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有毒

原標題:有毒

蘋果有毒

蘋果最早的護城河是產品,後來是品牌,現在是iOS的生態系統。這幾年蘋果創新匱乏已經成為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在即將開啟的5G時代,蘋果還能打個翻身仗嗎?

作者 | 周路平

編輯 | 趙豔秋

來源 | AI財經社(ID:aicjnews)

1

果粉叛變

2019年的第一個週末,北京上班的董茜終於決心把iPhone換了,選擇了偏商務的國產手機。她的iPhone保護得相當完好,就像絕大多數中國消費者那樣,貼了膜帶了殼,機身沒有任何刮花。

她的第一部蘋果手機是iPhone4,當時在重慶上班,每個月工資2700元,一部iPhone相當於她兩個月的薪水。“身邊的同事和閨蜜都在用iPhone,買不起也得買。”董茜當時的消費理念和現在完全不一樣,她需要跟風和炫耀。

蘋果確實給她帶來了良好的使用者體驗,當她從諾基亞直接切換到了蘋果系統時,“當時就覺得上天了,真的非常驚豔。”時隔多年,董茜向AI財經社描繪起當時的使用者體驗時,依然兩眼放光。

相比於大部分果粉,董茜算得上是優質使用者。她不僅會花錢買手機,也經常購買應用市場的軟體和服務。她的行為常常讓同事感到費解,譬如她願意花200多元下載一個思維導圖軟體,花40塊錢買剪輯軟體。

她的這種付費習慣,是在2017年公司年會時,老闆給每人送了一張300元的App Store儲值卡後培養起來的。董茜用這個儲值卡買了付費遊戲和工具,她還記得買的第一個遊戲是《紀念碑谷》。此後一發不可收拾。她訂閱了很多知識付費產品,因為不小心勾選了連續包月的按鈕,又總是忘記取消,每個月都有幾百元通過蘋果賬戶被扣除。

董茜的老家在重慶萬州,儘管那是西南省份的小縣城,但蘋果已經是街機。她們家清一色也用的是蘋果,她的舊手機給了她爸。蘋果的系統相對簡單,很容易讓父輩上手。

但現在,這種美好在慢慢消減。最早拋棄蘋果,投奔安卓的是她的姐姐和姐夫。姐姐的需求簡單,她用了安卓之後非常開心,覺得速度很快,拍照不錯玩法又很多。

這種情緒也在影響著董茜。運營商在她辦理寬頻時送了她一個北京手機卡,裡面有1000分鐘語音通話和無限流量,她決定儘快把這個號碼使用起來。

蘋果有毒

她很清楚自己對手機的訴求:拍照和速度。董茜喜歡拍照,無論外出度假還是和朋友聚會,都會帶上單反相機。她對比了iPhoneX和華為Mate系列的拍照功能,更喜歡色彩飽和度高的華為,而兩款手機的價格差足以讓她買一個單反鏡頭,這讓她感覺iPhoneX的價效比不高。

iPhone最近的表現讓她感到失望。她喜歡玩王者榮耀,但經常出現卡頓,她每次掃碼騎自行車,都需要在寒風中等待十幾秒。最尷尬的一次是,她約了朋友一起吃飯,原本是她請客,但因為二維碼一直掃不出來,最後還是朋友搶著把錢付了。

這是iPhone很尷尬的地方,iOS——果粉們曾引以為傲的系統——和安卓的體驗已經越來越接近。而安卓的玩法越來越多樣,使得這些常年使用iPhone的人,似乎並不排斥體驗一下國產手機。

董茜下了很大的決心。由於iOS與安卓之間天然割裂,擋住了很多人的換機熱情。她乾脆把通訊錄上傳到了QQ同步助手,把照片上傳到了百度雲盤,甚至不得不捨棄了之前的遊戲賬號,重新用安卓手機來玩王者榮耀,她的王者榮耀iOS賬號已經充到了貴族5。

趙林在深圳一家軟體公司上班。作為一名程式設計師,他平時在生活上很節儉,不愛花銷,就是喜歡嘗試新科技。當年,他和周邊的同事都用蘋果電腦程式設計,是不折不扣的果粉。後來蘋果與聯通推出第一代合約機iPhone3時,趙林就跑到聯通排隊購買,“那是革命性的,觸屏嘛”,為此,他不惜換掉自己多年的移動號碼,轉網到了聯通。

每年蘋果釋出會,趙林都熬夜觀看,看完就上官網下單,iPad都要等上一個月,iPhone根本搶不到。一代代iPhone和iPad,趙林家裡買了很多蘋果裝置。

蘋果有毒

這種情況在4年前發生變化,2014年,華為推出了大屏的Mate7,趙林身邊一些同事嘗試買來用,大屏和長待機是蘋果沒有的優勢。於是在3年前,準備換機的趙林購買了Mate8。“一上手,感覺比蘋果還是要差一些的,從軟體的流暢性到外觀,偶爾還有宕機現象”。但趙林說,Mate8給了他一個改變,國產安卓機是可用的,“從那時起,蘋果對我的吸引力一下子就下來了”。

今年,趙林又買了更便宜的小米8。“感覺小米價效比更高。小米也用的比較好的CPU,挺快的,也有人臉識別功能,UI也不錯。我有時去香港,小米的全球上網功能,在香港上網一天只要六七元,比華為的天際通還便宜。”

趙林現在還是關注每一代iPhone,但他覺得蘋果價效比已經很差了。至於iPad,他已經好久不關注了,因為家裡的產品夠用了。

2018年底,一家名為MobData的研究機構釋出了一份中國智慧手機市場報告,得出的結論是,大多數iPhone使用者都是18歲至34歲的未婚女性,或者月收入在3000-5000元的人群,乾脆直接貼上了“隱形貧困人口”的標籤。

儘管這樣的說法沒有太多事實支撐,但這個觀點卻傳播甚廣。

“新進入社會的人,需要認同感。”王藝分析。他是經緯易達資訊諮詢公司的分析師,做了七八年的蘋果產品調研。他的第一臺蘋果手機是iPhone4,一直到現在都是蘋果的使用者。這些使用者會覺得蘋果手機有面子,比較有範兒,但過了幾年之後,個人價值會在更多地方體現,手機只是一個正常使用的工具。

據山西、雲南和遼寧的多位供應商透露,購買蘋果手機的使用者確實以年輕人為主。而且這些人已經對蘋果系統很熟悉,不用介紹,也不用幫忙啟用,直接拿貨走人。當然,這也意味著新的蘋果使用者越來越少。

而iPhone的大幅度漲價,又嚇退了相當一批新使用者。最新款iPhone的售價已經是從八九千元起步,這超出了大學生或者剛畢業的職場人士的消費能力。

一方面是越來越高的定價,一方面蘋果也在努力留住現有的顧客。不久前,王藝用了一年多的iPhone摔在了地上,螢幕碎得稀巴爛。蘋果給他很高的折扣,以半價換了一臺新iPhone。王藝印象深刻,iPhone7早期的官方折舊價格只有三五百元,現在基本能達到1200元到1500元,提高了三到五倍。蘋果的意圖很明顯,保證老使用者不流失,然後鼓勵他們換新品。

“不過我確實想用華為試試,不知道是什麼樣的體驗。”他的工作性質讓他有必要體驗安卓手機,而且安卓系統的提升速度很快,各方面與iOS的差異已經很小,他願意考慮國產手機。“我下一代的手機80%可能會用華為。”三年前,這個概率為零。

iPhone曾以其iOS的絕佳體驗和過硬的產品質量,一騎絕塵,這也是果粉們一直引以為豪的地方。

蘋果也有一批鐵粉,不到萬不得已,他們不會跳到安卓陣營,而且這些人都不差錢,絕非“隱形貧困人口”,甚至為了第一時間買到新機,他們願意付出更高的價格。

但現在就連鐵粉都感覺蘋果的價效比太低了。一位蘋果鐵粉對AI財經社說,“我去義大利和法國工廠店買一個包也就幾千元,而且可以背一輩子,可是手機再怎麼說,也就五六年吧”。現在手機耐用性越來越高,一些蘋果鐵粉的換機週期越來越長。他們的電腦、手機到平板一般都是蘋果產品,使慣了不願意換到安卓,但他們的消費力很難撐起蘋果預期的高銷量。

留下來的人千篇一律,但叛變的使用者卻各有各的苦衷。

2

經銷商在撤退

臨近年關,王飛臨接待了三批企業客戶,他們採購了電子產品作為年會獎品。往年,最新款的iPhone和iPad是他們的首選。而今年有些意外,這三家都選擇了國產手機。

王飛臨是山西太原的一個手機代理商,每個月兩三萬臺的手機經過他的手批發給下游經銷商。但iPhone不是他的主打產品,現在每個月iPhone的出貨量只有數百臺,而一年前這個數字為一兩千臺。“從iPhone8和iPhone8P開始,就賣得很一般了,今年上的新品,市場都沒反應。”王飛臨從iPhone上掙的錢越來越少,現在每臺的批發價格只能掙10-20元。

而iPhoneXR滯銷已經是普遍現象,這種處境得到了多位手機經銷商的證實。

北京一位手機渠道商告訴AI財經社,以前iPhone新品釋出,搶到就是賺到,但自從iPhoneXS之後,都是老客戶下了訂單,他才按需求去搶購。儘管iPhone的單價在提升,但對於黃牛而言,賺到的差價卻沒有增加。

過去,新iPhone通常有溢價期,而溢價少則兩三百,多達上萬元。iPhone6和iPhone7釋出的兩週時間,基本溢價在1000元左右。

蘋果有毒

iPhoneXR幾乎是一個分水嶺。“XR完全沒有溢價”,王藝發現,渠道拿到的貨比直營店和官網拿到的貨便宜很多,現在降價三五百隨便買,想要多少要多少。甚至因為iPhoneXR出來後,iPhoneX變成了暢銷品。

蘋果本來對XR寄予厚望,在2018年10月,蘋果甚至計劃把全球大約45%的新iPhone產能給予iPhone XR。蘋果為了維持利潤,已經停止了生產X系列。而XR卻無法避免減產的命運。

在華強北做8年手機生意的華杉,向AI財經社講述了他所經歷的蘋果黃金時代。

華杉是地道的潮州人,初二輟學跑到人生地不熟的深圳,他做手機生意的第一年趕上了iPhone4的釋出,倒賣蘋果手機成了整個華強北最熱門的生意。

“那個時候的錢好賺”,華杉放棄了給別人打工的想法,決定自己幹。他在華強北的電子市場溜達了一個月,熟悉了門道,然後問家裡要了兩三萬塊錢,在國際電子城(現為康樂通訊市場)租了一個櫃檯。當時還是小本買賣,沒有備貨,都是買一堆手機模型,有客戶需要,就跑到市場上幫忙找。

這個生意確實比在富士康打工強了很多。他的櫃檯月租金6000多元,第一個月收支打平,第二個月就開始賺錢了。

最瘋狂的年代出現在2014年釋出的iPhone6,中國大陸因為沒有進入首發名單,嗷嗷待哺的果粉把目光投向中國香港。香港那邊的黃牛拿貨過來,深圳這邊的人負責收貨,然後當天轉手賣到各個省份。當時一臺iPhone6被炒到八九千元,華杉可以從中賺一千元左右。

蘋果有毒

華杉記憶深刻,因為香港人不接受轉賬和支付寶,只收現金,他需要每天揹著書包,裡面裝著一二十萬人民幣,換回來一二十臺iPhone。在iPhone6發售後的一個月時間裡,華杉賺了八九萬元。

4年後,iPhoneXS Max上市,形勢陡然發生改變。華杉第一天賣了15臺,一個月總計才賣了一百多臺新機,每臺只賺一兩百。市場的貨充足,價格炒不起來,所有加起來賺了一萬多元。早已不復往年的輝煌。

最近他們在炒的是華為Mate20保時捷紅色版,華為在有意控制出貨量,保持高階形象和溢價空間。這是華杉們希望看到的,貨少意味著才有炒價空間。這款官網售價12999元的手機,在華強北最高炒到兩萬元以上,現在也還維持在16000多元。

現在都是老客戶,他也不需要門店和攤位,接到需求就去市場上找貨,然後用順豐快遞出去,每臺機器賺50-100元,每天一二十臺的銷量。無論是四五千的手機還是一萬多的手機,他們能賺到的差價都是在這個區間。

除了風暴中心的華強北,偏遠地區的情況同樣不容樂觀。李昆的蘋果授權店在雲南曲靖的一個縣城,他把這家授權店形容為“雞肋”,每個月六七十臺的銷量,因為有房租成本,他的手機每臺有四五百元的利潤空間,而使用者多是以前用過蘋果的人。

“房租是瓶頸”,他的店面70平米,一年的房租是22萬元。讓他無奈的是,當地在緊鑼密鼓地建立衛生城市,發傳單、放音響這些促銷活動被城管禁止了,造成進店人數大幅減少,也導致手機銷量下滑。

華杉一直在尋找轉行的機會。手機行業現在的利潤太低了,量也在下降,iPhoneXR發售當天,整個華強北都沒有賣出100臺,當天下午就跌破了官方售價。

“做這個生意太累了,現在也賺不到錢。”華杉有些厭倦了,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揹著一個包出現在飛揚大廈,這裡是二手手機的集中區域,擠滿了揹包客。他們根據客戶需求去華強北的市場找貨,周而復始,堅持了8年時間,“特別累,經常晚上十一點才下班”。這已經不是一個性感的行當,華杉的很多朋友只要有其他選擇,毫不留戀地離開了這一行。

3

“郭臺銘很著急”

當庫克在美國西海岸打了一個噴嚏,遠在中國臺灣的郭臺銘估計得感冒一場。作為蘋果手機最大的代工廠,富士康的命運在隨蘋果起伏。

新年伊始,蘋果罕見地下調了2019財年第一季度的營收預估,承認銷售下滑,由890億美元-930億美元降至840億美元,毛利率預期為38%。這是蘋果公司自發布iPhone以來,首次下調業績預期。

蘋果有毒

資本聞風而動,一點也不想給庫克面子,銷售預期下滑的當天,蘋果股價暴跌9.96%,一天蒸發了741億美元。而iPhoneXR釋出以來的三個月時間,蘋果一路跌跌不休,蘋果總市值已累計蒸發4460億美元,從全球上市公司總市值第一位滑落到第四位,排在微軟、亞馬遜和谷歌之後。

蘋果公司已經決定把iPhoneXR的產量減少一半。一位不願具名的富士康員工對AI財經社透露,蘋果減產對富士康的影響很大,“不是說蘋果的問題,而是富士康做其他客戶幾乎都很難賺錢,或者說賺錢都很少。”

蘋果作為富士康最大的客戶,給富士康貢獻了絕大部分利潤。“小米給我們的毛利相對比較可憐,然後華為更可憐,跟他們沒有那個革命感情,而且國內的其他廠家也極力拼價格。”上述人士說。

“富士康除了蘋果賺錢,其它都不怎麼賺錢,甚至還虧錢。”據他透露,富士康有八大系統,但在2017年除了蘋果賺錢,其它都不賺錢。當蘋果出現危機時,“郭臺銘很著急”。

2018年6月,富士康在A股掛牌上市。郭臺銘意氣風發,提出搞工業互聯,當時還打算在北京招三五百人做APP的,起步年薪五六十萬進行招聘。

然而這一計劃隨著蘋果銷量下滑而擱置。蘋果在9月份釋出新機,原本打算起用60條生產線,但因為銷量不理想,最終只保留了45條。“ 導致每個季度的出貨量下調了大概800萬臺”。

在此背景下,富士康的裁員就毫無意外。富士康通常不會讓工人直接捲鋪蓋離開,而是以不讓加班或者上四天休三天的方式,把員工逼走。在富士康的流水線,不加班等於賺不到錢,很多人也就沒有了繼續幹下去的動力,自然選擇離開。

對管理層,甚至包括臺灣幹部,也在裁員。據富士康的一位員工透露,北京的一個研發中心裁掉了80%的人,這個手機研發中心有300多人,以臺灣人為主。

庫克把業績下調的原因歸結於iPhone在中國市場的下滑。他列出的原因包括:大中華區市場的巨集觀經濟下滑超過了他們的預期,尤其是中美之間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加劇了這種下滑。

蘋果有毒

庫克說,大中華區的 iPhone 營收比預期少增長了多少,這次營收就下調了多少。“這種影響也開始體現在消費者身上,越來越少的人前往我們在中國的零售店和經銷商。”

浙江一家企業禁止員工購買蘋果手機,違者將失去晉升機會。相反,他們鼓勵員工買華為,為那些棄用蘋果購買華為的員工給予25%的補貼。

民族情緒在發揮著作用。一位東北手機經銷商對AI財經社透露,孟晚舟事件後,他經營的華為手機的銷量出現了井噴式增長。

“蘋果最早的護城河是產品,後來是品牌,現在是iOS的生態系統,萬一哪天這個也沒了,那蘋果就這樣了。”王藝說,蘋果除了最近幾年的創新力度不足,價格過高也是影響銷量的重要原因,“我也不明白他們怎麼定價的,這個價格在中國市場確實很難接受”。

iPhone的創新問題最近這些年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事實上,很多消費者不買賬的一點是,iPhoneXS和前一年釋出的iPhoneX 之間,除了處理器不一樣,多了一個雙卡版本,其他幾乎沒有差別。這種情況也得到了多位黃牛的證實,之前幾年靠iPhone發了財的黃牛,這兩年他們的數量在驟減。

以國產手機品牌為代表的安卓手機在拉近與iPhone的差距。譬如安卓手機大部分是雙卡,支援微信雙開,對於很多商務人群有吸引力。同時,運營商為了搶佔客戶,也在瘋狂送SIM卡,以超低的資費拉攏客戶。這些措施都在讓那些不堅定的果粉,轉移到安卓陣營。而iPhone在這些方面似乎都堅持自我,直到最新一代才專門為中國區使用者提供雙卡服務。

除了內部的業績問題,蘋果與高通的官司也讓庫克焦頭爛額。在德國,因為涉及侵犯高通智慧財產權,蘋果不得不在其官網和門店下架了iPhone7和iPhone8;在中國,法院也已經作出訴中臨時禁令,蘋果iPhone的部分型號也被禁止在中國市場銷售。儘管蘋果已經在上訴,但實際的影響已經在發生。

在剛剛舉行的蘋果員工大會上,庫克期望重振大家的信心,順利度過暫時的困難。但在日益成熟的手機市場上,蘋果的苦日子似乎才剛剛開始。

李昆、華杉、董茜、趙林為化名

鄭亞紅對本文亦有貢獻

二丫在尺度APP的懸賞提問如果今年你只買一隻股票,你會買哪隻?理由是什麼?已經結題啦,總共收穫了43個精彩答案哦!

大家快上尺度APP價值區免費偷看吧!

責任編輯: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相關文章