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省份60天工業增速表

前幾年全國工業放慢,主要是從東北地區放慢開始,然後蔓延到西北地區,再向華北地區以及華東地區蔓延,目前整個東部地區工業發展放慢,成為一個新的特點。

陽春三月,各地工業園區馬達轟鳴。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資料,2019年1-2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5.3%,增速比上年12月份回落0.4個百分點。剔除春節因素,1-2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1%,增速較上年12月份加快0.4個百分點。

但是各地工業增加值差異大。其中前2個月東部沿海地區工業放慢明顯,中西部一些地區發展快,尤其是一些中部地區依然堅挺。

1-2月廣東、山東、浙江、江蘇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分別為3%、0.2%、3.6%、3%,低於去年同期的7.5%、3.4%、9.8%、8.3%增速。上海今年1-2月規模以上增速為-4.5%,大幅度低於去年同期的11.8%。

湖北、江西、河南、安徽等中部地區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在全國靠前,雲南、貴州等地表現不俗。

沿海省份60天工業增速表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根據瞭解,這與目前的汽車、家電、手機等消費放慢有關,同時由於住房消費放慢導致相關產業需求降低,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一些工業發展。

3月19日,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工業執行研究室副主任江飛濤表示,一些商品零售等需求放慢已經波及到沿海的工業。

“沿海地區工業以消費型為主,汽車、家電、手機等產業,因為與居民消費放慢進而產生產銷不佳情況,但是中西部情況整體還好。”他說。

增速分化

據國家統計局統計,若剔除春節因素,1-2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為6.1%。但整體來看,實體經濟仍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東西部加速分化。

其中1-2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速最低的十個地區,分別是上海、山東、吉林、天津、西藏、陝西、新疆、重慶、廣東、江蘇,東部地區佔到了一半,而東北地區只有吉林一個。

資料顯示,中部地區仍發展快,其中中部省份除了山西外,其他都增速很快,1-2月規模以上工業增速前10名有四個是中部地區。其中湖北增速為10%,排名全國第三,安徽為8.9%,為全國第五,江西增速為8.8%,排名全國第六。

3月19日,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劉學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東部沿海地區工業發展需求弱, 面臨產業轉型的情況,同時外需也很弱。

“中西部承接東部地區的製造業,全國工業有向中西部轉移的過程。這些因素共同作用致使中西部工業增長快速,東部工業因此放緩。”他說。

根據瞭解,今年1-2月全國出口增速並不高。受春節、高基數等因素影響,1-2月浙江進出口總額4563億元,同比微降0.3%。其中,出口3413億元,下降2.7%;進口1150億元,增長7.6%。浙江進出口增速在主要沿海省市中僅次於山東列第2位,其中,浙江進口增速居首位,出口增速居第4位。

儘管上海最近幾年在大力吸引外資做大實體制造業,但是上海工業增速只是短期回升,難以可持續發展。

其中,1-2月上海嘉定的汽車市場整體下行明顯,實現產值603.3億元,同比下降22.2%,佔全區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72.9%,佔比較去年同期下降4.3個百分點。

上海2018年1-2月工業增速為-4.5%,大幅度低於去年同期的11.8%。2019年1-2月份,本市規模以上工業(以下簡稱工業)企業完成工業總產值4995.68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7.9%。

3月19日,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特聘教授徐長樂認為,上海已經進入後工業化階段,製造業增長的動能相對較弱,舊產能調整和新產能培育之間的矛盾較為突出。

但是,一些中西部地區投資和消費兩架馬車可以同時驅動,“和東部發達地區消費和投資放慢不一樣,中西部一些地區經濟增速高於東部屬於正常。”徐長樂說。

如何尋找新增長產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到,前幾年全國工業放慢,主要是東北地區放慢開始的,然後蔓延到西北地區,再向華北地區以及華東地區蔓延,目前整個東部地區工業發展放慢,成為一個新特點。

為什麼現在東部地區工業發展最慢?

這是因為東部沿海地區的工業消費性特徵明顯,隨著手機、家電、汽車等需求的降低,加上這些都與住宅消費放慢,以及居民收入放慢有關係。而前幾年東北地區重工業需求減低,導致經濟放慢,但是國家對鋼鐵煤炭降低產能,而令這些地區的鋼鐵煤炭價格回升,讓經濟有了一定的起色。

中國社科院工業所研究員江飛濤指出,現在東部工業向中西部轉移,中西部目前還有很大的發展優勢。

“東部地區的土地成本、用工成本、生活成本上升快,導致工業低附加值產業向中西部轉移,這成為規律。”他說。

根據瞭解,很多商品在東部需求低,但是在中西部不一樣。比如以汽車為例,東部地區除了浙江有些增長外,其它地區一般今年在頭2個月增速都很低,但是中西部一些地區產銷都快速增長。

比如河南1-2月汽車產量為10.81萬輛,同比增長39.2%,汽車消費額為351.9億元,同比增長了7.5%,這與全國汽車產銷負增長的情況,形成了鮮明對比。

全國家電等消費放慢,其實與住宅銷售放慢,特別是東部有關。1-2月份,東部地區商品房銷售面積5437萬平方米,同比下降9.7%,降幅比2018年全年擴大4.7個百分點;銷售額6844億元,下降1.2%,2018年全年為增長6.5%。今年1-2月中部、西部、東北地區商品房銷售面積僅僅下降0.6%、增長2.2%、下降4.8%。

劉學智認為,東部沿海地區現在面臨成本上升壓力,主要是房價、地價上漲,導致附加值低的企業其生存空間受到擠壓,東部地區經濟需要降低對第二產業的依賴,逐漸提升第三產業的比重,單從工業領域看,東部地區要從低附加值產業轉向高附加值含量的產業,比如提高產品質量、產品的技術含量、產品的研發設計等。

“東部地區工業要拓展產業鏈,比如提升服務、品牌建設等,西部地區要儘快提升收入,消化工業生產的產品,進而對經濟發展產生動力。”他說。

(編輯:週上祺)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