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百度App為何領跑新聞資訊分發?

這個軌跡自然也適用於泛平臺。從最初圖文、影片等內容的資訊分發,到內容創作平臺、小程式接入第三方內容和服務,如今的泛媒體平臺已不僅僅侷限於單純的資訊分發上,而是致力於更好連結人和資訊,進化為最接近使用者真實需求的媒體服務平臺。

在這一次的疫情中,App的增長之所以領跑泛媒體行業,百度App的功能服務產品智慧小程式就發揮了重要作用。智慧小程式不僅延伸了百度App搜尋的邊界,強化了連線資訊、知識和服務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讓使用者的需求通過搜尋,即可獲得一站式解決的體驗,形成了有效的服務閉環。

搜尋已成泛媒體平臺行業的最大增量

中國的泛媒體平臺大體上可以三個階段,這三個階段分別對應了行業的三次洗牌:第一階段是以搜狐和網易為代表的新聞客戶端時代,這個階段更側重編輯的作用;第二階段則是以今日頭條為代表的推薦引擎時代,這個階段主要藉助演算法和資訊流進行內容分發。

問題是,單純的人工智慧推薦引擎確實做到了民主地滿足大眾內容需求,但大眾在內容選擇上的盲目性也導致了內容的低俗化。如何解決演算法推薦機制的資訊繭房,成為了整個行業思考的問題,而這也催生泛媒體平臺第三階段,也即以百度App為代表的搜尋+資訊流的融合模式。

疫情期間,百度App為何領跑新聞資訊分發?

作為跨界資訊流平臺的代表,搜尋一直是百度App在資訊流之外,最重要的內容分發模式,而在這一次期間,搜尋引擎的權威性和全面性也成為了百度App強勢增長的主要驅動力。QuestMobile報告對此也強調,「在疫情爆發初期,由於網民普遍資訊焦慮,搜尋App的疫情直播和新聞報道是獲取最新資訊最快的途徑」。

流行病爆發期間,人們開始意識到搜尋引擎所提供的服務的獨特的價值定位,因為他們特別希望瞭解更多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資訊,他們更願意自主地搜尋,而不是被動得被告知。一個數據可以印證這個結論,疫情期間,使用者通過百度搜索、瀏覽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關資訊日均超10億人次,百度搜索流量也因此增加30%以上。

「內容」對於搜尋引擎與演算法推薦平臺是至關重要的,但使用者在兩者上面獲取內容的需求卻截然不同,搜尋引擎匯聚知識與資訊幫助使用者解決問題,演算法推薦平臺則更多是擴充套件多樣化的內容形式讓使用者消遣。

對使用者來說,休閒、娛樂等kill time需求,完全可以被遊戲、直播、短影片等多種服務和內容滿足,這或許也是疫情期間,移動網際網路整體使用者規模增長,新聞資訊行業使用者規模也在增長,但眾多新聞資訊平臺使用者增長停滯的原因。

相比之下,搜尋是使用者的”剛需”,是使用者滿足自身需求的起點,具有可持續和不可替代兩個特徵。在今天的網際網路世界中,使用者點選、評論、瀏覽、消費等行為,都被視為可貴的資料資源。在各種行為中,搜尋是唯一一個使用者主動表達多維度需求的行為,透過搜尋進行使用者洞察最為精準。

對泛媒體平臺來說,只有將搜尋和資訊流相互結合,才能真正意義上滿足使用者全方位對資訊的需求。有意思的是,作為追趕者的今日頭條,如今也開始將搜尋作為下一個增長點,而這也進一步證明了百度App的“搜尋+資訊流”雙引擎,才是泛媒體平臺們實現人與資訊連線的最好方式。

媒體價值的迴歸將會是大勢所趨

泛媒體平臺們對增長的思考從來都不同,百度App希望不斷強化平臺的媒體和服務,QQ瀏覽器將重心放在了細分二次元人群的需求上,而今日頭條則選擇了放大平臺的娛樂屬性,但疫情期間新聞資訊行業的增長,卻更多是來源於公眾對疫情權威資訊的需求。

眾所周知,媒體的一個特性就是資訊的彙集、整理和分發,基於演算法的資訊流更多隻體現了分發而缺乏對資訊的整理過程,這也是為什麼當用戶想要獲取有價值的資訊和知識時,第一反應就是使用搜索引擎,而不是類似今日頭條這樣的演算法推薦平臺。

在這一次疫情期間,百度App對疫情資訊的整合,就很好的體現了泛媒體平臺這種跳出工具屬性的進化。比如,在百度App的“抗擊肺炎”頻道,公眾可隨時檢視疫情進展,隨時獲取最新權威媒體資訊。再比如,百度App的闢謠功能,就很好的解決了疫情爆發。

疫情期間,百度App為何領跑新聞資訊分發?

疫情爆發初期,百度App連續十幾天不間斷運營新型冠狀病毒相關權威資訊,併發布百度搜索大資料報告,成為反映疫情趨勢的“風向標”。事實上,具備強媒體屬性的百度App也一直在主動迎戰,並針對使用者核心的關注點以及對關鍵資訊的需求,通過圖文、影片、直播等多種形式,圍繞事件最新進展、專家解讀、預防方法等全面展現給使用者。

在百度App的“抗擊肺炎”頻道,公眾可隨時檢視疫情進展,隨時獲取最新權威媒體資訊。通過提供疫情期間急需的各類資訊,百度也成為了疫情期間最重要的公共媒體平臺。此外,百度App的“問醫生”、“患者同乘查詢”等功能服務,也通過及時、透明、權威的資訊和知識傳遞,緩解使用者焦慮。

疫情期間,百度App為何領跑新聞資訊分發?

百度App的行業優勢擴大,則進一步印證了搜尋引擎的媒體價值。搜尋的邏輯是解決使用者求知的剛需,例如“雙黃連能不能抑制肺炎”、“口罩應該如何佩戴”、“防治新冠疫情需要注意些什麼”這樣的問題,這是演算法推薦平臺,即使聚合再多的娛樂性資訊和新聞資訊量也無法滿足的需求。

事實上,演算法推薦平臺在疫情期間顯得非常被動,這主要是因為演算法推薦的內容分發模式更多是以資訊流呈現,缺少了搜尋引擎的主觀能動性,公眾在這裡更多是為了娛樂消遣,所以自然就存在不夠權威的刻板印象。

從長遠來看,泛媒體平臺想要打破自身的天花板,那就不能僅僅只滿足公眾對資訊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迴歸媒體屬性,並進一步體現在議題的設定能力上,塑造平臺媒體的權威性。比如百度App釋出的復工搜尋大資料報告,就讓我們能洞察到很多之前完全無法找到的資訊,也彌合了資訊的錯位。在這種突發疫情的當口,搜尋的媒體價值進一步彰顯。

突發的疫情帶來了增長紅利,但對泛媒體平臺們來說,如何把握住這些機會,才是接下來急需思考的問題。面對行業清晰可見的天花板,通過搜尋迴歸媒體,或許才是泛媒體平臺的進化終局。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