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貸款壓頂:下半年2.3萬億不良待處置

此前,21世紀經濟報道獨家報道稱,央行等部門近期對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相關政策“打補丁”,符合一定條件的也可以延期。業內預期不良貸款滯後效應不容低估。

截至今年6月末(下同),36家A股上市銀行中,有18家不良“雙升”,4家關注類貸款佔比超3%;國有大行中,建設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2.99%,較上年末上升6BP。另外,港股上市的天津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分別達5.62%、5.46%。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8月對媒體表示,當前經濟尚未全面恢復,疫情仍有較大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金融風險也存在一定時滯,預計有相當規模貸款的風險會延後暴露,未來不良貸款上升壓力較大。他預計,今年全年銀行業將處置不良貸款3.4萬億元,比去年的2.3萬億元加大了力度,明年的處置力度會更大,因為很多貸款延期了,一些問題明年才會暴露出來。

關注類貸款佔比仍高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六大國有銀行中,建設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2.99%,工商銀行、農業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也突破2%。

今年上半年,建行不良“雙升”,1.49%,較上年末上升0.07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佔比2.99%,較上年末上升0.06個百分點。上半年建行加大貸款和墊款損失準備計提力度,提升風險抵禦能力,減值損失總額111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9.18%。

工行、農行不良貸款也“雙升”。截至6月末,工行不良貸款率1.50%,較上年末上升0.07個百分點;關注貸款佔比2.41%,較上年末下降0.30個百分點。農行不良貸款率1.43%,較上年末上升0.03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佔比2.09%,較上年末下降0.15個百分點。

股份制銀行中,民生、華夏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超3%;浦發、中信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超2.5%;光大、浙商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超2%。值得注意的是,中信、浦發、民生三家銀行,上半年關注類貸款佔比分別大幅增長33BP、27BP、18BP,其餘股份行則為下降。

華夏銀行不良率“雙升”,關注類貸款佔比為股份制銀行最高。該行不良貸款率1.88%,比上年末上升0.05個百分點;關注貸款佔比3.50%,比上年末下降0.06個百分點。

民生銀行不良“雙升”,不良貸款率1.69%,比上年末上升0.13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佔比3.13%,較去年末上升0.18個百分點。

中信銀行不良“雙升”,關注類貸款佔比在股份行中增幅最大。該行不良貸款率1.83%,較上年末上升0.18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佔比2.55%,較上年末上升0.33個百分點。

浦發銀行不良貸款率1.92%,較上年末下降0.13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佔比2.80%,較去年末上升0.27個百分點。

城商行中,長沙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大幅增加19BP突破3%;貴陽銀行、西安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超2.5%;鄭州銀行、青島銀行、蘇州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超2%。

其中,長沙銀行不良貸款率1.23%,較上年末上升0.01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佔比3.08%,較上年末上升0.19個百分點。

城商行中,西安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增幅最大,該行不良貸款率1.17%,較上年末下降0.01個百分點;關注類貸款總額43.48億元,關注貸款比例2.63%,較年初上升0.22個百分點。

農商行中,截至2020年6月末,青島農商銀行、蘇州農商銀行關注類貸款佔比分別達5.62%、3.94%,分別較上年末下降41BP、22BP。青島農商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49%,較上年末微升0.03個百分點;逾期貸款餘額35.97億元,較上年末下降33.59%。

不良發生延後

部分在香港上市的中小銀行不良貸款率、關注類貸款佔比較高。

截至6月末,天津銀行不良貸款率2.13%,較上年末上升17BP;關注類貸款佔比5.46%,較上年末上升91BP。江西銀行不良貸款率2.87%,較上年末上升61BP;關注類貸款佔比3.44%,較上年末下降1.47個百分點。哈爾濱銀行不良貸款率2.39%,較上年末上升40BP;關注類貸款佔比4.2%,較上年末上升0.8個百分點。

其背後是銀行上半年加大了不良核銷力度。銀保監會資料顯示,2020年上半年銀行業金融機構累計處置不良貸款1.1萬億元,同比多處置1689億元。

下一步,根據監管要求,銀行系統計劃全年處置不良資產3.4萬億元左右,比去年增加1.1萬億元。上半年已處置量1.1萬億元,僅佔全年的32.4%(去年同期佔全年的40.5%),根據該目標下半年將處置2.3萬億,是去年全年的處置規模水平,同比多處置接近1萬億。

一位華北券商銀行業分析師表示,上半年不良貸款生成率並未大幅提升,不良貸款與逾期90天以上貸款之比整體提升,顯示不良確認仍較嚴格。銀行平均的關注率亦未較年初顯著提升,國有行、城商行、農商行關注率較年初下降,股份行關注類基本維持平穩。但各型別銀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生成率均有提升,資產質量風險延後特徵明顯。

多位銀行業高管也警示了不良反彈壓力。農業銀行行長張青松在該行業績釋出會上表示,由於經濟下行在金融領域的反應有一定的時滯,加之巨集觀政策短期對衝效應等影響,預計不良貸款的暴露會出現一定的時間延遲,因此未來時間不良貸款面臨一定的反彈壓力。

他說,管理層分析認為,有兩類行業的資產質量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一是餐飲、住宿、旅遊、娛樂等受疫情直接影響較大的行業;二是對外依存度較高、外部輸入性風險突出的行業,比如出口佔比較高的低端製造業貸款。

(作者:辛繼召,雷思敏 編輯:馬春園)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