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態度轉變到被傳IPO融資10億美元 娃哈哈上市漸近?

原標題:從態度轉變到被傳IPO10億美元 娃哈哈上市漸近?

從態度轉變到被傳IPO融資10億美元 娃哈哈上市漸近?

面對僅有自身營收一半的“老鄉”農夫山泉披露招股說明書,娃哈哈似乎也坐不住了。7月3日,有訊息稱,娃哈哈正在考慮IPO。從“不差錢不上市”,到“適當的時候會考慮上市”、“上市是娃哈哈一個非常正常的舉動”,再到如今的IPO融資傳聞,娃哈哈態度已經轉變。業內人士認為,如果娃哈哈要上市,並不是因為缺錢,而是需要實現企業的規範化發展,從而加速實現“再造一個娃哈哈”的目標。

態度反轉

有訊息稱,娃哈哈此次融資規模或超10億美元。潛在上市地點中包括香港,目標是最早明年上市。對此,北京商報記者聯絡採訪了娃哈哈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沒有上市相關計劃。

成立30餘年的娃哈哈,長期堅持“不負債、不發債、不貸款、不上市”的四不口號。直到2017年11月,在娃哈哈30週年慶典上,娃哈哈董事長宗慶後說:“上市以後能加快企業發展,在適當時候娃哈哈也會考慮上市。”這意味著,娃哈哈首次“鬆口”上市。

2020年4月,宗慶後在談及上市問題時稱,並沒有堅決反對上市,關鍵是企業有沒現金需求。5月27日,娃哈哈公關部部長宗馥莉發聲:“娃哈哈上市是一個非常正常的舉動。未來,只有跟資本市場相結合才會走的更遠,這是每一家公司都要做的。我也想看看,資本手段到底能為我們帶來什麼。”

娃哈哈的態度反轉與同屬浙江的企業農夫山泉頗為相似。農夫山泉曾在A股接受上市輔導10多年,卻堅稱沒有上市計劃。農夫山泉創始人兼董事長鍾睒睒曾說:“資本市場講究需求與被需求,農夫山泉沒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相同的打法,或許也是由於“師出同門”。1991年,鍾睒睒獲得了娃哈哈產品代理權,但後來由於與娃哈哈在代理價格上出現了問題,拋下了一句“早晚有一天我會再殺回來”,便揮別了娃哈哈。

隨後,鍾睒睒在海口成立了海南養生堂藥業有限公司,並聘請了三位中醫藥大學的專家花了8個月的時間,研製出了“養生堂龜鱉丸”。這與娃哈哈依靠保健品起家路數一樣。

如今,鍾睒睒不僅帶著農夫山泉“殺回”了飲料行業,同時,也將農夫山泉推上上市之路。

“農夫山泉與娃哈哈不僅都以保健品起家,還曾因為純淨水、地表水、鹼性水誰更健康,也一直明爭暗鬥。如今在看到‘後浪’農夫山泉已搶先一步遞交招股說明書,娃哈哈就坐不住了,所以面對資本時,也比之前更加迫切。”經濟學家宋清輝認為。

展開全文

不過,在食品觀察員竇強看來,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利用上市擴大規模、是必然趨勢,兩家不存在因為爭強好勝而上市之說。

內部需求

從“不差錢、不上市”,到如今傳出準備赴港上市的訊息,雖然娃哈哈否認了上市計劃,但業內人士認為,娃哈哈上市之路已愈加明朗,這也是為“再造一個娃哈哈”鋪路。

2010年,宗慶後曾公開表示,要“再造一個娃哈哈”,並將2014年的營收目標定為1000億元。為了實現千億目標,宗慶後開始“跑馬圈地”,不斷試水多元化,先後佈局了童裝、乳業、酒業等業務,並重金砸向商業零售等方面。然而,最終幾乎所有的多元化都被打上了“失敗”的烙印。

“娃哈哈在營銷和發展模式上已經暴露出問題,需要及時調整。”營銷管理專家沈博元分析稱。

目前,娃哈哈的主流產品仍然為營養快線和AD鈣奶,這些單品雖然曾經為娃哈哈帶來了豐富的現金流,但近兩年的收入不斷下滑。例如,營養快線的營收從2013年的200億元,下滑到了2016年的80多億元。不僅如此,娃哈哈主流渠道仍然在三四線城市,而在一二線城市渠道佈局不足。

由於上述種種原因,娃哈哈的收入從2013年的783億元,逐漸下滑。2014-2017年,娃哈哈的營收分別為728億元、677億元、456億元、450.73億元。

香頌資本沈萌認為,除了業務急需調整,娃哈哈的股權結構和治理體系長期不透明、不健全、不規範,也需要通過上市進行規範化調整。

天眼查顯示,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共有3個股東,其中杭州上城區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出資2.4億元,持股比例達46%;宗慶後出資1.5億元,持股比例為29.4%;另一家股東為杭州娃哈哈集團有限公司基層工會聯合委員會(職工持股會),持股比例也達24.6%。杭州上城區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由杭州市上城區財政局100%控股。

雖然為了優化股權,娃哈哈於2018年曾傳出回購員工股份的訊息。不過,當時娃哈哈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為了更好地激勵員工,娃哈哈對所有員工股份高價收回,將重新根據崗位、表現進行評定。

爭相上市

“娃哈哈內部需要調整是必然的,因為市場競爭已日趨激烈。”業內人士稱。

北京商報記者梳理髮現,不僅農夫山泉已經向香港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開啟了IPO之路,達利食品也在2015年赴港上市。康師傅、統一等企業也都在香港上市。此外,跨業的可口可樂、百事、雀巢也均為上市公司。

雖然諸多企業選擇在港交所上市,但達利食品和農夫山泉兩個企業的體量與娃哈哈存在較大的差距。

4月29日,農夫山泉正式向港交所遞交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18年,農夫山泉收入204.75億元,淨利潤36.12億元。達利食品的2018年度全年業績公告顯示,營收為208.6億元,同比增長5.4%;淨利潤為37.2億元,同比增長8.3%。2018年,娃哈哈收入為468.9億元。通過資料可以看出,娃哈哈一年的營收相當於兩個農夫山泉,也約等於兩個達利食品。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農夫山泉上市成功,將實現對娃哈哈的逆襲。雖然娃哈哈先於農夫山泉成立,但經過近20年的發展,雙方的地位已經發生了變化。2019年,農夫山泉收入達143.46億元,佔據飲用水市場份額20.9%,成為飲用水市場上排名第一的品牌。娃哈哈飲用水市佔率已經不在前5名。

有研究分析認為,從市佔率演變趨勢看,2015-2018年間,農夫山泉、怡寶和百歲山市佔率穩步提升,體現了在升級過程中,中高檔產品和天然礦泉水更易獲得消費者認可;而產品線偏低端的康師傅、冰露和娃哈哈的市場份額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側面看出娃哈哈有一定市場競爭壓力。

除了原有的競爭對手,瓶裝水市場還不斷湧入“新兵”。2018年12月15日,伊利股份釋出公告,擬投資7.44億元在吉林省安圖縣長白山天然礦泉水產業園區新建伊利長白山天然礦泉水飲品專案。按照31個月的建設週期計算,預計該專案將於2021年正式建成投產。

業內人士認為,不管娃哈哈是否會短期內上市,未來,娃哈哈除了需要在產業經營上實現“內生式”增長,還需要“外延式”的資本運營,才能儘快實現“再造一個娃哈哈”的目標。北京商報記者 李振興 白楊/文並攝

責任編輯:

閱讀 ()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