的全部。和科技巨頭的員工不同,矽谷的創業者是另外一個“世界”。

  根據K的觀察,矽谷分為兩類:大公司的員工,往往準時上下班過家庭生活,在他眼裡,矽谷的男人很可能是帶娃主力,甚至餐館都能看到男人喂孩子吃飯;但另一類,矽谷創業者,他們和國內為了夢想奮鬥的創業者們幾無差別。

  K也曾經歷過創業,他不會要求員工加班,但他自己每天工作到凌晨一點,為了夢想。

  投資了不少早期公司的陳潔也說,自己其實是007(零點工作到零點,持續工作七天)的狀態,她投的大多數早期公司都很拼, “只要有事情在任何時間找他們都會得到回覆。”

  矽谷知名基金Fusion Fund創始合夥人張璐舉例,她投了一家美國生鮮電商Grubmarke,創始人Mike Xu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就連晚上11點和投資人開完會後,也會再開車回舊金山辦公室繼續工作。當然,努力付出也得到了回報,Mike Xu花了短短4年時間就把公司的年收入做到將近2億美元。

  不過張璐也提到一些細微的差別,在美國,不是每個創始人都願意在週末見投資人,但國內的創業者一般都是可以的。

  討論了以上幾種不同的情況,究竟是像在矽谷的K這樣工作,還是996的方式奮鬥,哪種選擇誰對誰錯,其實並沒有定論。

  在新一輪的創業比拼中,中國科技從業者的努力程度超出常人,業務確實衝得越來越快,而且他們不再是矽谷的模仿者。比如,我們的移動支付已經走在世界前列,比如我們有人工智慧最廣泛的應用場景。在快速成長的過程中,996的工作狀態,會成為企一個巨大的優勢。而且,在“唯快不破”的創業時代,慢下一步,很可能分分鐘被競爭對手淘汰。

  之前,雅虎的創始人楊致遠就和人討論過,他以為矽谷工作很努力,看到中國創業者“996”後還是感到驚訝。“這些是你正在與之競爭的公司,但你能跟得上嗎?”

  成功需要努力奮鬥,但可能不只有996一條路徑。Facebook 、谷歌、亞馬遜並沒有996文化,這些巨頭們至今仍保持著創造力。

  有的時候,方向比努力重要。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