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審計警示中小銀行風險隱患:部分不良率超5

實操中,有時銀行為了降低不良率指標,也會將少數不良貸款計入關注類(相應導致關注類貸款佔比上升,但不良率低估),因此關注類貸款佔比也是監測銀行是否隱匿不良的重要指標。

截至9月3日,幾乎所有省份都公佈了《關於2019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下稱審計報告)。其中,地方機構(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村鎮銀行等)經營管理情況作為防範化解地方金融風險的重要內容,被多個省份納入審計之中。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審計披露了部分中小行不良率偏高甚至突破5%的“監管紅線”、股權管理制度執行乏力、貸款投放不合規等問題。

“近三年的重點是打贏‘三大攻堅戰’。除了常規審計外,金融風險、環保、扶貧會重點審計。農信社、農商行等地方金融機構屬於防風險的重要方面,也會納入審計。”中部省份某地市審計局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部分中小銀行不良率偏高

吉林省審計廳在審計報告中稱,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方面,審計重點關注了省農信系統6家行社、7家國有控股小貸公司風險防範化解情況。結果表明,相關金融機構信貸管理和風險管控不斷加強,風險總體可控,但仍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隱患。

具體而言,有的行社不良貸款餘額大、較高,少計不良貸款、少計提減值準備,持有的部分資產已形成風險並啟動司法訴訟等追償程式。

按照風險程度分類,商業銀行貸款分別為正常類、關注類、次級類、可疑類、損失類,後三類合稱不良貸款,不良貸款佔全部貸款的比重即為不良貸款率。根據《商業監管核心指標(試行)》,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不應高於5%。

銀保監會公佈的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6月末商業銀行(法人口徑)不良貸款餘額2.74萬億元,不良貸款率1.94%。多省份審計報告則指出,部分中小銀行不良率偏高,甚至突破了5%的“監管紅線”。

如四川審計廳對5家城市商業銀行進行專項審計調查後發現,部分城商行信用風險相對集中,不良貸款率超過5%的監管紅線。

湖南省對8家農村商業銀行運營情況實施了審計後發現,5家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超過5%,5家農村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均低於10.5%,6家農村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低於150%,6家農村商業銀行將5.02億元不良貸款違規轉為正常貸款。

分析來看,中小銀行不良貸款率偏高主要因為經營區域集中、客戶結構單一、風險管理水平落後等原因。從區域角度看,中小銀行一般集中於市縣區等範圍內,貸款集中度偏高,信用風險難以分散,其資產質量受到地方經濟發展影響較大。近年來,部分過剩產能集中、經濟結構落後地區受經濟結構調整影響,經濟發展面臨較大困難,直接導致地方性中小銀行不良貸款率飆升。

實操中,有時銀行為了降低不良率指標,也會將少數不良貸款計入關注類(相應導致關注類貸款佔比上升,但不良率低估),因此關注類貸款佔比也是監測銀行是否隱匿不良的重要指標。福建省審計廳指出,部分村鎮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較高,個別村鎮銀行貸款集中度超過了監管指標要求,潛在風險較大。

天津市對渤海銀行等8家市屬金融機構資產質量和經營風險狀況進行了聯網全覆蓋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有:渤海銀行1.5億元對企業發放的借新還舊貸款,未按規定下調風險等級。從貸款分類角度看,這也會造成不良率低估。

東方金誠金融業務部分析師劉紹芳表示,疫情對銀行業影響將在隨後幾個季度逐步顯現,銀行業在資產質量下行、盈利增速持續性以及資本補充方面均面臨較大壓力,疫情也將進一步加快商業銀行信用風險的分化,部分中小銀行在經營業績、資產質量和資本補充方面整體壓力較大。

“對於經濟活力弱、產業轉型壓力大的地區,例如東北、西部部分省份,中小銀行本身面臨較大信用風險暴露,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加大其資產質量下行壓力。”劉紹芳稱。

違規發放房地產貸款

從近年的中小銀行風險事件看,股權關係不清、股東行為失範是銀行業市場亂象叢生的根源。部分省份的審計報告也對中小銀行的股權問題進行了關注。

四川審計廳披露,部分城商行股權管理制度執行乏力,違規接受非良好財務狀況、指標不符合規定的11名法人入股10.06億元,接受股東以非自有資金入股7.6億元,影響股權的穩定性。部分城商行對關聯交易管控薄弱,向股東等關聯方發放的貸款形成損失等風險。

湖南省審計廳披露,4家農村商業銀行改制時股東資金來源及股權結構不合規,存在虛假入股和違規以貸款入股等問題。根據《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商業銀行股東應當使用自有資金入股商業銀行,且確保資金來源合法,不得以委託資金、債務資金等非自有資金入股,上述案例以非自有資金入股明顯違規。

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近期在《中國金融》撰文指出:“少數股東入股動機不純、利益訴求不當,通過股權代持、抽屜協議或者隱瞞關聯關係等不當手段控制機構,直接操縱經營,個別股東甚至違規大肆套取銀行資金,把銀行變成自己的‘提款機’。”

相關問題有望得到改善。8月28日,銀保監會印發的《健全銀行業保險業公司治理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要求,2020年深入整治股權與關聯交易亂象,將股權和關聯交易專項整治工作放在突出位置。按照穿透原則進一步排查整治虛假注資、迴圈注資、隱形股東、違規代持、違規一致行動人、股東不當干預、向股東輸送利益等深層次高風險問題,嚴格落實問題整改。

審計報告還披露了部分中小銀行貸款管理不嚴格的問題。湖南省審計廳披露,4家農村商業銀行貸款投向不合理,違規將貸款發放給“四證”不齊全的房地產專案;3家農村商業銀行違規發放已停止的扶貧小額信貸“分貸統還”貸款2.19億元。

北京市審計局指出,地方商業銀行風險管理存在漏洞。3家銀行貸款“三查”不到位,部分貸款與審批的使用用途不符。個別銀行向2家企業發放2200萬元貸款用於還本付息,無法客觀反映已發放貸款的風險狀況。個別銀行發放的99.59萬元涉農貸款資金,被用於購買理財產品。

(作者:楊志錦 編輯:包芳鳴)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