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頭條為什麼要做搜尋?挑戰百度、搜狗,真有那麼容易?

原標題:為什麼要做搜尋?挑戰、搜狗,真有那麼容易?

網際網路公司的傳聞歷來虛虛實實、真真假假,當然,多數時候是真的。

年初業界傳聞今日頭條要做搜尋的訊息被一步步證實,最近,頭條搜尋移動網頁版正式上線,使用者在今日頭條App裡輸入“頭條搜尋”關鍵字,即可看到相關網頁地址。

頭條搜尋的推出,讓外界認為這是頭條跟百度的對標,頭條要挑戰百度在搜尋引擎領域的地位。之所以會有這種訊號的釋放,跟很多因素有關,比如今日頭條跟百度之間的明爭暗鬥、頭條的“好鬥”精神、頭條的使用者量和內容維度、頭條的數次後來居上案例等。日前,還有訊息提到,今日頭條將收購互動百科,這更加坐實了“頭條戰百度”的訊息。

通用搜索的三道門檻

中國搜尋引擎市場從來不缺乏挑戰者,自從谷歌退出中國市場後,市場被百度、搜狗、搜搜瓜分,但這種靜謐並未持續太久就迎來了激烈的競爭者360搜尋,搭乘360瀏覽器的快車,360搜尋迅速搶到市場第二、第三的位置。其後,前谷歌團隊推出了云云搜尋,UC團隊上線了神馬搜尋,再加上易查、宜搜等非知名產品,中國搜尋引擎產品一度超過10家以上。

然而,經過移動網際網路洗牌後,搜尋引擎反而成為“奪命殺手”,搜搜被合併入搜狗,云云搜尋被收購,即刻搜尋被關閉,最終市場僅剩百度、搜狗、360搜尋、神馬搜尋四大玩家,百度佔據60%以上的市場份額,360搜尋、搜狗勢頭最凶猛的時候市場佔比也未到百度一半。

CNNIC的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網站數量為523萬個,同比下降1.9%。作為通用搜索,就需要對這500多萬個網站進行索引處理後,再按照一定的相關性進行排序,將使用者需要的內容呈現出來。

頭條號官方在2018年年末公佈的資料顯示,2018年頭條號上共釋出了16467萬篇文章,總字數達1599億個,創作者們共釋出了15328萬個影片,總時長達到42418萬分鍾。

從創作內容數量和字數來看,今日頭條2018年的資料非常驚人,但若是與500多萬個網站產生的內容相比,實屬小巫見大巫。通用搜索並非站內搜尋,只需對一個平臺上的內容進行處理,每個網站的URL也毫不相同,這樣處理起來就比較複雜。

技術是通用搜索的第一道門檻,面對每天近60億次搜尋需求,要想做的比現在好很多真沒那麼容易。

通用搜索的第二道門檻是品牌知名度。360搜尋最初依靠360瀏覽器和360安全衛士短期內獲得了不少使用者,其市場份額一度衝到20%以上,但隨後迅速回落至10%左右。今日頭條若是依靠今日頭條、抖音的載體優勢,短期內也能迅速擴大其搜尋的市場份額,不過,長期來看,使用者會天然選擇品牌知名度高的百度。

據郭靜的網際網路圈觀察,即使到現在為止,仍然有不少使用者在360搜尋、搜狗搜尋內輸入百度,再從百度進行搜尋。搜狗指數顯示,“百度”關鍵詞最近一年內的日平均搜尋指數為“1905235”次,搜狗熱搜榜的“7日熱點”中,“地球透支日出現”的搜尋指數也才64649次。顯然,有不少使用者是在搜狗裡搜尋百度後再進行搜尋的。

今日頭條為什麼要做搜尋?挑戰百度、搜狗,真有那麼容易?

展開全文

360搜尋的情況同搜狗類似,360趨勢顯示,“百度”關鍵詞最近一年內日均關注趨勢達17078441次。

百度在中國搜尋引擎市場的品牌知名度要遠遠高於其他產品,使用者的認知中,“搜尋引擎=百度”。頭條搜尋如果想要達到百度的地步,需要花費的人力、物力、財力必然是海量的,就今日頭條目前的動作來看,它並不需要這樣做。

百度如今是由搜尋引擎到資訊推薦,今日頭條則是要資訊推薦到搜尋引擎,兩者類似的點在於,都是做資訊匹配,但使用者的主要關注點明顯不同,使用者用百度就是搜尋,用今日頭條就是看資訊,兩者的目的並不會反置。

搜尋引擎的第三道門檻是盈利模式。搜尋引擎的主要盈利模式就是付費廣告,而這方面除了要有強大的技術支撐外,則需要有龐大的營銷團隊配合。百度2018年四季度財報顯示,該季度百度網路營銷營收為人民幣212億元,同比增長增長10%;活躍網路營銷客戶數量約為52.9萬家,同比增長15%;百度第四季度來自每家網路營銷客戶的平均營收約為人民幣4.01萬元,從財報來看,百度有著非常穩定的客戶和收入。

今日頭條即使能衝破第一道門檻,但後面兩道門檻卻很難跨過去,要打敗百度,需要改變使用者、改變客戶、改變行業,這些都不是短期內就能出現變化的。

今日頭條為何要做搜尋?

在當前各個App都注重內容保護的情況下,資訊孤島的情況愈發明顯,搜尋引擎的發揮空間有限,要麼是小程式,要麼是手機網站,要麼是平臺對PC網站進行轉碼。在有限的空間內,今日頭條為何要做搜尋?

首先需要理解,頭條搜尋是否非要顛覆百度,它真的想做“另一個百度”嗎?

2015年微信推出的微信6.1版本中,微信搜尋新增了搜尋朋友圈、文章、收藏、餐廳等功能,當時微信的月活躍賬戶數達5億人,微信的這一動作被外界解讀為微信要做搜尋引擎來顛覆百度。如今近4年時間過去,微信的月活使用者數達到了11.33億,微信搜尋的內容除了朋友圈、文章等外,還包括百科、問答、讀書等內容,可微信顛覆搜尋的情況並未出現,百度依然是搜尋引擎市場的NO.1。

頭條做搜尋,就跟微信搜尋一樣,並非就是為了要顛覆百度。頭條做搜尋的目的在於:

第一,存量市場做增量。今日頭條母公司位元組跳動日前公佈的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7月,位元組跳動旗下產品全球總日活躍使用者量超過7億,總月活躍使用者超過15億,其產品包括抖音、今日頭條、西瓜影片、火山小影片、Faceu、懂車帝、悟空問答、番茄小說等。今日頭條無論是使用者量還是產品線都非常豐富,有如此龐大的使用者基數在,今日頭條若能夠將這些存量市場的需求給激發出來,其增量資料也很恐怖。

以今日頭條App為例,當用戶看到某條新聞資訊後,想要了解該新聞的更多資訊,直接長按關鍵字後即可轉入到搜尋頁,如果頭條沒有搜尋功能,使用者就會跳轉到其他平臺,而現在有了這個功能,使用者直接在今日頭條App內就能滿足需求,只有站內內容無法滿足使用者需求,站內+站外結合才能讓搜尋功能達到最佳效果。

據郭靜的網際網路圈觀察,頭條搜尋框內會經常向使用者推薦相關熱門關鍵詞,使用者點選後即可看到搜尋內容,內容結果頁中,並不是全部以頭條旗下內容優先,搜狗、百度等其它平臺的內容也會優先展示,其排序的先後跟內容匹配度相關。從這個細節來看,頭條搜尋更注重搜尋結果,而不是流量。

將頭條平臺上使用者搜尋的需求完全激發出來,就是頭條搜尋目前在做的,它搶的是流量和使用者時間,而不是搜尋生意。

第二,頭條有足夠的試錯成本。今日頭條並非每個產品都大獲成功,從其以往的策略來看,其更喜歡進行不斷嘗試,比如,2017年今日頭條推出了獨立的問答產品悟空問答,並且大力邀請了一波大V在悟空問答上入駐,今日頭條高階副總裁趙添曾在今日頭條2017創作者大會上表示,悟空問答將將投入10億元補貼平臺答主。

僅過一年時間,悟空問答便逐漸停止補貼策略,團隊也被轉崗至微頭條。實際上悟空問答到現在也還在執行,只是並未主推。

2019年,今日頭條相繼上線了兩款社交產品多閃和飛聊,然而,極光大資料釋出的《2019年Q2移動網際網路行業資料研究報告》顯示,多閃DAU已由575萬降至96萬,飛聊的DAU峰值在8萬徘徊。

無論是問答產品還是社交產品,頭條都有足夠的試錯成本,成功了自然是好事,而就算不成功,也不影響今日頭條和抖音兩大主幹力量。

有一個產品上的細節是,騰訊、百度、阿里巴巴等巨頭會共用一個者賬號,而頭條旗下的產品都是獨立的開發者賬號。

頭條搜尋目前只需要勇往直前即可,萬一失敗的話, 頭條也有足夠的退路,反正只是一種邊界的嘗試,頭條耗得起。

第三,總有需求未被滿足。今日頭條做新聞閱讀的時候,四大門戶皆有新聞閱讀產品,抖音推出之際,秒拍、美拍等短影片產品也構成了短影片行業的第一梯隊。然而,頭條在資訊推薦和短影片方面都實現了逆襲。

市場總有需求未被滿足。

搜尋引擎市場同樣如此,即使目前百度、搜狗、360搜尋的市場環境非常穩定,但從使用者角度來考慮,它們的需求總會有縫隙,總有對現有產品不滿意的地方,而頭條搜尋只要做的比現有產品好一點點,就會有使用者向它遷移,如果是產品非常出色,轉移的就會是一大批人,關鍵不在於頭條推出了搜尋引擎,而在於它的搜尋是否能夠做到超出預期,能夠提升搜尋的效率和使用者體驗。

第四,獲取更多資料緯度,提升資訊分發效率。在原有的資料模型中,使用者在螢幕上的滑動、點贊、分享、收藏、評論等行為均被作為資料標籤,系統以此來作為推薦樣本,然而,這些資料仍然有限,搜尋行為是使用者的主動行為,當用戶通過輸入關鍵詞來獲取自己想要的需求,就充分說明使用者對關鍵詞相關的內容感興趣,有了這層資料維度,今日頭條就能更加有效地提升自己的分發效率。

頭條做搜尋,看似是頭條在向百度的腹地進軍,實則百度也在反擊,日前,百度App宣佈日活破2億,已經無限接近今日頭條。頭條搜尋究竟想要做什麼?還得看它是想成為“微信搜尋”的樣板,還是“360搜尋”的樣板。

頭條屢有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記錄,這一次,不知道記錄還會延續嗎?

責任編輯:

百度 頭條 今日頭條 搜尋引擎 搜狗
閱讀 ()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