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催收難禁:招聘市場火爆 催收員"兩頭吃"月入超萬

暴力催收難禁:招聘市場火爆 催收員"兩頭吃"月入超萬

  新京報記者 羅亦丹 李大偉 

  江湖難禁。10月21日晚間,因暴力催收被公安調查。

  新京報記者以“催收”為關鍵詞搜尋招聘資訊發現,目前催收人員的招聘市場依然火爆。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10月21日至10月22日兩天內,杭州地區招聘催收人員的資訊就超過了30條。其中,51信用卡所在的杭州恩牛網路技術有限公司還於10月22日釋出了催收支援的招聘崗位,月薪6000至10000元。

  催收員王君向新京報記者介紹,許多催收人員“兩頭吃”。“與客戶簽訂委託書後,在催收的時候,他們(債務人)可能錢不夠,這是最頭疼的。有的時候,比如說債務人欠100萬,但是拿不出錢來,就會跟債務人要十萬元,並承諾以後不再騷擾。”

  催收員招聘火爆 稅前薪資多在5000-10000元

  目前,催收人員的招聘市場依然火爆。

  處於此次風暴中心的51信用卡,其所在的杭州恩牛網路技術有限公司也於10月22日釋出了催收支援的招聘崗位,月薪6000至10000元,工作內容為規劃搭建催收業務制度體系,優化催收業務相關的各類管理辦法,特殊催收賬戶的處理,特殊流程的處理(如律師函)等。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根據招聘網站給出的薪資標準,一名催收員的稅前薪資多在5000元至10000元,對比來看,51信用卡上述招聘的薪資處於行業中游。

  一名從事催收行業的員工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正規的催收公司在催收過程中,一般比較注意用語,沒有暴力催收的情況,但可能也會採取給欠款人的親戚朋友打電話的方式,告訴他身邊所有人,他欠款未還,通過這種方式對欠款人進行一些輿論上的壓力,讓他覺得他的欠錢行為所有人都知道,覺得自己沒有面子從還錢,但暴力性、涉黑的催收正規公司不敢做。

  “催收三階段”:打電話理論、簡訊威脅、寄律師函

  有被催收經歷的王希告訴記者,根據他個人的經歷,催收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打電話,客氣地跟你說一套他們自己的威脅理論;第二階段,簡訊威脅,就是呼死你;第三階段,正規公司會給你寄律師函,而不正規的公司就開始偽造律師函。”

  王希透露,現在不少放貸公司會把單子給催收,然後分成特別高,所以催收方往往會不擇手段,“對於這類簡訊,去年起運營商已經開始封禁了,這些催收者就開始發郵件,有些運營商不讓他們打電話,他們就找其他渠道打電話。”

  據瞭解,最近一直持續的“掃黑除惡”行動讓暴力催收狀況有所降溫,王希告訴記者,有不少福建廣州那邊的催收公司,他們在催收時每次會編輯一條上門的資訊,上面會寫好催收費、加油費、住店費,還有吃的費用。“有時放貸人員給催收公司一筆5000元的催收款項,催收人員在催收時會找欠款人要賬5萬元。”

  而對於催收人員的選擇,王希稱催收人員很少去農村上門催收,喜歡在城市,相對來講南方城市的上門催收更為普遍,北方城市相對較少,“例如西北的幾個省份掃黑除惡力度比較大,催收人員就比較怕。更何況不少催收者本身也不乾淨,甚至是用催收來的錢去還自己的欠款,所以很怕警方查。不過總體來講,由於掃黑除惡,今年以來暴力催收的狀況已經很少了。”

  有催收人員“兩頭吃”,暴力催收被定為“軟暴力”

  王君(化名)的孩子今年六歲,他離開催收行業也恰好六年。“以前要賬,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威脅。”王君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噴漆、恐嚇信等都是較為常用的催收手段。“甚至,24小時追蹤也是常用的手段,他幹什麼我就幹什麼,一直跟著他。”王君說。據介紹,當客戶有需求找到催收人員時,雙方會簽訂一個委託書,寫明佣金等事項。“這個佣金大概是30%。”

  此外,他還告訴新京報記者,許多催收人員“兩頭吃”。“與客戶簽訂委託書後,在催收的時候,他們(債務人)可能錢不夠,這是最頭疼的。有的時候,比如說債務人欠100萬,但是拿不出錢來,就會給債務人要十萬元,並承諾以後不再騷擾。”

  據另一位相關人士介紹,催收人員對相關法律法規都十分熟悉,催收行業也有一個底線,即“要錢不要命”。“出了事不光錢要不到,人還得被警察扣了。”該人士介紹說。王君亦表示“要賬要出命,得不償失”。他提及有同行就因為“背上人命”被抓。

  上述兩位人士均表示,遭遇過被催收的物件報警處理。

  過去相當一段長的時間內,劉通(化名)遭遇催收團隊多次上門暴力催收而被迫報警。“堵鎖眼,破壞電閘等,都經歷過。甚至,其中有一次,我的門還被他們給拆掉扔到了樓下。”為此,他接受片區民警的建議,在樓道里安置了一個鐵質防盜門,“為的是拖延時間,等到警方到來。”

  但是,王君說。“警察拿我們沒辦法,因為這屬於民事糾紛,歸法院管,只要動作適度警察管不到。”

  一位曾經參與打擊催收團伙的警方內部人士向新京報記者確認了王君的這種說法。“因催收大部分是民事糾紛,很多時候即便是報警,民警也往往只是勸阻,並不會過多介入。”

  值得關注的是,今年4月份,兩部一高在釋出的《關於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提出,“軟暴力”是指行為人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對他人或者在有關場所進行滋擾、糾纏、鬨鬧、聚眾造勢等,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的違法犯罪手段。催收行業告別肆意生長的草莽期。

  伴隨監管層態度不斷明晰的,還有警方執法的邊界。警方內部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按照該意見,現在把這一類討債行為定義為軟暴力,警方會介入,曾集中打擊過一波。“在實際辦案中,對於有組織的,暫定為涉嫌有黑惡勢力的犯罪團伙。”

  銀行是不少催收公司的主要客戶之一

  “銀行是不少催收公司的主要客戶之一。”上述從事催收行業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

  10月22日,在銀行工作的陸女士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銀行催收根據不同情況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如果對方沒有逾期很久,就是負責放貸的人員去進行催收;如果逾期很久,會統一歸由催收員進行電話催收;如果電話催收不利,再到對方具體公司,或者個人連帶的公司進行上門催收;如果這些方式都不成功,就可能會外包到第三方專業的催收公司進行催收。據我所知,許多大型金融機構都有長期合作的第三方催收公司,外包公司會拿一部分返利,銀行和催收公司都不會輕易起訴欠款人,因為欠款人如果被起訴判刑坐牢,就失去了經濟來源,銀行和催收公司是不想看到這一場面出現的。”

  有過被催收經歷的王希(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銀行自己也有催收,但現在大部分銀行都把催收業務外包出去了,“因為政策原因,銀行不敢冒險”。

  “有的催收團伙還會在商業銀行購買不良資產,現在市面上價格大概為不良資產的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他們(催收團伙)甚至還會找陪標,以超低價去獲取不良資產,然後通過噴子、撒字條、放炮等進行催收。”上述警方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