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不再聽故事 AI公司苦日子來了

原標題:投資人不再聽故事 AI苦日子來了

資本對於(AI)企業的態度正在改變。

日前,認知智慧公司樂言科技獲得C1輪融資,融資金額為1.5億元。這是國內AI行業為期較近的一次融資,金額不算多,但足以讓人們歡欣鼓舞。而現在AI公司想從投資人包裡拿錢,已經變得愈加困難。

“目前的人工智慧,新東西越來越少。”5月22日,談到今年的AI行業投資形勢,投資人陳健(化名)向時代週報記者說道。

陳健坦言,從其公司發現專案的渠道來看,眼下人工智慧並沒有什麼投資機會。

這一情況對於AI圈內人士或許並不奇怪,原因是早在2019年,AI行業的投資便已落入低谷,投資人對於AI公司的商業故事不再感興趣。

事實上,由於疫情原因,投資方錢包被捂得更緊。作為AI公司,眼下需要考慮的問題是,能否儘快商業化落地甚至變現。

投資人不再聽故事 AI公司苦日子來了

聚焦頭部

在AI圈,今年融資難幾乎已經成為共識,不僅投資方這樣看,AI公司感受也十分明顯。

“總體的融資情況還在降溫。”5月22日,一位深圳某AI公司相關負責人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從其目前掌握的資訊來看,今年AI行業的融資數量與去年相比明顯減少。

該負責人的感受並非個例。據援引創投研究機構CB Insights最新發布的報告,2020 年第一季度的全球AI融資交易數量從上一季度的 542 起降到了506 起。

陳健告訴時代週報記者,今年AI行業投資總體論調是,小專案沒人看,早期專案沒人投,連標榜情懷的天使投資人也情懷不再,捂緊了口袋。

並不是所有AI公司都融不到錢。

據媒體報道,今年以來,傳依圖科、第四正規化、雲從科技等AI公司,依然成功進行了融資。但不難發現,這些公司均是行業中的頭部企業。

上述AI公司負責人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儘管總體投資溫度下降,但就單筆融資來看,數額並未減少甚至還有所增加。這就意味著,今年的趨勢是資金向頭部企業聚焦。

“以往IDG和紅杉打得不可開交,你投的專案我絕對不投,我投的專案你也別想進來。但今年會發現,大家開始聯合起來投一個專案了。”陳健向時代週報記者解釋,眼下整體經濟形勢不好,投資機構募資也十分困難,因此大家也準備共渡難關,聚焦頭部企業,合作投資,降低風險。

風口漸遠

事實上,今年並非AI行業投資降溫的開始,這一態勢在之前已經有所顯現。

據獵豹全球智庫統計,2000年以來,全球人工智慧企業的融資數量持續18年上漲,但2019年人工智慧融資數量開始下降,融資金額也由1484.53億元降至967.27億元,降幅度達34.8%。

5月22日,中國人工智慧學會會員張孝榮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從資金層面來看,AI行業是在2019年顯露出疲態,但實際上,這個行業的虛火早在2018年就已見端倪。

張孝榮解釋稱,2018年投資人對AI領域的興趣就已減弱,一些新的專案很難拿到投資。之所以整體來看資金還在進入,主要是投資人不願之前的投資打水漂,因此對於已經投資過且相對不錯的專案繼續追加投資。但2019年,所有資金都在後撤,這時老專案也難再拿到錢,行業整體疲態開始顯現。

行業疲態並非完全由資金緊張所致,也與AI行業此前發展過熱有很大關係。

不少人一定還記得,2016年,谷歌旗下智慧機器人AlphaGo以4比1的大比分,輕鬆戰勝圍棋世界冠軍、職業九段棋手李世石。

正是在這一年,AI行業進入發展巔峰,無數資金瘋狂湧入。

“2016年,許多人首次接觸到人工智慧,特別是美國的一些專案落地,比如AlphaGo,無人駕駛汽車路測等,這些給投資人帶來了很多新的興奮點。”5月22日,瑞德集團華創深大投資合夥人姬翔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姬翔認為,與其說現在是AI行業的資本寒冬,不如說是2016年的資本過熱。當風口漸遠,投資者發現許多專案都不出成果,難以落地,投資自然迴歸理性。

對此,陳健也表示贊同。

他向時代週報記者舉例道:“比如當時一家投資機構看中10個可投的AI專案,如果不能搶到最好的那個,他們往往會把後面幾個專案全都投了,因為不知道哪個專案未來能跑出來。”

就這樣,彼時的AI公司獲得融資十分容易,這也反過來刺激AI公司之後幾輪的融資叫價越來越高,導致很多公司估值過高。

不僅如此,陳健認為當時的投資方式也是導致行業虛火的重要原因。

陳健告訴時代週報記者,AI公司資金消耗量很大,但這個賽道不會有無限的錢給他們,因此投資人和創業者達成了一個默契:儘可能多地拿完賽道里的錢。

“比如,頭部專案吸引了賽道中大部分的資金,剩下的專案即便拿到小部分資金也跑不出來,這樣頭部專案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就都安全了。”陳健說道。

著眼變現

當風口消失,虛火漸熄,企業淘汰不可避免。

上述AI公司負責人告訴時代週報記者,各家企業資金準備的情況不一樣,有的燒錢很快,有的對資金要求比較高,也會準備24―36個月流動資金。

這意味著,如果沒有新的資金注入,大多數公司都難撐過3年。

在該負責人看來,眼下的市場比之前更沒有耐心。

“投資人跟我溝通時會更關注幾方面問題,公司的盈利能力、市場份額、可代替性或可追趕性,甚至是你的客戶。比如你的客戶是政府單位,可能回款時間會長,但資金更有保證;如果是其他客戶,就要考慮對方資金是否充足,專案是否可能黃掉等問題。”陳健表示。

這種要求AI公司提升變現能力的情況,在陳健所在的投資公司也表現得非常明顯。

“我們投了一家為醫院做智慧影像處理的公司,像這種企業,以往我們不太在意它的利潤,但今年我們,要求它跟醫院談更多的合同。在競價方面不再像以前一樣,價格非常便宜。”陳健向時代週報記者舉例稱。

即便市場已經明顯降溫,但一定仍有一些企業心存僥倖,期盼著下一個風口。

姬翔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現在也不排除出現新一輪的AI熱,但在他看來,這種等待風口的方式顯然並不靠譜。

“不管怎麼說,理性投資者的目標,都應該是幫助優秀的創業團隊,以合理的、符合市場規律的方式進行發展。”姬翔說道。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及音影片),除轉載外,均為時代線上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連結、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違反上述宣告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絡本網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責任編輯:

閱讀 ()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