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媒體們今何在?

原標題: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們今何在?

7月6日,據刺蝟公社從相關人士處獲悉,澎湃新聞將在近期啟動B輪融資,其規模或超過2016年的A輪融資6.1億元,投資方也可能將不限於A輪融資中的全國資陣容。

作為體制內誕生的新媒體,主打“原創”“時政”和高知人群的澎湃新聞一直在尋找著主旋律導向與網際網路思維的最佳結合點。

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媒體們今何在?

引入非國資或將進一步加速其媒體融合、改革和轉型步伐。據友盟後臺資料顯示,澎湃新聞使用者以男性為主,佔總體的70%;地域方面則主要集中在北上廣和江浙一帶,IOS使用者佔比40%。

在虎嗅、36氪、鈦媒體等網際網路、財經、類垂直媒體站上風口的當下,嚴肅新聞媒體們如今過得怎麼樣?隨著近日新浪宣佈擬私有化,入口網站衰落已成必然,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以今日頭條等為代表的資訊資訊流平臺以個性化推薦演算法機制成為使用者主流選擇, 由傳統新聞媒體轉型而來的專業新聞資訊平臺,作為資訊資訊流平臺們的內容供給方,能憑藉內容質量彌補數量和體量上的劣勢嗎?

澎湃是否如昨?

在移動化浪潮將至的2012-2014年前後,入口網站紛紛釋出手機新聞客戶端,傳統媒體紛紛依託於原有團隊嘗試新媒體轉型。2012年,“人民日報”安卓客戶端上線,2013年,依託於央視網的“央視新聞”客戶端上線,2015年,由重慶日報報業集團打造、依託於《重慶晨報》的“上游新聞”客戶端上線。在這波轉型潮中,部分報業“將紙質內容轉移到新媒體平臺”顯然只是一場自嗨。

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媒體們今何在?

2014年7月22日,作為上海報業集團轉型實驗田的“澎湃新聞”正式上線,以“澎湃如昨”為理念,試圖打造一個“專注時政與思想的媒體開放平臺”,由《東方早報》團隊負責採編報道,上線之初大致近400人。其切入節點不算最早,但也不算最晚。另外,澎湃新聞還擁有網際網路新聞一類資質,具備對現場和時政新聞的直接採訪權,因而具有內容資源優勢。

據悉,澎湃新聞的初期投資達3至4億元,其中一部分來自政府,一部分來自財團,聯想旗下的弘毅資本此前曾傳出參股的訊息,所以其初期商業化壓力不大。此外,“澎湃”的核心成員還實現了對專案的持股。 多元化的股權結構,以及團隊激勵等機制似乎從一開始就證明了上海報業集團深入擁抱市場化,轉戰新媒體的決心。

踩在國家反腐倡廉的重大事件發生時間節點上,澎湃新聞誕生之初以一系列深度反腐報道打響了名號,澎湃專門開闢“打虎記”,對全國各省市反腐資訊進行追蹤與報道,許多讀者就是因為那時候的系列非虛構報道而成為澎湃的忠實使用者。

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媒體們今何在?

2016年末,澎湃新聞獲得上海久事、上海精文投資等六家國資戰略入股,融後估值超過30億,與此同時,上海報業集團宣佈《東方早報》休刊。傳統媒體停刊的同時,孵化出的新媒體獲得融資,成為傳媒行業年度重要事件之一,標誌著傳統媒體的徹底轉型。

區別於大部分同類平臺主要產出娛樂、科技、生活類內容,依託於《東方早報》原本的強項時評,言論,專欄,文化新聞,澎湃新聞產品設計上也體現出了“新聞+評論”的特色。目前,澎湃新聞共有五個新聞頻道分類:、時事、財經、思想、生活。三個UGC內容生產與使用者互動頻道:“問吧”、“問政”、“湃客”,共有8個原始頻道,85個欄目。2018年,在全網點選量TOP10中,其原創稿件佔比70%。

據總編輯劉永剛表示,現在每天原創稿件的生產量為300篇。與此同時今日頭條2018年每天已經聚合產出60萬篇以上的自媒體內容。但前者產出的原創新聞報道仍然屬於稀缺性內容,兩者平臺屬性的不同決定了內容篩選機制的不同:前者以編輯人工採編為主,注重權威性,後者以智慧演算法推薦為主,注重個性化分發。

在2019年7月誕生五週年之際,澎湃新聞宣佈下載量超過1.5億、日活超過千萬量級,並推出源頭活水計劃、無所不在計劃和相互賦能計劃,釋出了包括政務號、媒體號和湃客號3大領域在內的“澎湃號”,聚集1.5萬個政務號,上百家主流官媒,以及主打社群和互動的“澎友圈”,以及英文版“Sixthtone APP”。

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媒體們今何在?

工信部網路輿情研究中心釋出的《2017年中國網路媒體公信力調查報告》顯示,介面在使用者信任得分中排名第五,澎湃新聞使用者信任得分排名第二,與人民日報、騰訊新聞一起並列網民 信任度最高的資訊獲取平臺

澎湃是否如昨?媒體平臺的公信力始終依賴於內容本身。 然而澎湃新聞近日正在幾次重大事件中成為眾矢之的:一邊是新聞媒體職業素養,另一邊是網際網路時代短平快的傳播焦慮下的“標題黨”“十萬加”訴求,兩相拉扯下不免搖擺不定,此前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官微曾釋出《中央及時糾偏:嚴厲批評澎湃新聞網》,在“尋找湯蘭蘭”事件報道當中,澎湃新聞因暴露湯蘭蘭個人資訊而備受批評。 在移動網際網路新場景下,如何重塑新聞倫理成為了媒體新的挑戰。

嚴肅媒體品牌們現狀如何?

去年是TMT類新媒體的高光之年,TMT頭部新媒體紛紛獲得融資。2019年7月13日,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宣佈,鈦媒體已完成最新一輪近1億元的融資,由興開國際、盛大資本、北京華韞投資等多家機構聯合投資。去年8月,極客公園完成數千萬元的 B 輪融資,由小米集團與順為資本聯合投資。2019年11月8日, 36氪正式登陸納斯達克,股票程式碼“KRKR”。

而缺失“企業增值服務”營收渠道的嚴肅媒體平臺們,又將如何探索商業模式?同樣是上海報業集團背景,同一時期誕生的介面經常被拿來和澎湃予以比較。雖然兩者調性都偏嚴肅,但前者主要偏向商業和經濟熱點,後者偏向時政熱點。從盈利模式上來看,澎湃新聞主要是通過內容打造吸引廣告投放,定位於一二線新中產使用者的 介面還通過旗下原創設計師平臺“尤物”進行電商方面的探索,推出“摩爾金融”探索網際網路創新金融資訊及服務。

澎湃新聞B輪融資規模或超6.1億:嚴肅媒體們今何在?

同樣身為主流媒體推出的網際網路平臺,儘管紙媒和網路影片媒介形式、內容定位不同,但芒果TV堅持主流價值觀的同時發力市場化的經驗或有可供澎湃借鑑之處。

2016年,短影片市場爆發前夜,一些傳統媒體開始轉而進軍新聞資訊類短影片陣地。2016年9月11日新京報網推出“我們影片”, 另一傢俱有嚴肅新聞資訊性質的短影片平臺梨影片同樣與澎湃繫有著密切關係:2016年7月,梨影片創始人邱兵從東方早報和澎湃新聞離職,澎湃新聞原主編李鑫、澎湃人物原主編盧雁等加盟短影片專案創業,先後獲得CMC資本、人民網、騰訊、百度的融資,2017年初因資質問題梨影片被要求整改,從時政及突發新聞轉型為專注於年輕人的生活、思想、感情等方面。2019年8月底,梨影片與“學習強國”學習平臺簽署正能量內容傳播戰略合作協議。2020年4月初,梨影片獲得新華網旗下基金戰略入股。

但梨影片同樣面臨著商業模式不清晰、自身流量有限依靠外部渠道等問題,儘管定位於資訊內容屬性,且所有短影片均經過事實核查,區別於其他短影片平臺,但最受歡迎的仍然是娛樂美女等大眾化內容而非嚴肅內容。在MCN爆發的場景下,如何維繫其獨家拍客體系?如何聚合流量,拓展商業變現渠道的同時不損害調性?這些都是梨影片亟待解決的問題。

總的來看,嚴肅媒體品牌們大多有著相似的背景——由傳統媒體集團孵化、專業團隊打造,相似的內容堅持,以及相似的境遇:新聞屬性決定了它們自身流量有限,在商業合作方面更為謹慎。在市場細分化的當下,上述平臺作為內容生產機構的意義,以及其吸引到的人群仍然有著不可替代的價值。

END

【合作 | 投稿 | 應聘 | 加群 | 轉載】

責任編輯:

閱讀 ()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