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拉姆的不幸告訴我們,反家暴是全社會的責任

來自四川省阿壩州藏區的藏族姑娘拉姆在被她的前夫潑灑汽油燒成重傷,度過了痛苦的16天之後,還是離開了人世。她的去世,讓家暴的社會問題又一次曝露在社會公眾面前,拉姆的慘劇只是這些年一系列家暴慘劇中的一件,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件。 

面對這些頻繁發生的家暴慘劇,作為人,我們有責任問一個為什麼?為什麼家暴的受害者往往多次報警,而警察卻沒有采取任何顯著的行動?為什麼在家暴的案例中,對加害人的刑罰往往明顯減輕?為什麼在家暴的事件中,法律經常性的缺位,導致受害人無法得到及時的救濟,最終釀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是法律的缺位嗎?我們的《刑法》規定了故意傷害罪,對於致人輕傷的,比如出現骨折或者腦震盪的情況,就可以處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我們的《治安管理處罰法》也規定了毆打或者故意傷害他人身體,可以處拘留或罰款;我們的《民法典》也將實施家庭暴力規定為法定的離婚理由之一;我們新近通過的《反家暴法》更是針對家暴現象制定了體系化的規範,在法律和公安機關保護之外,明確規定了社會組織和社群的保護義務,在具體措施上,除了刑罰和治安處罰之外,還規定了人身保護令制度,以及時的保護受害人免受現實的危險。可見,我們的司法部門手上,是有法律工具,可以提供相當的保護。那麼問題在哪? 

家暴,相對於普通的暴力事件來說,其特殊之處就是發生在家庭之中,發生在社會關係異常親密的兩人之中。這就會導致,其一,受到家庭暴力的一方往往難以採取預防保護措施,如避免一個人在偏僻處行動,或者隨身攜帶自衛工具等,家庭暴力往往發生在家庭成員單獨相處,以及家庭的私人空間中,很難有他人能夠來阻止施暴或者讓受暴力一方使用工具自衛等;其二,家庭暴力的發生往往缺乏預兆,受暴力一方難以迴避,並且迅速發生,公權力很難及時介入,往往警察到場時,家庭暴力已經結束,身體和精神上的損害已經發生。因此,在及時制止家暴上,公權力的介入有其客觀困難。 

再加上家庭成員之間關係緊密,內部關係紛繁複雜,簡單的依照法律嚴格執行,當然可以嚴懲實施家暴的而一方,但其實際的經濟和社會後果可能都需要被家暴的一方共同承擔,被家暴的一方是否做好了承擔這些後果的心理準備?如果家庭中還有孩童,那麼嚴格執行法律是否在實質上有利於孩童的健康成長?都需要我們的執法機關,根據具體的情況作出合理的判斷。但現實的情況是,相關部門沒有能力也沒有條件,進行如此複雜的判斷,在某些情況下,為了避免可能的麻煩,甚至不願介入其中,導致實際上對家庭暴力的縱容。因此,在制止家暴上,單純依靠公權力解決,也有其客觀的困難。 

這也就是為什麼最高人民法院在2010年印發的《關於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中規定,對於因戀愛、婚姻、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犯罪,應酌情從寬處罰。實際上也是認識到這種侷限性,希望儘量減少公權力對於私人生活的介入。 

因此,想要真正解決家庭暴力,絕對不僅僅是幾部法律的事情,而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 

首先,要通過教育宣傳,讓社會普遍樹立對家暴的警惕和零容忍的態度,讓公眾都能夠認識到家暴對受到暴力的一方以及整個家庭的危害。以便受到家暴的一方能夠勇敢站出來,支援法律給予施暴方以制裁,此時一方提出離婚的,法院應當尊重受家暴一方的意願,並在財產分割和子女撫養方面,保護受家暴一方的利益。如果受家暴一方不願離婚,那麼其也應當尊重法律給予施暴方的制裁,承受連帶的經濟和社會後果,不要事後反悔,因為這些制裁不僅僅是為了懲罰施暴方,更是為了保護受害方,保護整個家庭。當然,如果確實因為制裁施暴方而導致家庭生活困難的,相關民政部門和社會組織也應當給予扶助。 

其次,要發揮社會組織和社群在預防和防止家暴方面的作用。家暴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施暴方實施暴力行為總是由輕到重。公安機關由於管轄範圍大,事項多,可能無法瞭解具體情況,相關社群組織就應當擔負一定的責任,瞭解社群內部成員家庭生活的大致情況,如果有出現家暴行為傾向時應當及時介入,提供一定的宣傳和引導。在實際發生暴力行為,致使公安機關介入時,及時提供相關資訊,為公安機關的具體決定提供依據。 

第三,公安機關作為保護公民權益的第一線,要切實履行自己的職責。因為家暴的種種特點,公安機關的介入確實有其實際困難。但這並不是公安機關以“清官難斷家務事”為由,懶政、玩忽職守的理由。在“拉姆”的悲劇中,很顯然公安機關的不作為是導致最終結果的一大助因,既然拉姆已經和唐某離婚,那唐某對拉姆的繼續傷害,顯然就是普通的故意傷害,不應再以“家事”作為擋箭牌。況且,就算是“家事”糾紛,那些出現嚴重暴力行為,造成嚴重人身損害結果,沒有明顯爭議的情況,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和《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採取必要措施也是應然之意。而對那些希望得到保護的受暴方,除了對於施暴方給予警告或者懲罰之外,也可以採取一定的技術手段,如在人身保護令的相對方身上,安裝不可私自拆下的報警器,其一旦靠近受保護方一定距離便會自動報警,以提醒受保護方注意,並在持續報警一定時間之後自動通知公安機關。 

最後,在司法機關進行具體裁量過程中,是否仍然嚴格遵循《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第22條的精神,對於婚姻家庭中矛盾激化引發的犯罪,酌情從寬處理,實踐中也有可以討論的餘地。雖然家庭暴力中有相當部分是出於“激憤”而為,但考慮到家庭成員之間共同生活的現實和緊密聯絡,在家庭矛盾爆發時,更容易出現讓人“激憤”的情形,因此這種“激憤”的事實基礎的出現遠比普通日常生活頻繁,甚至成為常態,其社會危害性也就大大增加,此時仍然從寬處理家庭矛盾引發犯罪,無非就給家庭暴力開啟方便之門。司法系統如果能夠旗幟鮮明的表明對家暴的零容忍態度,無論是對整個社會,還是對其他國家機關的具體行為,都有巨大的引導性作用。 

 家暴是全社會的敵人,不要再讓拉姆的悲劇一次又一次重演。這是我們整個社會,包括公安和司法機關共同的責任。 

(作者系中國政法大學講師)

(作者:謝遠揚 編輯:李靖雲)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